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余正煌要澄清的三個疑點

【翁達瑞專欄】余正煌要澄清的三個疑點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余正煌要澄清的三個疑點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今天林智堅又發了一份聲明,內容有五大部份。其中一部份比對他的碩士論文研究計畫與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林智堅的聲明原文蘋果日報有登載。
林智堅的研究計畫完成於2016年2月1日,早於余正煌的完成日期2016年3月8日。余正煌在2016年7月通過口試;林智堅則在2017年1月畢業。
簡單講,林智堅的碩士論文「先發後至」,余正煌則是「後發先至」。這個時序對釐清「誰抄誰」關係重大。
兩人論文雷同的內容,集中在第一章第三節的研究計畫。雷同的內容也出現在林智堅的研究計畫。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若只比較兩人的碩士論文,看似林智堅抄襲余正煌。如果比較余正煌的論文與林智堅的研究計畫,則是余正煌抄襲林智堅。
林智堅從他的研究計畫與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摘錄了三段雷同的文字。林智堅在撰寫這三段文字時根本無從抄襲,因為余正煌的研究題目未定,遑論有論文供林智堅抄襲。
除了時序可證明林智堅是這三段文字原創者,事實描述與寫作邏輯也指向余正煌是抄襲者。我先列舉林智堅比對的三段文字,然後提出我看到的疑點:

疑點一

林智堅研究計畫第七頁:「本論文假設以蔡仁堅的高學歷,會吸引較高學歷的選民支持。」
余正煌碩士論文第十一頁:「本論文假設以林智堅的高學歷,會吸引較高學歷的選民支持。」
疑點:
兩段文字的差別在研究對象,前者是蔡仁堅,後者是林智堅。
林智堅的研究對象蔡仁堅,是該次選舉學歷最高的候選人。林智堅的說法符合事實。
余正煌的研究對象是林智堅,學歷在三位主要候選人當中最低。余正煌的說法不符事實。

疑點二

林智堅研究計畫第十一頁:「其做法是先探討受訪者在林智堅、許明財及蔡仁堅等三位間的選擇,其後再探討如果捨去蔡仁堅,受訪者在林智堅與許明財間,又選擇了誰?」
余正煌碩士論文第十五頁:「其做法是先探討受訪者在林智堅、許明財及蔡仁堅等三位間的選擇,其後再探討如果捨去蔡仁堅,受訪者在林智堅與許明財間,又選擇了誰?」
疑點:
兩段文字描述的是民調程序,超過五十字完全一樣,除了抄襲沒有其他解釋。
林智堅的研究題目是蔡仁堅的攪局角色,包括可能的棄保效應。上述的民調程序可評估棄保效應。
余正煌研究的是林智堅勝選的原因,未包括攪局者的棄保效應。余正煌的研究方法描述不合邏輯。

疑點三

林智堅研究計畫第九頁:「我們選擇了蔡仁堅整體欣賞度、欣賞蔡仁堅的理由、為新竹市帶來改變的能力等三個變數加以考驗⋯⋯我們進一步追問欣賞蔡仁堅的理由,目的在瞭解受訪者欣賞蔡仁堅的原因。」
余正煌碩士論文第十三頁:「我們選擇了『欣賞林智堅整體程度」』、『欣賞林智堅的理由』及『為新竹市帶來改變的能力』等三個變數加以考驗……我們進一步追問欣賞林智堅的理由,目的在瞭解受訪者欣賞林智堅的原因。」
疑點:
這段文字描述的是民調題目的擬定。余正煌除了把蔡仁堅換成林智堅,還增加了幾個括號,他的描述與林智堅完全相同。
林智堅是民調資料的所有人,也是民調的委託人。這段描述的主詞是「我們」,也就是林智堅的競選團隊,符合事實。
余正煌只是這份民調資料的借用人,並非委託人,因此主詞不應使用「我們」。這個用詞不符事實。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靜待余正煌的澄清

在這三段文字,不只林智堅的撰寫時序早於余正煌,他的描述也符合事實,合乎邏輯。相反的,余正煌使用這三段文字不僅時序較晚,而且不符事實,也違反邏輯。
這三段文字高度雷同,相近的程度可排除巧合的可能。如果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沒有抄襲林智堅的研究計畫,他應該提出一個令人信服的解釋。

我靜候余正煌對這三個疑點的澄清。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