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C » 劉一德專欄 » 【劉一德專欄】爸爸和我的故事3-2

【劉一德專欄】爸爸和我的故事3-2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公祭之前,遺屬向親友致謝。
劉一德

劉一德

文:劉一德(台聯黨主席,經歷:國大代表)(寫於2022年5月20日520我愛您)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讓我後來變成黨外的牽線人

我六、七歲時,許世賢選舉會來地藏庵演講。她的傳單很特別,除了簡單的內容,只寫著兩個大標:「無黨無派」、「不貪不取」。

就這樣,造成萬人空巷,塞爆廟埕。爸有天生正義感,看不慣國民黨的鴨霸、貪污。雖然台語不輪轉,但聽得懂。我則似懂非懂,但坐在他肩膀上,看著萬頭鑽動,感受到群眾把黨外、許世賢當明燈,超級賭爛國民黨。

幼小的我,感到極為震撼。

清廉過頭

在地院四十年間,爸近乎苛刻的「避嫌」。「我不入黨,就要更小心被坑」。記得有一年,爸調到「服務台」(訴訟輔導科);一個鹿草鄉不識字的老農進大廳找他。爸一聽是冤屈,自動幫他寫狀子。幾個月後,老農竟然沒事了。

一天,老農扛了一大籃菜、水果、豬肉,外加一隻活雞來答謝。爸推了半天推不走,還鎖門趕人。傍晚門一開,一籃蔬果豬肉拿走了,雞卻綁著腳丟在門口。

爸不知怎麼辦,又怕牠死了,就說:先養著吧,改天再拿去還。鹿草離很遠,這隻公雞從此就在我家住了下來。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長壽雞

這應該是台灣最長壽的雞,活了十二年。中間過來了一隻流浪狗「庫魯」:比雞晚三年來,早雞三年掛。在院子裡,公雞是黑狗的司令官,雞一抬頭,狗就趴下。

狗死時,爸媽哭了一天,還在獅頭崎公墓買了一坪地埋牠。雞則壽終正寢,爸將牠埋在院子樹下。

這大約是我剛進大學的事。在我家,狗和雞得到了人的待遇。爸爸是,連一隻雞都不貪污的公務員。

不貪不取,又不入國民黨的爸爸,退休前三個月當了「代理書記官長」,代價是辦入黨手續,國民黨齡正好三個月。

搗亂變叛亂

爸有正義感,卻保守求安定。我則到了高二,因批評政府被教官轟一巴掌。開始看太平天國傳、水滸傳,產生「革命」的想像。

爸原來希望我考醫生,至少農學院。我卻因這事件決定轉社會組、碰政治。父子就為這半年不說話。

重考到台大,他有點認了。但這卻是爸與媽五年恐懼(我延畢一年)的開始。每次在學校發動抗爭,發傳單、秘密結社行動,教官和校外情治人員就打電話來家裡恐嚇。

媽媽常被嚇到滲尿;爸爸一接電話,就臉色發白,全身冒汗,深怕唯一的兒子就這麼一去不回。

回想他們的恐懼,真是我一生最對不起他們的回憶。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抓耙仔讓我變孝順

少年時不把爸爸放在眼裡,好多次忤逆對抗。

大二那年,發現一位親如兄弟的「戰友」,竟然是調查局的線民(抓耙仔),才知道「政治立場」、「相挺」都是可以裝的。

領悟到爸媽才是世上真心愛我的人,我開始半個月回嘉義家一次:退伍後每週回家。除了自己選舉,投票日前一個星期天,或出國,從未中斷,四十年如一日。

朋友常問:需要這麼堅持嗎?我回答:對於愛你的人和真心的人,聚一次賺一次,每次都是幾十萬買不到的–幸福。

國父

1991年,我31歲當選第二屆國大代表。是50位民進黨國代裡唯一的外省第二代(國代總額334席)。選前二週,爸北上陪我掃街、拉票,聽我演講。深夜回總部時,爸會這樣唸我:「阿德啊!不要罵外省人那麼凶啊!他們也是可憐,被洗腦的!」

我當選後,爸在嘉義地院也快退休了。法院其實也有三分之一中、低階公務員是台灣人,比較偏綠,平常不敢說。

他們很驚訝,甚至有點讚嘆:爸這個「老芋仔」,竟會生出一個「台獨仔」。他們戲稱爸為「國父」-「國」大代表之「父」。

故鄉行

退休後第二年,爸想回老家看看。他帶了六十萬台幣(現值約200萬),主要想修祖墳,幫幾位近親修繕房子。

沒想到,除了修墳完成,其它都被分光了。當時(1993年)中國還很窮。爸說,離鄉時二十來個親人大多不在了,卻冒出兩百多個不認識,或者第二代、第三代的親戚。一人500、1000草紙,60萬台幣就沒了。

幾年後,第二次去參加大姨丈喪禮。順便玩了一趟湖北、平津,卻不再回湖南。他說「家鄉」已經是台灣了。

固執的飲食習慣和「鍛鍊論」

老爸在某些方面很固執,比如,早餐只吃白飯泡開水,加一盤辣椒和炸花生,數十年如一日。午晚餐固定是回鍋肉、豆腐、青菜青椒,很少變化,且蒸了又蒸,很不健康,糾正了也不聽。

一生從不吃蝦蟹,直到八十二歲帶他到梅山太平,第一次吃到山產「炸溪蝦」,才說「原來那麼好吃」。

77歲時舊家法院宿舍要淨空改建,搬家具只要幾千塊便能解決。爸卻怎樣也說不聽,硬要自己搬。足足半年,大的拆解分次扛,小的一次次扛,竟然靠自己全部搬完。宛如「現代原始人」。

(待續)

清望流徽

清望流徽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