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身世不明的選擇

【翁達瑞專欄】身世不明的選擇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身世不明不能選擇;如何面對可以選擇!
翁達瑞

翁達瑞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在北美任教二十多年,我遇到許多身世不明的學生,大多數是擁有「西方姓氏」,卻有「亞洲臉孔」的女學生。
她們都是美國人到中國收養的棄嬰。
我的亞洲臉孔拉近了與她們的距離。在課餘時間,她們會和我分享生命故事;我也會好奇她們的身世認同。她們的回答多樣化:
「我認同現在的父母,從沒想到要去中國尋根!」
「對原生家庭我當然感到好奇,但還沒到要去尋根的程度。」
「我的養父母鼓勵我去中國尋根。找到原生家庭後,我反而慶幸被拋棄了。」
「從小我就很想尋找原生家庭。到中國後,我感受到強烈的血緣連結。我希望以後能常到中國幫助我的家人。」
這些學生與原生家庭的連結,從「漠不關心」到「高度認同」都有,但我從未聽過有人想恢復原來的姓氏。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上個學期,我又有位西方姓氏、東方臉孔的學生,而且是罕見的男生。下課後他會纏著我聊天,話題很快就進入他的身世。
他也是中國的棄嬰,因為「一胎化政策」被父母丟棄在火車站。由於西方人偏好女嬰,他在孤兒院住了九年,最終被一個顯赫的美國家庭收養。
放寒暑假時,這位學生喜歡到亞洲旅行。他跑遍許多亞洲國家,但總是跳過中國。我好奇他避開中國的原因,卻得到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
「我當然想認識原生家庭,但我也想保護他們。如果我找到親生父母,他們可能會因為『棄養嬰兒』被中國政府起訴。」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廣告AD:楊聰才診所

他神情莊重,聲音低沈:
「我不會踏入一個制度性迫使父母棄養子女,然後又用法律起訴父母的國家!」
分享了這群棄嬰的故事,我要回到主題:身世不明不是個人的選擇,但如何面對不明的身世則可以選擇。
蔣萬安的父親章孝嚴是非婚生小孩,戶籍父母是舅舅與舅媽。章孝嚴晚年時拋棄戶籍姓氏,選擇改姓「蔣」,因為傳説中的生父是蔣經國。
章孝嚴身世不明不是個人的選擇,但「認祖歸宗」則是他的選擇。問題是,這個選擇違反人倫與法令。
章孝嚴拋棄「章」姓,取而代之的是顯赫的「蔣」姓,而且到了晚年才這麼做。對母系親人而言,章孝嚴的選擇等同過河拆橋,不符人倫。
章孝嚴在蔣經國離世後才改姓,違反當事人的意願,甚至有霸王硬上弓的嫌疑。若蔣經國同意認領章孝嚴,在生前自會有妥善安排。這是另一個違反人倫的作法。
章孝嚴的認祖歸宗,也有法律要件不足的問題。據傳章孝嚴只提供「非舅媽親生」的血緣鑑定,並未證明他與蔣經國的血緣關係。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在違反人倫考量與法律要件不足的情況下,為何章孝嚴執意認祖歸宗?蔣萬安宣佈參選台北市長的起手式,提供一個明確的答案。
這個答案就是「政治利益」。蔣萬安宣布參選時,不談政見,不提願景。蔣萬安大肆張揚的是「未經證實」的蔣家血緣,宣稱他的名字為蔣經國所取。
我在北美遇到眾多身世不明的學生,對收養家庭都有強烈的認同與感懷。即便找到了原生家庭,無一選擇恢復親生父親的姓氏。
反過來說,在血緣證據不明確的情況下,蔣萬安的家族選擇「認祖歸宗」,背後充滿政治考量。
身世不明不能選擇,但如何面對則可以選擇。蔣萬安家族的選擇,遠不如我在北美教過的學生。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