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大家關切資源:異國家務事

【夏水小橋專欄】大家關切資源:異國家務事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江宏傑、福原愛協議離婚,將共同監護兒女(風傳媒/江宏傑臉書)
黃清雄

黃清雄

文:青椰 (本名黃清雄)(南投縣人,駐尼加拉瓜大使館參事退休後,從事台灣地位問題研究,在歷史文獻中,摸出台灣族群的祖國~東番國;之後涉獵台灣1960年代以來考古人類學研究的成果, 它打開了台灣海國五千年前的玉石文化,成為暢遊的先覺中一個凡人。)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綠椰灣道~國際法小評Fsa-125

(1)江宏傑先生和福原愛女士,曾被譽為台日兩國良緣之最佳結合,歷時5年,婚姻破裂,因為其子女還小,導致雙方演出爭奪子女大戲,一時看不到平息下來的跡象,讓台日兩國民眾很驚訝和感到惋惜。

(2)從目前江先生處理子女的監護權種種問題方式,可見到常識不够,內情複雜,更見雙方溝通中斷現象,當然時間可以解決問題,假以時日,稍安勿躁。假如本年7月福原愛女士來台灣訪問江家時,帶走女兒,不是兒子,對江家的衝擊可能較不嚴重。只因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讓這一家兩邊的隔閡,出現鴻溝,家人之一成為空中飛人,尚未見端緒何處是他長期安定的居所。儘管如此,夫妻分離雙方尚能各自克制,依循法律途徑爭取較優勢的子女監護權。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3)上述家務衝突,目前的奥秒在於彼等子女均有雙重國籍,可擇定在台灣或日本居住,兩地國籍法均予以保護,無虞有任何障礙。因此,大人糾紛案的主角其實是移到生母在東京的男童,是無辜的,但身不由己,所涉及的法律是一般人所生疏的領事法。實務上,它涉及台日兩國民間交流關係,與領事制度有關。此制度發源於古希臘城邦社會,當時尚無律師制度,異國婚姻子女監護權糾紛,列為外僑管理事務,外僑管理局、法院外僑事務庭應運而生,終於出現派駐鄰國的領事官員,專對協調糾紛當事人兩造所隸屬本國法系應享有的權益,以及司法管轄權衝突問題。許多案例,讓人了解異國婚姻若不幸發生分裂或離婚,問題多數是難以妥善解決,溝通通常困難。拙稿的用意在於協助他們了解這種國際私法的問題是什麼狀況,一般有經驗的律師會給江先生和福原愛女士解說。

(4)雖然台日兩國之間沒有外交領事關係,也缺乏雙邊領事關係條約,離婚任何一方要尋求領事協助,沒有雙邊條約可資引用。既有的代替品是,台日兩國設置的非官方交流機構,提供行政資源,因實際上是準領事機構,可勉強利用之,試請求提供雙方所需的國際溝通管道。

(5)江先生聘請律師協助處理國際糾紛,所費昂貴,福原愛女士情況相似。目前,局外人不知道江先生是否因子女監護權橫生枝節超乎想像,後悔他做了離婚的決定。假如江先生為斧底抽薪計,有想破鏡重圓,不計積累的恩怨,一切付出為子女的幸福美滿,任何財富難以媲美。則江家監護權難題可峰迴路轉,欲找回流浪國外的前妻與幼子二人,尚有可運用的時間,因對方並未出現再婚情事,事情不是很棘手。也可以說,前妻尚留下雙方轉圜的餘地,愛心未絕,設若江先生磋跎歲月,要挽回全家美滿幸福的努力可能成為馬拉松式的長跑。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