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澎孝專欄 » 【黃澎孝專欄】大夫無私交 台日關係要根植在「民眾的感情」上

【黃澎孝專欄】大夫無私交 台日關係要根植在「民眾的感情」上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台日關係要根植在「民眾的感情」。
黃澎孝

黃澎孝

文:黃澎孝(政治軍事評論員、努力實踐的夢想家。歷任國防部心戰官、劉少康辦公室主筆、中國大陸月刊總編輯、美國探索雜誌主編、國民黨政策會總幹事、親民黨組織部副主任、第三屆國民大會代表。)

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優瀚潛水器材配備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泉裕泰,11日上午以中文向台灣媒體發表感言時提到:
2019年他被任命為駐台代表時,安倍前首相特別交代他說:
「台灣跟日本有特殊歷史關係,所以呢,做事時很需要考慮台灣民眾的感情,不要讓他們覺得寂寞。」
泉裕泰這番轉述,我相信有很多台灣人會和我一樣,都有要噴淚的感動❤️😭❤️😭❤️
但另一方面,泉裕泰又很感慨的說:
「以前講到日台關係,都對安倍有點依賴心,現在安倍已經不在了,我們怎麼辦呢?」
他甚至於還語帶哽咽地說,「我個人的感覺是,有一點孤兒的感覺。」
其實,泉裕泰的「孤兒感」暴露了台日關係一個殘酷的現實:
♦️當前台日關係雖然是台日斷交50年來最好的時刻,但是,畢竟不是「官方關係」。在日本外務省習慣於按章辦事的常任文官眼中,「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是一個「斜封墨勒」非正式的「冷衙門」。
♦️所謂「台北事務所代表」雖說是等同於「大使」,但是,仍要先辦理辭退公職,因而往往就是職業外交官生涯的最後一站。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雖然,泉裕泰強調台日關係很重要,而且安倍前首相說的「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是日美安保有事」這樣的想法目前在日本也越來越被大家認識⋯⋯。
但是,為什麼安倍之死,還是會讓他有變成「孤兒」的感覺呢?
簡單的說,在日本政壇上,能像安倍那樣,深切認知:
♦️台灣跟日本「有特殊歷史關係」
♦️ 「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
的政客,並不如我們一廂情願以為的那麼多‼️
原因有二:
♦️日本戰後的歷史教科書,對於「殖民台灣」的歷史,僅一筆帶過,甚至連「清描淡寫」都談不上。戰後出生的日本人,普遍難以理解日本跟台灣的「特殊歷史關係」。
♦️日本是一個內閣制的民主國家,首相更迭頻繁,難以久居其位,能夠像安倍那樣,先後任職8年7個多月,已經是日本歷任首相第一人。
♦️由於他們忙於選舉,忙於黨內派系鬥爭,讓很多日本的政治領袖,難以像安倍那樣,對於國際事務和台灣問題能有如此深入的瞭解和論述。
因此,泉裕泰雖表示「會繼續學習安倍前首相對外交的想法、尤其是對台灣的想法,盡最大努力落實安倍外交。」
但是,他顯然已預感到未來的台日外交工作,可能難以再得到像安倍那樣的首相,來作為「靠山」了。
誠如泉裕泰的大哉問:「安倍已經不在了,我們怎麼辦呢?」事實上,安倍已經給了泉裕泰和我們台灣政府一個答案,
那就是安倍最溫暖的那句話「民眾感情」。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其實,像我這代「四年級生」,距離台灣的「日本時代」不遠,我們小時候,很多台灣人都會說日語,他們對昔日的日本老師、同窗、日軍中的同僚或昔日在台的日本株式會社的同事,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甚至於,很多台灣民眾經過比較「日本時代」與「國民黨時代」後,對於日本人和「日本時代」,反而有一種更親切的好感。
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民眾感情」,當日本經濟騰飛之後,很自然的把台灣列為海外投資的第一選擇,從而形成台日之間產業的垂直供應鏈關係,成為台灣最早的外資來源,帶動了台灣早期的經濟發展。
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很多想要進軍中國大陸的日本廠商,往往也會尋求與台商的合作。但是,正好那個時期也是日本經濟陷入「失去的30年」的黑暗期,台商大量轉向中國,再加上世代的更迭,日本新生世代與台灣的關係慢慢漸行漸遠。
所幸,台灣年輕世代透過影劇、動漫、旅遊甚至於AV影視產品的流傳,台灣的「哈日族」,幾乎不分年齡、性別都有相當穩定的族群存在。
他們對日本的「民眾情感」,終於在日本311大地震後的賑災行動中,自然宣洩而出,創造了讓日本民眾大感意外的善意洪流,也逐漸喚起了日本民眾對台灣的「歷史記憶」,從而自然建立起台日雙方民眾的善意互動螺旋,培養出雙方日益親密的「民眾情感」。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事實上,早在2013年1月,時任日本外務大臣的岸田文雄在日本交流協會成立40週年紀念慶典上就曾提到:70%的日本人或臺灣人皆對對方抱有親切感。當然現在這種雙方相互的好感更有增無減了。
事實上,正是在這樣的「民眾情感」推波助瀾下,台日關係才會有持續不斷的進展。因此,在新冠疫情肆虐日本之情形下,日本政府優先大量贈送台灣新冠疫苗,不但能獲得日本人民的支持,連帶著安倍所倡「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很自然的能為日本民眾所理解接受,都是因為台日之間的「民眾情感」使然。
這兩天,日本媒體大幅報導:台灣「Number 2.」賴清德副總統,前往日本弔唁安倍前首相的消息,並預期將會引起中國的反彈。
但是,為什麼日本政府敢冒中國之大不韙,打破台日斷交五十年來的禁忌,公開讓台灣的現任副總統,以安倍家屬友人的名義,前往日本?原因就在於此舉於情於理,都會受到日本民意的廣大支持,如果引起中國反彈,反而更有助於凝聚日本人民「修憲抗中」的民意。
「大夫無私交,春秋之義」,古今中外的政治人物,以自己的國家利益優先考量,不以私人的情感交情來影響國家利益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因此,我們也要清楚地認知到:決不能把國交完全建立在與個別政治人物的私人交情上。
事實上,只要兩國民間發展出「情同手足」,「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關係,台日關係或安倍路線,便能不受任何個別政治人物去留更迭的影響,而歷久彌新,代代相傳下去了。
這也是「台灣安倍之友會」成立的宗旨,更是我之非常樂於擔任「台灣安倍之友會」顧問,矢志為台日民間友好交流,略盡綿薄的衷心之所在了。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