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政治人物的族群表述

【翁達瑞專欄】政治人物的族群表述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附圖一:吳弭的族裔認同:台灣移民的女兒
翁達瑞

翁達瑞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主國家的選民日趨多樣化,包括不同的族裔。在追求民選公職時,美國的政治人物常會主動揭露族裔背景。為了不被誤認操弄種族獲取選票,他們表述族裔背景時必須嚴守兩項原則:
#精確:不能有任何誤導。
#平等:不能有任何偏見。
剛當選波士頓市長的吳弭是最佳範例。吳弭的父母是台灣的留學生,學成之後定居美國。吳弭在美國出生長大,是百分之百的美國人。
踏入美國政壇之後,吳弭對自己的族裔表述只有幾個字:「台灣移民的女兒」(daughter of Taiwanese immigrants;附圖一)。這個族裔表述符合上述的兩個原則:精確與平等。
接著我要舉另一個反例,也就是幾天前黃珊珊在炒作的臉書舊文(附圖二)。在這則貼文,黃珊珊如此表述:
「驕傲的台灣人
我是標準外省第二代
爸爸是湖南湘潭人
媽媽是河南開封人」
黃珊珊的族群認同錯亂、畫蛇添足、欲蓋彌彰,違反精確與平等的兩項原則:
附圖二:黃珊珊的雙重族群認同,既不精確,也不平等

附圖二:黃珊珊的雙重族群認同,既不精確,也不平等

黃珊珊自稱台灣人,卻又是外省第二代。這個「雙重」族群認同有兩個現實的矛盾。
黃珊珊在台灣出生長大,不必強調台灣人的身份。黃珊珊多此一舉,為的是掩護她外省第二代的認同。在黃珊珊心目中,台灣仍是中國的一省。事實上,台灣「省」已被廢除,不再有「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區分。取而代之的是「中國人」與「台灣人」的區分。
黃珊珊自稱外省第二代,根據的是父母的省籍,但她沒有交代為何湖南與河南籍的父母會搬到台灣。黃珊珊的父母因中國戰亂逃難台灣,屬「非自願性」的住民。在表述外省第二代的認同時,黃珊珊的家族故事只講一半。
黃珊珊的族群背景來自繼承,她無從選擇,更不是個人的成就。自揭族群背景時,黃珊珊不應有任何「優、劣」的形容,必須嚴守族裔平等的基本價值。
黃珊珊自稱台灣人,卻加了「驕傲」這個形容詞。驕傲的台灣人有兩個意涵:所有台灣人當中,有一部份要感到羞愧,或有應該感到羞恥的非台灣人族群。
自稱外省第二代的同時,黃珊珊也加了「標準」這個形容詞。標準外省第二代的說法,暗指有歪樓的外省第二代。
自介族群認同時,黃珊珊刻意添加「驕傲」與「標準」兩個形容詞。這樣的族群描述透露她內心的偏見,違反族群平等的基本價值。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黃珊珊應該跟吳弭學習「精確表達」與「族群平等」的精神。如果黃珊珊與吳弭的身份對調,她們自揭的族裔背景會是如此:
吳弭變成黃珊珊:「我是中國難民的女兒!」
黃珊珊變成吳弭:「我是驕傲的美國人,也是標準的中國人第二代。爸爸是中國湖南人,媽媽是中國河南人。」
如果黃珊珊競選的是波士頓市長,她的政治生命會因族群認同表述而終止。黃珊珊的族群認同表述既不精確,又不平等,但在台北政壇沒有引起任何波瀾。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