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鄧鴻源專欄 » 【鄧鴻源專欄】關於《莎韻之鐘》的淒美故事

【鄧鴻源專欄】關於《莎韻之鐘》的淒美故事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南澳古道~莎韻之路的終點(中央廣播電台)
鄧鴻源

鄧鴻源

文 : 鄧鴻源(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凡是來往於宜蘭與花蓮的民眾,在宜蘭縣南澳鄉武塔派出所附近的蘇花公路路旁,都可以看到有一座莎韻紀念公園,公園裡的涼亭有一塊紀念碑與一口銅鐘,後者每到整點時就會自動響起報時,同時播放一首十分好聽、名稱為《莎韻之鐘》的歌曲,很少人知道其中有個淒美傳奇故事。https://youtube.com/watch?v=rd1HRsb7TwE&feature=share

昭和13年(1938)9月,泰雅族少女莎韻協助日本老師田北正記搬運行李下山,不料途中遇到暴風雨,她在經過南澳南溪的獨木橋時,由於溪水暴漲,不幸墜溪失蹤。當時台灣總督長谷川清為褒揚其義行,頒贈予當地的紀念桃形銅鐘,稱為「莎韻之鐘」,並設置紀念碑。

任職於金融界的專業經理人林克孝,從小受到父親林文仁的影響,喜愛登山。他在台大時參加登山社,畢業時,台灣百岳已登過七十幾座。他畢業後赴美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返國後他在金融界服務。在親近南澳的泰雅部落之前,林克孝有一次不經意地發現,那首他從小耳熟能詳的《月光小夜曲》,背後有這麼一個淒美的故事。https://youtu.be/JpMkzNbHGU8

於是他開始追尋一條深埋在宜蘭南澳山區、已被時間與自然湮蓋的「莎韻之路」。對他來說,這是一條「不曾走過的路」,後來卻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條路。從2000年開始,林克孝從單純的登山者轉變為探索者,他多次探勘南澳山區,並漸漸地與當地泰雅族原住民發展出情同兄弟與父子般的情誼。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廣告AD_打貓鵝肉亭

2011年8月初,林克孝為走完泰雅族少女莎韻之路,與泰雅族青年韋文豪、曹光輝一同上山,再度探勘一條有300年傳說的泰雅族遷徙古道。8月7日他們從宜蘭縣大同鄉四季村進入岳界視為冷門登山路線的東穗山;8月10日行經東穗山附近的山崖時,林克孝疑似誤抓枯樹枝,樹枝斷裂使他失去重心,滾落近百公尺深的谷底。https://youtu.be/tXlvTsYm_Fw

8月12日他的遺體被尋獲,南澳鄉的山友聽聞噩耗,都不禁悲從中來表示:「克孝總是愛山之人,如今求仁得仁,可以安息了,一路好走!」山難那年他才51歲。他在台大經濟系大四那一年(1981),筆者剛入台大物理所碩士班,陳文成事件也是剛好在那一年7月初發生的。

林克孝的理想與人生觀也與德國作家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類似。赫塞在其著名的作品《流浪者之歌》說:「人生是一段歷經黑暗、走向光明的覺醒之路,只有找到內心真正的寧靜才重要。」林克孝也是想尋找內心的寧靜,所以喜歡爬山,親近自然,卻因此不幸失足墜谷喪命!

林克孝與梭羅、赫塞等人都熱愛大自然,也喜歡寫詩。赫塞的詩文集《蝴蝶》指出,許多人捕捉蝴蝶做成標本,以為如此就能讓美長存,但這只是另一種自私的惡。若執著於佔有,人會變得殘忍,會陷入封閉與狹隘之中。梭羅與赫塞用文字為世人點起一盞明燈,林克孝的《找路─月光.沙韻.Klesan》也是如此,都是希望在滾滾紅塵中尋找心靈的寄託,同時欣賞沿途兩旁奼紫嫣紅的花朵。https://youtu.be/zWgL-5jRH_c

