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余正煌連律師都敢騙

【翁達瑞專欄】余正煌連律師都敢騙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附圖一:余正煌的律師以沒有引述出處指控林智堅抄襲。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 (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在昨天的記者會,余正煌的兩位律師公開指控林智堅抄襲。這是他們的說詞:「余的論文有引述出處,林的沒有,這就是抄襲!」(附圖一)
張祐齊與曾威凱兩位律師果然涉世不深,被任職調查局的余正煌騙了。更令我驚訝的是,為了掩飾他的抄襲犯行,余正煌連律師都敢騙,而且一次騙兩位。
有關兩位律師對林智堅的指控,這是上報的報導內容:
「曾威凱指出,余正煌的論文中有一段寫到別人的研究結果,有用括弧引註出處,而林智堅的論文也有同樣的段落,卻沒有標註出處,如果余是抄襲林的論文,那余怎麼會知道這些段落的來源?曾威凱也指出,林智堅這些沒有標註出處的段落,即使不是抄襲余正煌的論文,也是抄襲其他學者的成果,直言『連剛入學的研究生都知道這就是抄襲』。」(附圖二)
附圖二:律師指控林智堅抄襲的說詞。

附圖二:律師指控林智堅抄襲的說詞。

顯然曾威凱只聽信一面之詞,根本沒有查證余正煌標示的引述出處是否正確。如果兩位律師有查證,那他們就是空口說白話。
曾威凱提到的文字段落,「余版」引述了兩份研究,分別是「陳光輝、洪昭明,2013:379-386」與「林宗弘、胡克威,2011:111-128」。「林版」則沒有引述這兩份研究。(附圖三)
附圖三:余正煌的論文有引述出處,林智堅的研究計畫沒有。

附圖三:余正煌的論文有引述出處,林智堅的研究計畫沒有。

只因為「余版」有這兩個引述出處,「林版」沒有,並不足以證明林智堅抄襲余正煌。要證明林智堅抄襲的最有利證據,就是在兩份研究找到被引述的詞句。
經過熱心臉友的查證,余正煌標示的兩份研究,內容並無他撰寫(或抄襲)的詞句(附圖四)。這兩份研究的內容甚至與余正煌撰寫(或抄襲)的詞句毫無相干。
附圖四:熱心網友找到余正煌胡亂引述的證據。

附圖四:熱心網友找到余正煌胡亂引述的證據。

以「林宗弘、胡克威」這個出處為例,主題是ECFA,屬兩岸經貿議題(附圖五)。余正煌撰寫(或抄襲)的則是職業別投票取向,與選民對ECFA的愛恨毫無關聯。
附圖五:余正煌另一個胡亂引述的證據。

附圖五:余正煌另一個胡亂引述的證據。

在余正煌引述的這兩份研究,也找不到林智堅研究計畫裡面的文字。既然林智堅沒有引用這兩份研究,當然就沒有標示出處的必要。過分的是,兩位律師卻用「沒有引述出處」指控林智堅抄襲。這簡直是做賊喊捉賊。
簡單講,余正煌先撰寫(或抄襲)一段話,接著隨便掰個引述出處。這個手法有個正式的英文名稱,叫「False Citations」,中文可翻成「造假引述」,是美國學界禁絕的「學術詐欺」(Academic Fraud)(附圖六)。
附圖六:造假引述是美國學界禁止的學術詐欺。

附圖六:造假引述是美國學界禁止的學術詐欺。

為何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會有「造假引述」呢?因為他「做賊心虛」、「偷吃擦嘴」,結果變成「欲蓋彌彰」。
這是我推測的情節: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抄襲了林智堅的研究計畫。為了掩飾抄襲犯行,余正煌在抄襲的段落後面胡亂標示引述出處,製造他是原作者的假象。
余正煌膽大包天,除了論文抄襲,還用造假引述掩飾抄襲犯行。事跡敗露後,余正煌大張旗鼓聘請兩位律師,試圖用提告打壓公共評論。更離譜的是,余正煌連他的律師都敢騙。
兩位律師對林智堅的指控,以及他們的說詞,已在網路廣泛流傳。還好有我這位追根究底的學者,否則民眾就被余正煌與兩位律師誤導了。

後註:說余正煌騙了律師,是給兩位律師樓梯下。我強烈懷疑他們也是抹黑林智堅的共犯。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