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領導能力的修煉(3)

領導能力的修煉(3)

by 望春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我一生的心路歷程中,還有另外一段特別的感受,那就是二次大戰結束時,我看到日本因受到美軍空襲,全國成為火燒島,被徹底破壞,環境十分惡劣,物質更是極度匱乏。這種重大的世局變化,讓我產生了另一種很深的感慨,在此之前,我只著重自我與生死的思考,從不關心肉體與物質問題。
看到戰爭的巨變,我突然發現,在現實世界裡,人的心是存在於肉體的,如果沒有肉體,何來精神的存在?在那種社會百般蕭條的情況下,人要生存,糧食與環境的問題比靈魂更重要,因此,我脫離了唯心階段,開始有了唯物論的思考。
此後,將近有十年的時間,我轉而追求社會主義,認為必須爭取社會公平,這才是最迫切的:但是當經濟逐漸復甦,建設有了進步後,我卻又回過頭感覺我的內心十分空虛,因為物質是物質,雖然物質環境已經改善,但並沒有辦法滿足其內心的需求。
怎樣才能求取更高的存在境界?我後來又花了五年的時間,來解決心中的迷惑,當時我每周五天,天天到台北市的各教會去尋找神是否存在。在過程中,常產生「因為看不到所以不相信,因為看得到所以相信」的感受,但這樣的感受,慢慢的讓我知道這不是信仰,真的信仰應該是「要相信看不到的」。
我坦承,作為一個凡事追根究柢的知識份子,要產生信仰實在是難上加難,必須先擺脫過去的框架,才能了解所謂的信仰就是實踐的問題。在繞了一大圈後,最後,我終於找到了「我是誰?」的答案,我就是「不是我的我」。
我必須說:「我花了三十五年以上的時間,才找到這個答案。這個答案,幫助我了解正確的人生觀;同時,也幫助我在面對各種問題時,能夠徹底排除自我,站在超然的地位,思考解決問題的正確方法。」
當一個領導者,我不斷在追求我是什麼?並由這個過程來獲得支撐的力量,換句話來說,就是一個做領袖的人,如果能夠時時保有哲學的反省,我就能建構出一種人格、視野的高度,讓部屬與追隨者產生敬畏。
比較古今許多領導人,要成為一方之霸並不難,所謂時勢造英雄,任何時代都會自然產生人物;但是要在歷史上留下令人懷念的事蹟,則不是俯首可拾、輕易可得的,他們都有一個共同性,那就是:除了政治成就、經濟績效之外,個人的品質絕對是後世評價的要項。

《望春風週報》SP04-B1/2018/10/27~11/02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