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警政司法社會民生 » 社會民生 » 生活 » 【翁達瑞專欄】別讓政治紛擾遮蓋生活之美

【翁達瑞專欄】別讓政治紛擾遮蓋生活之美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左圖(附圖一):夕陽下的東石蚵架。右圖(附圖二):夕陽餘暉下的口湖濕地。
翁達瑞

翁達瑞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我是個快樂的人!即便多起官司纏身,經常面對抹黑與詆毀,我仍能心平氣和論理,不會口出惡言。不是因為我修養好,而是我不讓政治紛擾遮蓋生活之美。

日常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俯拾皆是。這次回台灣,雖然忙著出庭與上電視,我仍會抽空欣賞雲嘉南的鄉土之美,而且常有讓我驚艷的發現。

嘉義東石與雲林口湖的夕陽就是兩個例子。在東石海邊,夕陽下的的蚵架是最細緻的幾何圖形(附圖一)。口湖濕地就地取材的景觀裝飾,在夕陽餘暉中更顯典雅(附圖二)。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故鄉的美景讓我忘卻政治紛擾,常保心情愉悅與平靜。

回到美國之後,連續幾天在深夜與台灣的政論節目連線。面對藍白政客的口水,加上時差與熬夜,心情難免受到影響。開學後第一個週末,我們立刻驅車上山欣賞秋景。

還住在美國東岸時,秋天就是我最喜歡的季節。新英格蘭的秋色喧嘩燦爛,楓葉掉落後就是孤寂酷寒的冬天。滿山楓紅有一種既熱鬧、又淒涼的美感。

搬到西岸後,我不用恐懼冬天的來到,但也不再有滿山楓紅可欣賞。好在住家附近的高山,長青樹因冬天積雪長不密,留給矮灌木廣大的生長空間。秋天一到,滿地火紅的灌木葉搭配長青的杉樹,讓宏偉的高山多了幾分姿色(附圖三、四、五)。

左一圖(附圖三):美西的高山秋景。左二圖(附圖四):美西的高山秋景。右圖(附圖五):美西的高山秋景。

左一圖(附圖三):美西的高山秋景。左二圖(附圖四):美西的高山秋景。右圖(附圖五):美西的高山秋景。

寫這麼多,讓我言歸正傳。其實這篇文是要給蔻蔻姊打氣的:「別讓政治紛擾遮蓋了生活之美!」

首先,我要稱讚蔻蔻姊:「妳好勇敢,即便暴徒都找上門了,妳也不會噤聲!」

因為有妳,台灣變更好。如果沒有妳,顏寬恒還在沙鹿的豪宅享受立委的權勢;如果沒有妳,恩恩的父母也只能暗夜哭泣。

我相信妳可以應付前方的明槍,會讓妳心痛的是後方的暗箭。在這裡,我要跟同溫層的朋友說幾句話。

在我的觀念裡,隊友就是隊友,沒有「豬隊友」這個說法。隊友表現好,我們鼓掌;隊友有失誤,我們鼓勵。

俗話說「神仙打鼓有時錯」。蔻蔻姊終年監督政治人物,偶爾凸槌在所難免。蔻蔻姊需要的是鼓勵,不是責難。綠營要表現是非分明,方法有很多,但不包括打自己的小孩給別人看。

至於少數人的「臥底」說法,我完全無法接受。雖然蔻蔻姊出身深藍家庭,但她選擇本土認同。因為蔻蔻姊的認同選擇,藍營已將她視為叛徒。如果綠營又把蔻蔻姊當成臥底者,那就太殘忍了。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對蔻蔻姊最近的遭遇,我感同身受,所以也有一些心得可以分享。

蔻蔻姊和我都選擇扮演「烏鴉」的角色。既然這是我們的選擇,所有的後果,不管好壞,我們都要欣喜承擔。

我們的個性都不怕衝撞;我們的記者與學者身份也適合扮演烏鴉的角色。問題是,每個人的個性不一樣,在社會上也各有不同的角色要扮演。我們不能期待每個人都像我們這麼敢言。

涉入公共評論後,我遭受許多謾罵與抹黑,但我從不期待他人為我說公道話。他們沒有這個義務。如果真有人願意挺身而出,那我會感懷一輩子。

這陣子,我常這麼自我安慰:「對手的謾罵與抹黑,都是對我的恭維。」對手反擊的手段不堪,表示我打中他們的要害。如果我因此噤聲,那就是正中下懷。我絕不會就此停筆,讓對手稱心如意。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但這不表示我們不用自我反省!

小時侯,我媽常對我說:「跌倒爬起來也要抓把沙!」她的意思就是不要平白犯錯。抓把沙的意義包括「從錯誤中學習」。

在這裡,我有幾句話跟蔻蔻姊分享:從事公共評論時,如果道理在我們這邊,只要把道理講清楚就贏了,用不著有情緒,更不用惡言相向。若道理不在我們這邊,那我們只要站到道理那邊即可。

我也要建議蔻蔻姊,趁著這幾天休假,找個傍晚到淡水看夕陽,或找個清晨到陽明山看雲霧。經過沉澱之後上場再戰,妳會讓對手更膽顫心寒!

末了,我要再度提醒蔻蔻姊:我們站出來當烏鴉的初衷,就是希望台灣更美好。在當烏鴉的同時,我們更要謹記,別讓政治紛擾遮蓋了原有的生活之美。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