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一單元: 貧困家庭長大的童年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一單元: 貧困家庭長大的童年

by 望小風

●我的家庭
我是1948 年,在嘉義縣竹崎鄉鹿滿村出生,有一個哥哥,四個姐姐,與最小的姐姐相差八歲,原因是爸媽還想生一個男生,沒想到還是生下我,我出生後,很愛哭,一出生,就給人家領養,可能是我太會哭了,領養的人家受不了,把我送回家裡。
我的家庭是貧困家庭,大哥年紀足足可以充當我的父親了,竹崎盛產龍眼,?下人會把龍眼烘乾後,剝龍眼肉,當年美援的麵粉袋到處可見,鄉下人剝龍眼乾,我睡在麵粉袋中,一哭,大家用腳踼一下。我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長大成人的。
小時候我很調皮,記得剝龍眼肉時,會趁大人不注意時偷吃,有時會被大人發現,會被輕輕的打一下屁股,做為懲罰。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有時候無法理解到,我家怎麼會那麼貧困,可是就這樣一路走過來,後來我慢慢理解到,爸媽要撫養一家六個小孩長大成人,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家境貧困,媽媽有時會說,要嫁就要嫁給有錢人,這不過是一句玩笑話,可是在下意識產生了作用,我?不知道。
小時候,我父親也做過油車的生意,榨花生油、麻油、苦茶油,我也會趁大人不注意時,偷偷拿花生,放在口袋裡,帶到學校給同學吃,我母親很勤勞,他會把榨油產生的廢棄物茶粕,用來養豬,我小時候要去田裡挖蕃薯,看牛,我也有過吃蕃薯簽的生活。
鹿滿村很小,差不多只有一百多戶鄰居,就讀鹿滿國小三年級時,我當上隊長,每天要集合隊伍,當時喊著:「向前看」、「立正」等口號,還在我的耳朵裡迴盪,升旗典禮上,也要由我帶唱國歌,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也曾參加演講比賽,並在升旗台上朗誦演講稿。
●賣冰棒賺錢
因為家境窮困,我哥哥國小畢業後,就去學做榻榻米、西裝,大姐、二姐去學裁縫,她們18、9歲就嫁人了,另外二個姐姐去學燙頭髮,她們學成出師後就在嘉義市開店,媽媽就到嘉義市,在燙頭髮店幫忙煮飯,我和爸爸住在鄉下,每個禮拜六下午,會坐公共汽車,到嘉義市找她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我和爸爸會去國民戲院、中央戲院看「戲尾仔」,有布袋戲,也有歌仔戲,演到剩下十分鐘就要散場,沒有人會管我們,這是每個禮拜的「最好的娛樂」,我總是樂此不疲。
我很喜歡到嘉義市區,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媽媽大概也有一種補償的心理,她很節省,存下錢,每次我要回鄉下,她就給我十塊錢,那時候十元已是非常大。
我把媽媽給我的十元,存下來,做了「孩子王」,在學校裡做起了生意,我家後面就是學校,並且還有通道到學校,我父親在炒花生,要榨油前,我會拿了一大把,去送給同學吃,所以我很有人緣,可是我結交的同學,不是來者不拒,我會挑對象,品行不好的,我就不會來往。
我在嘉義市買了「金甘仔」(一種外表是糖,裡面是蜜餞的糖果),或是馬蹄炸,回到鄉下,就賣給同學們,當做是一門生意在做,我通常會先由同學預訂,我再去買,要買我的東西,還要我「看得順眼」,如果品性不好,我不一定會賣給他,可以說,我小時候,就很有生意頭腦。
後來我「轉行」去賣冰棒,這是很有趣的一門生意,雖然我的錢不多,我還是做了一個工具箱,上面有許多紙洞,要同學賭自己的運氣,如果運氣好,押中的話,可以吃冰,如果沒有押中,就要給我一角,一角一角累積下來,也有不少錢,可以說,我從小就很喜歡做生意,可能是家境不好,所以知道這一生,要翻身的話,就要靠自己。
我小學數學就很好,考試都是第一名,老師有時候還會叫我替同學溫習功課。
我的國文老師也很重視我,每二個星期就會給我一個題目,叫我去找資料,然後背下來。我會站在木椅上,對著母親嫁妝衣櫃的小鏡子,發表演講,訓練自己講話的表情、手勢,在鏡中看到自己,還真是有模有樣的。
我小學時常去參加比賽,演講、書法、美術曾得?,在同學的心目中,我還稱得上,是一個全能人物。
人家都認為我是一個聰明的人,可是家庭很窮,我自小就很怕窮,一直想著如何脫離貧窮,可是我們的家庭又沒有條件脫離貧窮,我只好用自己的力量,來改善自己的生活,一個禮拜的十元,有可能過不久就會變成十五元,慢慢累積,積少成多,也會變成一筆不小的錢。這就是我的體驗,大富由天,小富要靠自己,可以說,我自小就有這樣的認識。
我知道讀書,才能讓我翻身,可是從小就窮怕了,讓我急著賺錢,到處尋求翻身的機會,看能不能改變家裡的生活,這是一條比較偷機取巧的路,我沒有太愛讀書,書也讀太少,這是我長大後,回想童年,會感到遺憾的地方。

2013年於瑞士琉森湖畔留影。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