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澎孝專欄 » 【黃澎孝專欄】台軍正在挖掘馬曉光看不懂的「烏克蘭戰略陷阱」

【黃澎孝專欄】台軍正在挖掘馬曉光看不懂的「烏克蘭戰略陷阱」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馬曉光酸台灣的漢光演習 「連我這個外行人都看不上」。圖為2019年舉行的漢光演習,陸軍湖口營區進行北部地區實兵對抗操演。(聯合新聞網資料照)
黃澎孝

黃澎孝

文:黃澎孝(政治軍事評論員、努力實踐的夢想家。歷任國防部心戰官、劉少康辦公室主筆、中國大陸月刊總編輯、美國探索雜誌主編、國民黨政策會總幹事、親民黨組織部副主任、第三屆國民大會代表。)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廣告AD: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國防部漢光38號演習,在全台各地次第展開。今年的演習有一項特點,那就是:國軍仿效烏克蘭,挖掘「戰壕系統」,並在城鎮高樓模擬部署刺針飛彈;並在路口部署標槍反戰車飛彈,以展現台灣和烏克蘭一樣,擁有「國土防衛」的決心和能力。

侷限於演習場地,國軍「小打、小鬧」的規模,當然無法與解放軍比。因此,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一臉不屑的酸說:「就台灣那點武器裝備,還有台軍演習的那個水準,連我這個外行人都看不上。」
其實,馬曉光的不屑,代表了很多妄自尊大的中國「軍盲」的看法。但是,真正的戰略行家,卻會讀出一個不寒而慄的訊息:台灣就像烏克蘭之於俄羅斯一樣,將是中國最大的「戰略陷阱」。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我是1976年軍校畢業的,當時分發到負責台北衛戌的333師埔光部隊。先是在「上塔悠」負責松山機場反空降,同時還到「七海」圓山一線,構築「七海指揮部」的警戒防禦工事。
後來移防擎天崗,負責嵩山雷達站和陽金公路外圍警備。因此有機會進入嵩山雷達站,並獲悉該站早在四五十年前,就已經具備了偵測遠達新疆烏魯木齊機場的飛機起降能力。
後來,我調到該師155榴彈砲營,擔任中尉代理營輔導長,經常要參加「軍砲兵」的演習。那時候台北軍的軍長柏隆貴將軍,333師師長陶光遠將軍都曾參加國共內戰期間的「上海保衛戰」。每次聆聽這兩位實戰幹將對大台北防衛作戰的指導,都讓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
其實,早在日治時期,台北盆地四周就構築了很多防禦工事。民國65年間,國軍「重慶五號」和「重慶六號」工程計畫,又在淡水河兩岸的大屯山和觀音山麓,構築了許多座重砲掩體。戰時可供作「軍砲兵」的八英吋巨砲陣地。當時每座陣地都使用了上萬包水泥和密紮的鋼筋澆灌建成,堅固異常。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當時軍方最擔心的是林口台地和淡海一帶的濱海開闊地,會成為共軍空降登陸的理想場域。但是,後來行政院運用國土規劃,先後開發出「林口新市鎮」和「淡海新市鎮」。如今,每當我看到這兩區的鋼筋水泥叢林時,都難免要再三的會心而笑!
我經常在假日喜歡開車從八里沿著西濱公路往下湖上林口「遊車河」,都會有產生如視察北台灣防禦系統的快慰感‼️同時也見證了過去這幾十年來,台灣本土防衛計畫,巧妙地結合著都市計畫與交通建設,不著痕跡的持續精進落實的可喜成果。
今天,我之所以要洩露這麼多已過時的「國防機密」,就是要讓馬曉光那樣的中國大陸「軍盲」,以及中共某些如普丁那樣輕敵的高幹們腦袋搞清楚,別以為台軍不堪一擊,入侵台灣易如反掌!
事實上,台灣除了有海峽的屏障之外,台灣的山脈丘陵起伏,城鎮接連櫛次鱗比,再加上台軍防空、制海的飛彈性能和數量都是名列世界前茅。裝甲坦克車輛的密度,更是讓台灣不僅是個刺蝟島,而已成為有如「鱷魚潭」般的「戰略陷阱」。保證會讓中國面臨「中華民族的偉大自殺」‼️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