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澎孝專欄 » 【黃澎孝專欄】「叛徒」的救贖之路~捧讀余英時「海峽危機今昔談 — 一個民族主義的解讀」

【黃澎孝專欄】「叛徒」的救贖之路~捧讀余英時「海峽危機今昔談 — 一個民族主義的解讀」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政戰叛徒黃澎孝」?神交余英時,吾道不孤!!
黃澎孝

黃澎孝

文:黃澎孝(努力實踐的夢想家。歷任國防部心戰官、劉少康辦公室主筆、中國大陸月刊總編輯、美國探索雜誌主編、國民黨政策會總幹事、親民黨組織部副主任第三屆國民大會代表視政目評論員。)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昨晚,我去金石堂信義店參加了顏擇雅主持的《余英時評政治現實》新書分享會。事實上,去聆聽一位已經駕歸道山的大師評「政治現實」,實在不太「現實」。
但是,余英時之所以能夠超越現實時空,在中原板蕩,中國人數十載離亂之苦中,橫跨東西文明,成其一家之言,並為中國傳統的文史哲,爬梳出一條現代化的出路,自然有其不為「現實」所限的真知灼見,縱在哲人其萎之後,仍有其垂範後人的超現實意義。
尤其,顏擇雅著重點分享余英時在1996年「海峽危機」時所寫,長達兩萬多字的評論文章:
《海峽危機今昔談~ 一個民族主義的解讀》一文,更讓我們看到大師的遠見,以及他對兩岸問題本質,入木三分的觀察與鞭辟入裡的剖解。
顏擇雅重點勾勒出余英時關於兩岸問題,幾個顛撲不破的觀點如下:
♦️「大中國」思想是「很壞的」思想。
♦️「中國人自古以來愛好和平」是謬論。
♦️台灣就算堅持中華民國,在北京眼中也是台獨。
♦️中國的民族主義跟納粹德國是同類。
♦️中共宣傳中的「台灣人」就好比納粹宣傳中的「猶太人」,「反台獨」其實是「反台灣」。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余英時非常關心台灣的民主運動,他認為:唯有民主化才能對抗中國的「民族主義」。但是他也提醒我們不要搞「台灣民族主義」,甚至於也未必要「去中國化」,以免陷於內部矛盾衝突,反而會給中共見縫插針的機會。
更勁爆的是余英時站在一個歷史學者的客觀統計,認為:「從中國歷史看,分裂時間比統一時間多的多」他甚至認為,現在是中國「合久必分」的時候了‼️
站在「紅色中國」的立場,余英時的這些觀點當然是極其「政治不正確」的,因此,中國的一些「紅色喉舌」,直批余英時是一個「海外華人買辦學者」,是「反華仇華勢力急先鋒」。簡直只差沒罵他是「漢奸」、「叛徒」了‼️
帶有點戲謔似的顏擇雅,在這本選集的扉頁上,請了另一位同樣「余姓」,同樣是中共眼中的「漢奸」,川普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顧問余茂春為余英時寫下如下一段評語:
♦️余英時有才氣兼有學問,有學問且更具道德,具道德又不乏豁達。
♦️是一位真正擺脫了現代知識份子精神和道德困境的大學者和大思想家。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旨哉斯言!旨哉斯言!最近這幾年來,我因為支持蔡英文「中華民國台灣」路線,反對「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力主「抗中保台」而飽受昔日同儕、軍中袍澤、藍營紅媒與中共外宣的批評謾罵。
不但「被台獨」了,甚至於,還批評我身為外省二代,又是政戰學校與心廬畢業的國軍政工,不跟著他們「反獨促統」就是「叛徒」,就是「背祖遞出投名狀」⋯⋯。
孟子說:「雖千萬人吾往矣!」說來豪氣干雲,但是,我這一路走來,卻往往難免會碰觸到若干傷心處⋯⋯其實,言語上的批評謾罵,我都還能一笑置之!但是,最讓我痛心難過的是,有幾位相交數十年的老朋友,卻因此而與我割蓆斷交‼️
每當午夜夢迴難以自抑時,幸有我私淑多年的大師余英時可以神交!可以讓我在千山獨行的孤獨中,看到了心靈的救贖⋯⋯。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