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生命終了前的選擇

【翁達瑞專欄】生命終了前的選擇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生命終了前的選擇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 (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我不太追蹤影劇新聞,但知道余苑綺抗癌多年,生命逐漸流失中。面對生命的終了,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余苑綺選擇勇敢奮戰,卻仍不敵病魔。
面對癌細胞的攻擊,有人選擇奮戰到底,也有人選擇放棄治療。以下是一個真實故事。
2015年8月,住在美國密西根州的諾瑪被診斷罹患子宮癌。九十歲的她放棄治療,買了一部大型露營車,邀請兒子與媳婦陪她周遊美國。
出發前,諾瑪設立一個臉書帳號,紀錄她人生最後這段旅程。經過一年兩個月,諾瑪的生命結束於美國西北角的華盛頓州。
諾瑪在臉書分享的旅行故事,激勵數以百萬計的追蹤者。面對生命的終了,原來我們也可以有另一種選擇。諾瑪的豁達是少數的例外!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三年多前,我有至親罹患末期肺癌,已無手術的可能。我委婉轉述娜瑪的故事,但他似乎沒察覺我的用意。
他很快就住進醫院,接受每劑成本數十萬的基因療法。無效後,他又接受傳統化療。在醫院折騰了半年多,最後他還是走了。
在他化療期間,我剛好回台灣。見面時,他承認他不夠堅強。因為沒勇氣面對死亡,他把生命最後的六個月耗在醫院,但卻無法改變結果。
約莫十五年前,我也被診斷罹患淋巴癌。家庭醫生插隊安排專科醫師門診,我卻以當天有課要求更改日期。
家庭醫生對我大吼:「你知道你的病嗎?上課重要還是生命重要?」
當天晚上,我查了梅約醫學中心的網站,知道這是亞洲男性常有的癌症,五年存活率約25%。我沒有太多情緒,只希望善用剩下來的時間。
隔天我如常起床,走進書房打開電腦,開始著手撰寫我的新書,希望能完整留下我一生的研究成果。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後續的檢查確認癌細胞沒轉移。對專科醫生建議的療程,我有不同的意見,於是我被轉診到哈佛大學的癌症中心。
哈!我終於進了哈佛,而且還是醫學院!
哈佛的經驗讓我眼界大開。光是醫生閱讀我的病例,哈佛的收費是兩千美金。哈佛醫生不穿白袍看病,而是西裝領帶,後面跟著一群醫學院學生。
哈佛癌症中心位在波士頓市中心,每日停車費二十八美元。醫院給我一張專用停車卡,每日最高收費五美元。我心想醫院真大方,反正這張卡我也用不了多久。
治療期間,死亡的念頭會不時出現腦海:
~晨起打開窗簾,看到一屋子陽光,我會問自己:這樣的陽光還可以看幾天?
~朋友相聚開懷大笑,心中卻有哀傷,我會問自己:這些人還可以看幾次?
~孤獨的時候難免有壯志未酬的遺憾,我會問自己:剩下的時間要怎麼用?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在哈佛癌症中心追蹤期間,我的病情並無惡化。最後一次回診,我已能完全掌握病情。
我發病時,皮下出現一個腫塊,而且成長快速。切片檢查之後,周圍的殘餘組織沒有繼續增長,反而逐漸消失。醫生說這不像癌細胞的行為。
醫生跟我解釋,基因排序是判讀淋巴癌的主要技術。問題是,基因排序無法分辨淋巴癌與白血球的增生。我的腫塊應是免疫系統過度反應,而非罹患淋巴癌。
從發病到確認誤診,前後大約兩年。儘管只是虛驚一場,我也算走了一趟鬼門關,對生命多一層體會:前晚躺下、隔早起床,這就值得慶祝!
我發現我是個「熱愛生命」的人。若病魔再度上門,我仍會坦然接受。只要還有一戰的機會,我不會放棄。
我發現我也是「接受命運」的人。如果治療只能延續低品質的生命,我會放棄與病魔對抗,利用剩餘的時間完成心願。
當死神光臨時,我要在慶祝聲中告別親友。
面對生命的終了,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余苑綺選擇奮戰到底,多爭取了十年的時間與家人相聚。
我要誇獎余苑綺勇敢的選擇,也希望家屬的不捨可昇華為對生命的珍惜!
廣告AD:第23屆漫筆獎比賽111.6.21起開麥啦(活動截止111.8.31)

廣告AD:第23屆漫筆獎比賽111.6.21起開麥啦(活動截止111.8.3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