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這麽說算是矯情嗎?

【翁達瑞專欄】這麽說算是矯情嗎?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這幾天,高虹安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翁達瑞

翁達瑞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這幾天,高虹安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如果我是高虹安的親人,我一定會為她感到不捨。我不是高虹安的親人,而且她又對我提告,但我還是心疼她這幾天的遭遇。

我這麼說算矯情嗎?

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高虹安在朱學恆的直播高唱「塔綠班」的歪歌,引起我對她的好奇。經過網路搜索,我很快就發現她的博士論文涉及嚴重的抄襲。
對年輕人的犯錯,我的容忍程度算相當高,但我不會視而不見。為了給高虹安一個警告,我指出她的博士論文書寫品質不佳,並推論這是她被指導教授在學術履歷除名的原因。
我心存善念,並未揭露高虹安的抄襲行為,只指出她犯下的多處文法錯誤。即便高虹安所屬的政黨對我百般謾罵,我仍然隱忍不發。
基於對年輕人的愛惜,當時我這麼建議高虹安:
「⋯⋯⋯既然妳的教授已經澄清,我也要收回『高虹安被指導教授除名』的說法。因為這個說法帶給妳的困擾,我要在這裡說聲抱歉。
我也要提醒妳,這個『論文品質』爭議不會就此打住。只要妳仍在政壇,這個爭議會如影隨形。不管妳參加什麼選舉,對手都會拿妳博士論文的文法錯誤做文章。
妳的博士論文極不嚴謹,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出更多的問題,不只是文法錯誤,還可能包括資料不實、分析草率、甚至學術不倫。這些都是很好的選舉話題。
在妳未來的政治路,也會有人用放大鏡檢驗妳的博士學位,因為妳的學位藏有不少玄機。例如:
#妳大學與研究所都唸資工,為何博士改修機械工程?
#妳的博士修了七年,為何英文程度這麼差,但論文卻可獲得指導教授的認可?
#妳取得博士後,為何湊巧與指導教授先後加入鴻海?
如果妳想在政壇發展,對上述的玄機必須有所說明。默不作聲不會讓疑點消失,反而會引起選舉對手的興趣。
如果妳不想傷腦筋應付上述的問題,那也可以選擇急流勇退。遠離鎂光燈就可遠離是非。妳是個上進的年輕人,政壇之外仍有一片天⋯⋯⋯」(見附圖)
可惜的是,高虹安沒接受我的建議,執意參選新竹市長。
高虹安目前面對的局面,應驗了我去年此時的預測。問題是,高虹安騎虎難下,已經沒有回頭路。隨著選戰的升溫,最後高虹安會全身傷痕累累。
在這裡,我要拿高虹安的例子,告誡有心從政的年輕人:
「在成長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會犯錯。如果錯誤還可以補救,那就認錯道歉。如果錯誤無法補救,那就放棄從政的念頭,否則就會跟高虹安一樣,最後只換來滿身的傷痕。」
我這麼說算矯情嗎?當然不是,這是我的心裡話,也是我去年此時對高虹安的告誡。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