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夏水小橋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唐景崧總統的功業

【夏水小橋專欄】唐景崧總統的功業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台灣民主國首任總統唐景崧(維基百科)
黃清雄

黃清雄

文:青椰(本名黃清雄,南投縣人,駐尼加拉瓜大使館參事退休後,從事台灣地位問題研究,在歷史文獻中,摸出台灣族群的祖國~東番國;之後涉獵台灣1960年代以來考古人類學研究的成果, 它打開了台灣海國五千年前的玉石文化,成為暢遊的先覺中一個凡人。)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綠椰灣道 歷史小評Fsa-096

(1)1895年中日之戰,日軍秋風掃落葉的威力,滿清天朝歷經廣州鴉片戰爭敗北,再度曝露北洋艦隊荒腔走板葬身黃海,北京紫禁城危在旦夕,慈禧太后示意求和,並願意割散地保中國,穩住滿清權力。不然的話,逃避日軍,離開北京,事後重返皇城,誰會搶先坐上龍椅,或途中發生兵變,世事難料。

(2)台灣是中國康熙欽定的荒服,劃定康熙番界線,將島上民族撕裂為生番和熟番,另保留東部卑南王統轄番界線以東的舊東番國偌大疆域,包括埔里~水沙連諸部落、恆春半島(放索除外)龐大部落,都是番界線的異域。

1885年冬,掛名巡撫銜的劉銘傳,試圖以軍事佔領模糊康熙番界線,引起歐美列強的關注。中日馬關議和談判,成為康熙/乾隆番界線的試金石。換言之,日本要求中國割讓台灣,北京是否涉及康熙/乾隆番界線。實際上,和約漢文本規定讓給日本的是台灣與澎湖列島之管理權,也就是承認康熙番界線。這是中國天朝的條文,表示甲午戰爭未曾喪土一寸,未曾割讓中國領土一塊。同年3月30日簽訂停戰條約,未將日軍佔據的澎湖列島劃入停戰區,理由相同,澎湖不屬中國領土。台灣人須認清史實脈絡。

(3)1895年4月17日,馬關和約議定完成草簽,北京和東京,大放厥詞,承諾割讓台灣,無人提及康熙/乾隆番界線,中國政府欺瞞中國人和世人,日本政府持混水摸魚態度。和約上,日本取得中國殖民地台灣,卻自行標榜擁有台灣(日文約本),日文約本內容(台灣主權)無法搬上國際會議檯面上(例如,1951年舊金山對日和約會議)。實因國際法不准宗主國以條約剝奪殖民地的獨立權,所以日本佔領台灣,毫無國際法依據。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4)2007年,本人訪台北市近郊國立故宮博物院文物處,瀏覽馬關和約中方保存的全套文件,細讀原件雙方代表簽字或蓋印的大膽缺漏,日文本與漢文本相應條文文詞不一致的矛盾多處,形成國際法所謂瑕疵。秘辛是,條約之批准本和草簽本(草率)均光怪陸離,不符條約法的嚴格形式與要求,齷齪事件,但兩國皇帝各自泥封御璽,敷衍無能官僚。顯示事後,中日兩國將各說各話,儘可能藐視馬關和約的約束力,例如二次大戰後,中國捏造對東番國(台灣)之統治關係,日方則採模糊態度處理台日關係,以度過失落海權的滄桑歲月。

(5)1895年5月,宣佈台灣民主國獨立的邱逢甲達成歷史性偉大使命,在混亂的世局中,獨排眾議,採整合政策,勸服中國大員唐景崧及劉永福,二氏欣然同意歸順台灣民主國,效忠黃虎國旗,邱氏順理成章,發起禪讓政治,將民主國總統大位讓給唐氏,唐氏也請劉永福共同承擔建國大任,畀予民主大將軍之榮銜,並發布第一號人事命令,指定劉氏為他本人總統任期結束時的繼承人。

