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聽陳時奮說翁達瑞的故事

【翁達瑞專欄】聽陳時奮說翁達瑞的故事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旅美教授「翁達瑞」2022年8月31日首度現身,接受民視獨家專訪,訪問於次(9)月3日下午五點「新聞觀測站」播出。
翁達瑞

翁達瑞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終於和大家見面了!

九年前(2013),我在加拿大毅偉商學院升任正教授,學術生涯進入成熟階段,也開始思索未來的人生。
那一年,台灣的高麗菜盛產滯銷。為幫助菜農,慈善團體到南部採購高麗菜,運到台北免費分送消費者。專業訓練告訴我,這是「愛之適足以害之」的例子。
我寫了一篇評論,題目是「免費高麗菜 反而害了菜農」。由於生性不喜曝光,我取了「翁達瑞」這個筆名,就是我居住省名Ontario的諧音。我把這篇評論寄到自由時報(附圖一)。
就這樣我踏入了評論界。過去九年,我以翁達瑞的筆名在公共媒體及個人臉書,發表了上千篇的評論。
附圖一:翁達瑞的第一篇公共評論

附圖一:翁達瑞的第一篇公共評論

我從未預料「翁達瑞」會成為爭議性人物!

大約三、四年前,媒體開始討論翁達瑞的評論,也開始質疑翁達瑞的身份。我臉書的追蹤人數也快速膨脹。
外界對「翁達瑞」身份的質疑,基於「就事論事」的原則,我一概不予理會。我筆鋒依舊犀利,火力四射,言所該言。
這段期間,有人揚言對我提告誹謗,企圖用官司逼迫我現身。由於提告的理由荒唐,我沒有隨之起舞。
高雄市長補選時,李眉蓁被揭發碩士論文涉及大量抄襲。身為學界中人,我對「學術抄襲」的痛恨多於一般人,特別是政治人物的學術抄襲。
去年九月,我發現高虹安的博士論文涉及嚴重的抄襲。今年七月,我又發現柯志恩的期刊論文也有大量抄襲。我在臉書揭露了兩人的學術不倫。
未料國民黨接著也指控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涉及抄襲。針對林智堅的抄襲爭議,我投入大量時間尋找真相。我寫了多篇評論,除了表達我的意見,也挑戰台大的調查結論。
因為這一系列有關「學術抄襲」的評論,國民黨到地檢署告發我誹謗柯志恩,余正煌與高虹安也對我提起妨害名譽告訴。

針對這三起官司背後所牽涉到嚴肅的公共議題 我不能再置之不理!

針對這三起官司,我不能再置之不理,因為背後牽涉到嚴肅的公共議題,即公眾人物可能濫用「司法提告」打壓「輿論監督」。
即便我不喜曝光,我再也不能置「個人隱私」於「公共利益」之上。我有義務承接這三件告訴,讓司法釐清「正當評論」與「惡意誹謗」的界線。
我撰寫的評論沒有話題禁忌,常能引起媒體關注。過去兩年來,一直有媒體邀約我上節目。不喜曝光的我婉拒所有語音訪問。
上次回台灣,民視也曾邀請我上節目受訪,但我還是予以婉拒。當時,我承諾民視新聞群的副總胡婉玲,如果翁達瑞決定曝光,一定會在她的節目現身。
我兌現了對胡婉玲的承諾(附圖二)。
附圖二:接受胡婉玲的專訪

附圖二:接受胡婉玲的專訪

前天,我親赴民視接受專訪,除了證實翁達瑞的本尊就是陳時奮,還詳述翁達瑞的故事(附圖三)。訪問的內容包括:
一、翁達瑞投入公共評論的前因後果。
二、翁達瑞的成長與求學過程,以及在北美的學術生涯。
三、翁達瑞的政治立場與對言論自由的期許。
附圖三:陳時奮說翁達瑞的故事

附圖三:陳時奮說翁達瑞的故事

訪問將在週六的「新聞觀測站」播出,節目長度一小時,扣掉廣告應該還有四十幾分鐘的訪談。播出時段是下午五點。
如果你對翁達瑞的故事有興趣,歡迎收看週六下午五點播出,胡婉玲主持的「新聞觀測站」。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