筆者認為,陳亮吟的《何年何月再相逢》之歌,頗能描述林克孝尋找《莎韻之路》的浪漫理想與熱忱:https://youtu.be/Pot0eIZ8IZk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繁華綠叢中 又見鴻雁飛過
驚起我的舊夢 往事心頭湧
繁華綠叢中 又見鴻雁飛過
驚起我的舊夢 往事心頭湧
遙想當年舊情濃 相識無人懂
今日相聚 何年何月再相逢

李子恆的《秋蟬》則很能象徵林克孝嚮往大自然的心境,以及為尋找《莎韻之路》而斷魂的淒美情懷:https://youtu.be/LOTETfrHUh4

聽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綠葉催黃,
誰道秋下一心愁 煙波林野意幽幽,
花落紅 花落紅 紅了楓 紅了楓,
展翅任翔雙羽燕 我這薄衣過得殘冬,
總歸是秋天,總歸是秋天,
春走了 夏也去 秋意濃,
秋去冬來美景不再,莫教好春逝匆匆,
莫教好春逝匆匆…

林克孝因為尋找「沙韻之路」而不幸命喪在山林中,有人認為很傻,其實並不,畢竟歷年來許多因攀登聖母峰而喪命者不也是如此嗎?他們都是為了某種理想而為,想證明他們存在的價值。何況林克孝登山的理想,除了幫少女莎韻尋找回家的路外,也是幫原住民與台灣文化尋根。

誠如其原住民好友韋文豪所說:「林克孝陪我們走著祖先的路,還走完了十五個部落,他所做的一切,值得原住民省思」。任教於武塔國小的他,已計畫把多年來陪同林克孝走訪古道的經歷,整理成原住民小朋友的鄉土教材,讓他們不忘本,以紀念林克孝這位值得原住民敬重的朋友。

廣告AD:曙光天境

廣告AD:曙光天境

許多人質疑:「登山那麼危險,你不怕死嗎?」林克孝回應說:「難道不登山就不會死嗎?」對登山者來說,登山不只是鍛鍊體能,延長壽命,也是擺脫塵世煩憂的良方,更是認識生命的途徑,死亡只是「可能」,但不會作為登山者的選項。這個「可能」讓我們意識到生命的有限、脆弱與命運的無常。正因為如此,有一些人就想要在這短暫的人生中,做些自認為很有意義的事,讓生命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科學家愛因斯坦在其《我心目中的世界》一書中就說:「客觀上來講,追究所謂存在的意義,總是讓我覺得很荒謬。在道德上,視安逸享樂為人生目的,是豬圈的理想。我的生活都是靠別人的勞力而來,所以我必須努力,才能回饋所得一切。我衷心嚮往儉樸生活,常常因為想到自己佔用同胞過多付出而感到不安。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貢獻了甚麼而非取得甚麼。」相信林克孝的理想與人生觀也是如此。https://www.inside.com.tw/article/7462-albert-einstein

其實就算我們將自己關在由水泥與文明構成的防護罩中,離野性的大自然遠遠的,各種意外還是可能在不經意間降臨,例如:天災(地震、海嘯、水災)、人禍(武漢肺炎、火災、車禍),但我們卻很容易欺騙自己,以為死亡離我們很遠。就算我們並非真的想尋死,而只是透過死亡去凝視生命的樣貌,但那些殘酷的無常,依舊無時不刻在生活周遭中等待我們。https://m.commonhealth.com.tw/amp/article/72572

如今,林克孝在東穗山腳下踩空墜落山谷已將近11年,他的骨灰植葬在法鼓山的生命園區與大自然同在。其實所有生命始終與大自然同在,如同花朵、蝴蝶與秋蟬生命的易逝與生死循環一樣,都在不斷輪迴中。林克孝事件提示我們要「活在當下,珍惜今生」,更重要的是,我們將給世界與下一代留下甚麼有意義與價值的東西。https://youtu.be/veov7IVeht8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廣告AD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