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鄧鴻源專欄 » 【鄧鴻源專欄】對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省思

【鄧鴻源專欄】對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省思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諾貝爾獎】法國女作家艾諾摘文學獎桂冠,半自傳小說改編電影勇奪威尼斯影展金獅獎。(上報)
鄧鴻源

鄧鴻源

文 : 鄧鴻源(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法國女作家艾諾(Annie Ernaux),彰顯她的作品挖掘個人記憶的根源、疏離和集體約束,表現出的勇氣和敏銳度。現年82歲的艾諾說,寫作是個政治行動,讓我們的雙眼看見不平等。因為這理由,她以語言為「刀」,撕裂想像的薄紗。他以勇氣和敏銳度,揭露階級經驗的痛苦,描繪羞恥、屈辱、嫉妒或失去照見自己的能力。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Type=3&SerialNo=155940

這樣的經驗具有普遍性,尤其是東亞與南亞,如早期的台灣,以及現在的中國與印度社會。在中國,共產黨階級至上,在印度,婆羅門與剎帝利等階級至上。早期的台灣,則是國民黨與軍公教至上。也只有在民主的國家,文學家才能暢所欲言,為弱勢族群代言,以前的台灣則否。

早期的台灣,國民黨與兩蔣實施黨國教育,要台灣人學國語,不可說台語,戲劇表演也要求說國語,在公家機關,黨員利益至上,不可批評國民黨與領導人,只能歌功頌德,真是無恥加三級,令人嘔吐。如今這個黨雖已下台,卻還在危害台灣。

在文學上,以前戒嚴時期,國民黨政府也實施白色恐怖,有御用文人余光中等統派人士當他們的打手,因為余光中曾高喊〈狼來了〉,批判當年所有為工農漁民代言的文學工作者,如王拓與王青矗等人。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2017年12月,詩人余光中以高齡90歲去世,社會各界有正反評價。他的詩作沒有看到一首是為台灣弱勢族群代言,大都談中國故園情或風花雪月之類,許多看了半天,也不知在寫什麼東西,遠不如胡適或徐志摩的詩淺顯易懂且更有意境。

余光中的詩〈當我死時〉:「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枕我的頭顱,白髮蓋著黑土/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聽兩側,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

以上整篇都是在談中國的山河,沒有一句在說台灣,死後還希望「葬我,在長江與黃河」!難道長江與黃河會比得上養他大後半生的淡水河與愛河母親嗎?他會說台語嗎?還是只會捧國民黨的LP?

反觀加拿大馬偕醫生來台不到30年,不僅學會台語,娶台灣婦女為妻,到母國加拿大老家募款來台蓋醫院與教堂,死後更遺言埋葬在台灣,為何余光中與兩蔣一樣死後都要埋葬在中國老家?國民黨這個不義政黨值得余光中等中國人為他效忠嗎?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再看他的—(車過枋寮)

雨落在屏東的甘蔗田裡,
甜甜的甘蔗甜甜的雨,
肥肥的甘蔗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從此地到山麓,
…………………….
忽然一個右轉,最鹹最鹹,
劈面撲過來
那海。

只是一堆無聊的句子堆疊,到底想傳達什麼碗糕?遠不如胡適(蘭花草)的言簡意賅,或是徐志摩(再別劍橋)的幽美柔情。余光中的詩,文不文,白不白,常令人不知所云,只有他們統派文人相互誇讚。https://youtu.be/yrnL_7ZVkc8

1947年,余光中考取金陵大學,但他表示金陵大學是透過關係入學的,他自承:「金大裡我們有一個親戚在職員部工作,父母曾向其拜託,因而錄取。」1949年逃難時,他轉入廈大外文系,7月隨父母遷居香港,不久轉來台灣並進入台大外文系,無非也是靠特權,一葉可以知秋。

余光中1950年自香港移民到台灣,受台灣人供養達67年,他的詩都是以懷念「故國」居多,死後還說要葬在「祖國」–中國。1977年他發表〈狼來了〉投書,抨擊王拓與楊青矗等台灣鄉土文學類似於中共的「工農兵」文學,搞白色恐怖文學事件,還曾大言不慚說自己的作品才是「台灣文學」,臉皮很厚!

李敖曾評論余光中說:「文高於學,學高於詩,詩高於品」,定性他為「一軟骨文人耳,吟風弄月、詠表妹、拉朋黨、媚權貴、搶交椅、爭職位」,並且斥責他「過去反共,現在跑回中國大陸到處招搖」,可說十分中肯。是否因為其詩作〈鄉愁〉入選中國中小學教科書,所以改變態度?他母親在1949年也一起來台灣,為何其〈鄉愁〉中說他母親在那頭?是否為賦新詞強說愁?這樣懷鄉詩居然沒有被打壓!https://youtu.be/ICsoXbEpMGw

2016年8月9日,社會寫實小說家王拓因心肌梗塞辭世,本土詩人吳晟曾以(俠者,王拓)為題說王拓一生行事,文筆敏銳、仗義執言;政治參與,勇於承擔,在他心目中,是俠者的化身,乃實至名歸。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1977年4月,王拓在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是「現實主義」文學,不是「鄉土文學」〉,詳盡分析台灣「鄉土文學」潮流的歷史淵源、社會背景及必然趨勢,引起很大的迴響。同年8月,鄉土文學論戰爆發,他主張文學應植根於所生長的土地上,關心人民的生活福祉與公平正義。

如果王拓還在,今年已78歲,有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因為他的小說代表台灣的良心,敢在戒嚴時期為農漁民等底層民眾仗義執言,難怪詩人吳晟說王拓是當代的俠者。反之,余光中則是非俠者,因為他與國民黨的當權派站在一起,歧視本土文學,如同高虹安歧視私校夜間部生一樣。

曾經也被余光中歸類為左傾的台大數學系教授唐文標所說:「世界是向前走的,我們應勇於投入社會,為弱勢族群代言,為了使人不再壓迫人,為了使世界走向平等與正義,為了使人成為人。」這樣的定義與長久以來諾貝爾文學獎的宗旨相同。

總之,文學如果脫離群眾與現實,不能為弱勢族群代言,就不是文學。台灣作家若想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應有艾諾與王拓的精神,以勇氣和敏銳度揭露底層社會弱勢族群所受的痛苦,不只是政治受難者。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