(6)唐氏主政,改採王朝體制內閣(但無法類比商周箕子王朝,因台灣民主國獨立在先),無視民主國的議院分上議院和下議院,各有議員20名、60名,也不顧掛名副總統的邱逢甲所提經議院通過的民主國憲法草案~「草草憲法」。(註:似意指議院通過的憲法大綱初稿)。其中明定民主國年號為永靖,官員公舉,即是民主立憲體制。唐氏以總統之權,把永靖改為永清,並未咨文議院,妄行獨裁。又,利用他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非正式溝通函件,渲染台灣民主國對中國政策,例如,永戴皇清之類,年號永清,其實,唐氏的甜言蜜語,目的是讓中國政府接受民主國派遣到中國的第一位專使~遊說使姚文棟持黃虎國旗赴中國,其任務是加強台灣和中國的外交關係,並盼中國增加對台灣抗日的援助。姚文棟獲中國朝廷同意出使,這是唐氏最了不起的外交功業,因此上述非正式函書的小筆誤,瑕不掩瑜。唐氏同時派員赴廣東和廣西,招募中國傭兵,得數千名粵勇,分批湧入台灣淡水港,全部安置於基隆和獅球嶺軍營。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7)唐氏內閣清一色舊撫署人馬,台灣士紳僅極少數填補事務官職缺,若無意外,能抵抗日軍攻勢至少數月。究竟唐氏政府的漏洞是什麼?台灣歷史學界百家爭鳴。

本文認為前巡撫劉銘傳企圖破壞康熙/乾隆番界線,打亂台灣社會經濟秩序及製造族群對立,力求洋務運動和增稅,無形中,士紳萬名成為社會中堅,卻遭唐氏政府冷漠疏遠,邱逢甲遠離權力決策中心,中部政軍要角林朝棟、及北部巨人林維源勢力衰退。二林氏因被劉銘傳利用衝毀實行百年的番屯自治區和擔任征剿熟番部落的尖兵(撫番),當劉銘傳毀譽參半離職,二林氏與一般士紳背景不同如同隔世,時局驟變下,徒擁財富,當邱逢甲幾乎功成身退,二氏在民主國新政府下難以自處,原因是唐氏不重視本土力量,漏洞一也。唐氏的靠山是以歸順營為主力的抗日武力和在中國南方各省督撫舊識官僚的支援,後者多願情義相挺,都在南洋通商大臣張之洞的麾下。

1895年6月4日,自上海開來的船隻所運載的數十裝箱百萬銀兩,開艙後發現大部份是被調包的假銀幣,剛來到的粵勇千餘人見狀脫隊搶奪真白銀作為薪餉,總統府警衛隊無法壓制,台北城爆發亂象。無疑地,李鴻章派系涉嫌在上海港口碼頭開往台灣商船封艙前下手亂搞,要整垮唐氏政府,向日方邀功。唐氏發現這個無法修復的漏洞,立即密電劉永福繼承人,一面放風聲,要求在南崁駐防的邱逢甲及中部團練統領林朝棟速到台北總統府。無財庫、無精良武器、無法指揮首都六個砲兵營、無法統轄唐氏其他歸順營及新募傭兵約計15,000人,邱氏的義軍兵額少,武器老舊,嚴重缺餉,如何能進入混亂的台北城,收拾或壓制脫序的亂兵。唐氏心慌,被北洋通商大臣李鴻章擺了一道,遂一走了之,民主國重任委之劉永福大將軍。

結語

平心而論,唐氏對台灣民主國的建國大業貢獻良多,雖其任期(依實際離開國境日其計算)僅十三日(1895年5月25日~6月6日),在對外關係的開拓,可圈可點,美、英、德、荷、俄等國為争取如同在中國的領事裁判權 ,均承認民主國新政府,建立官方關係和領事關係,尤其是成功建立台灣與中國之外交關係。

附註

本文對林維源、林朝棟二氏,持客觀角度。彼二氏身世特別顯赫,是清末的本土才俊,隨著台灣府升格為撫署,出力出錢拼命。二人均擁團練聲望,主導撫墾局,自領團練營,不想推舉邱逢甲(窮進士),類似鄭芝龍的心態,忽略士紳萬人陣營力量。5月23日,出現台北大會師,義軍和士紳結合,支持邱逢甲宣佈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二林氏顯然未覺醒,以為理應像群英王林爽文(1786~1788)、東王戴潮春(1862~1865)兩先賢先烈,宣佈建立台灣王國,推林維源為國王,林朝棟為首相或大元帥。

邱氏則在新成立議院支持下,隨即趨訪握有台灣撫署銀庫及大軍的唐景崧。
據黃昭堂博士的大作所述,英籍淡水海關稅務司所呈報英國政府的訊息,將出現台灣王國,其消息來源不可能與林維源氏無關。

若林維源的支持群眾搶先宣佈建立「台灣王國」,日軍恐難登陸台灣。林氏可能希望民眾勸進,出現擁戴的聲音。但未張貼海報,動作不夠積極,讓士紳方面蜂起,以致錯失良機。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