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領導能力的修煉(2)

領導能力的修煉(2)

by 望春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強悍意志不會憑空來
當領導者,經常得面對孤獨,特別是決策的風險很高時,不寒而慄的恐懼時刻就來臨了。我想:每當在感覺軟弱的時候,「能給我精神和勇氣的,只有我信奉的神了!」我認為,什樣的神都無所謂,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信奉耶穌,至於信奉其他宗教的人,只要他們去求他們心中的神,是相同的道理。
我強調信仰的重要,並不是要把神與政治結合在一起,反而是主張人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充分了解自我信念的脆弱和內心的猶豫才行;為了了解自己的內心,因此需要信仰。我自己就是因為想求得精神上的安寧而信神。
我想,「領導者常會受到打擊,也有很多辛酸事,堅強的信仰是必要的。我的經驗是,身處政治圈中,信仰是唯一的幫助。」我認為,有信仰才能了解「內心的軟弱」,這是所有領導者必備的條件,這也是我一生當中經歷各種惡劣環境,能夠不被打倒,繼續堅持原則,最主要的力量來源。
我曾經說過:「在我人生中,有兩件大事,從十五、六歲開始,就一直存在我心裡,一個是自我的問題,另一個是死亡的問題。早熟的我,很早就有自我意識,迫切的求知心,讓我廣泛的閱讀各種書籍,更加深了自我意識的覺醒,使我越來越固執自我,也經常因為倔強而令母親傷心。」
在徹底的自我覺醒後,年輕時候的我內心接著產生「人是什麼?」以及「人生應當如何?」的疑問。於是時常透過坐禪和苦行的方法來自我克制,希望能夠進入無我的境界,這些都是徹底的唯心論。
●消除自我的功課
《臨濟錄》有一段話說:「心生則諸法生,心滅則諸法滅」。年少時的我認為,為人處事如果能先消除自我,一切的煩惱也自然能消除。為了消除自我,我從中學時代,每天早上,便積極參加學校的打掃工作,自願去做打掃廁所這一類大家不願做的事,凡是能夠訓練克己功夫的事,我都願意設法嘗試。
差不多在同一個時期,當其他同學大多忙著懵懂讀書之際,年少的我又開始對死亡這個課題產生了很深的煩惱,我經常在探索死亡到底是什麼?人死了之後會如何?後來,我對此有了自認透徹的領悟,我了解到死亡本身最重要的意義,在於「我們如何活下去」。
有些宗教講輪迴,但是我想:「人生並沒有來世,人生只有一次」;而我們應該注重的是「有意義的生」,因為「生」,與「死」,經常具有表裡一體的關係。一切的原點都是哲學,也就是從「人是什麼?」或「我是誰?」這些思考點出發,進行自我啟發,來完成人格與思想塑造。
我認為,唯有先了解自我的「死」,才能產生真正具有正面意義的「生」,但是自我死了之後又該如何呢?我認為只有要求與上帝同住,之外沒有其他辦法。

《望春風週報》SP03-B1/2018/10/20~10/26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