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美國社會的本質

【翁達瑞專欄】美國社會的本質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哭兩聲就走了的嬰兒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系統)
整體而言,美國是個「講是非、有正義感」的國家。裴洛西訪台反映的是美國社會的本質。
裴洛西要出訪一個「人口兩千三百萬的民主國家」,卻遭到一個「人口十四億的極權國家」阻攔。如果裴洛西就此退縮,她就不是美國人了!
裴洛西訪台,有人抹黑收了台灣政府九千多萬。會相信這種抹黑的人,大概不了解美國社會的本質。
以下分享的是一篇舊文,描述我的第一手美國經驗,足以說明美國社會的本質。身為旅美台僑,我完全沒有價值認同的問題。

《哭兩聲就走了的嬰兒》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我決定留在美國發展,那是三十年前的事,至今已經超過一個世代。當初決定留下來的原因之一,就是嚮往美國社會的人道關懷。
我還在博士班就讀時,親眼目睹美國社會尊重生命的真實例子。我經歷的這個故事,主角是個哭兩聲就走了的新生嬰兒。
故事發生在中西部一個相對保守的大學城,學校有幾百位台灣留學生,我是其中之一。由於我年紀比較大,加上有幾年的跨國商務經驗,很自然就成為台灣同學的緊急求助對象。
有天下午,一對台灣學生夫妻到我家來。這位太太懷孕待產,剛做完最後一次的產檢,發現嬰兒的肺部沒有發育完整。醫生決定提早引產,因為嬰兒完全沒有存活的機會。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引產那天我們夫妻陪在醫院。沒有呼吸能力的嬰兒出生後只哭兩聲就走了。護士先把嬰兒放在媽媽懷裡,隔一會才抱到浴室洗澡。穿戴整齊後,護士再用推車把嬰兒送到媽媽的病房。
既使嬰兒已沒有氣息,醫院依然隆重的迎接這個短暫的小生命。
再見到嬰兒時,是在殯儀館的追思廳。白色的塑膠棺材放在大廳中央,裡面躺著既陌生又熟悉的嬰兒,懷中抱著不知是誰準備的玩偶。除了嬰兒的父母,送行的只有我們夫妻,還有另一對台灣同學。
靈車到達墓地時,我看到地上一個挖好的長型洞穴。我忘記安葬的過程,也不記得牧師說了什麼。印象中我有這麼安慰嬰兒的父母:「在美國,一個短暫的新生命也會得到完整尊重。」
嬰兒的父母靠著學校的獎學金過日子,家境並不富裕。從懷孕後的牛奶、雞蛋、到產檢、引產手術、及喪禮,全數由政府與慈善機構買單。美國社會對外國學生的慷慨,讓我驚訝且難忘。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在是美國一所著名醫學院的教授,手上握有好幾個醫療專利。他們後來又生了兩個女兒,都就讀東岸名校。他們一家的成就幾乎是留下來這些朋友的共同故事。

我們這群朋友也都感恩美國社會的慷慨。經過三十年,原是窮學生的我們,現在都過著小資產階級的生活。我們無法回報當初幫助我們的人,但我們可以回饋美國社會。萬一再有哭兩聲就走了的嬰兒,我們要扮演伸出援手的那一方。
願美國社會的人道關懷與對生命的尊重,能夠代代相傳永不間斷,成為其他國家的典範,包括我的故鄉台灣。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