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鄧鴻源專欄 » 【鄧鴻源專欄】花蓮縣長很大牌

【鄧鴻源專欄】花蓮縣長很大牌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變調豐年祭!民進黨花蓮縣長參選人Kolas(右三)是花蓮玉里的阿美族,上週末受邀到阿飛赫部落參加豐年祭,她盛裝出席、並融入部落舞圈中;花蓮縣長徐榛蔚遲到,先來的Kolas卻被請出場。(自由時報∕截自影片)
鄧鴻源

鄧鴻源

文 : 鄧鴻源(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花蓮玉里鎮東豐里阿飛赫(鐵份)部落上週末的豐年祭「情人之夜」,傳出先到祭典的民進黨縣長參選人Kolas遭「請出場」,原因是「等一下徐榛蔚要來」。領唱的族人Dongi說,不管哪一位參選人「都是部落的客人」,這樣真的超沒禮貌,Kolas也氣得提前離場,讓本該「舞跳到半夜」的情人之夜也提前散場。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4030194

原住民現在應該了解為何縣長該換人了吧?到底誰才是花蓮的主人?花蓮原住民又要被國民黨欺負到幾時?民進黨縣市長會這麼沒有度量嗎?如果不願意王見王,徐可以晚一點才到,不行嗎?為何要封殺對手?Kolas才是花蓮的主人,不是嗎?

2013年8月,徐以花蓮縣長夫人身份受邀參加花蓮玉里安通部落慶豐年祭典,開玩笑要求在場的部落青年跳五百下交互蹲跳以展現阿美族的體能。部落青年們第一時間有點錯愕,不願意順從指揮,徐榛蔚就把麥克風遞給頭目,要求頭目來號令青年配合她的指令。這樣突如其來做的舉動,讓部落青年憤怒表示她到底「憑什麼?」。

事後,花蓮縣政府強調,徐榛蔚在第一時間就感覺不妥,所以才將麥克風還給主持人,並且在下台後,不斷向部落族人表達歉意,但明顯無法阻止事件發酵,網路上批評耍官威的罵聲不斷,此事件引發後續輿論批評,認為徐不尊重原住民。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Kolas認為,「民主時代,沒有誰可以叫誰滾蛋」!她很遺憾徐縣長(或她的幕僚)竟做出這種要求。她說,自己一直以來尊重徐縣長,也希望徐縣長尊重她。她強調「花蓮是屬於大家的、部落是屬於部落的,都不是屬於徐縣長的」、「沒有誰是永遠的王」,現任的縣長要有基本的民主素養才對。

沒錯,「花蓮是屬於大家的,沒有誰是永遠的王」。不禁讓我想起當年我在玉里國中實習時,有次選舉,訓導主任交代各班導師協助發傳單為國民黨候選人助選。我覺得很不應該,學校怎麼可以這麼做,然而當年國民黨在校內外的勢力很大,誰都不敢跟自己工作過不去,大家只好照辦。

記得當時校內有95%以上的教職員都是國民黨黨員,開黨務會議的人幾乎與參加校務會議的人一樣多,如同後來我在軍服役時中所看到的一樣,實在很荒謬,不愧是黨國一家親,這樣政黨實在很不像話,尤其該黨名稱還有令人討厭的「中國」兩字。

長久以來,花東都是國民黨的天下,令許多人很納悶,到底國民黨給原住民什麼好處,讓他們長期支持外來的政黨,而不支持本土政黨。如果不支持現有的本土政黨,原住民自己也可以組織一個政黨,如原民黨,堅持自己才是台灣的原始主人,固守自己鄉土文化不被投機份子所賤賣。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澳洲為承認原住民的歷史與文化,已修改其國歌,因其總理莫里森在2020年底宣布,國歌「前進澳洲美之國」(Advance Australia Fair)中第2句歌詞「因我們年輕且自由」改為「因我們一體且自由」。然而我們為何還將國民黨黨歌當國歌唱?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45493

紐西蘭毛利黨發起了一項連署,要求將國家名稱改變為奧特亞羅(Aotearoa),這是在紐西蘭或毛利語當中,最廣為接受的名稱,意思是「綿綿白雲之鄉」,為何我們還要用已經作古許久的阿歐西名稱?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10915/2080537.htm

只有民進黨才如紐澳重視原住民權益,所以此次才派Kolas代表原住民出征,花蓮原住民理應團結一致,支持她當縣長,做自己真正的主人,不需要國民黨施以小惠。台東與其它的原住民地區也是一樣,起來吧,不要再被假原住民牽著鼻子走。

廣告AD:第23屆漫筆獎比賽111.6.21起開麥啦(活動截止111.8.31)

廣告AD:第23屆漫筆獎比賽111.6.21起開麥啦(活動截止111.8.3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