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性、傳說、百靈果

【翁達瑞專欄】性、傳說、百靈果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性、傳說、百靈果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 (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由僑委會補助設立的「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爆出副主任王志宏性侵傳說。中心教師吳品瑜對外揭發,結果變成跟駐德代表謝志偉對槓。網紅百靈果製作一集直播節目,給吳品瑜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講故事。
這起「性、傳說、百靈果」事件正在網路發酵。為了追查真相,我讀了吳品瑜的臉書貼文,看了謝志偉的澄清,也觀看了百靈果整集的直播。

事件背景

王志宏是台裔德國人,身兼海德堡大學漢學中心的華文台語教師。在僑委會的補助下,海德堡的台僑設立「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王志宏擔任教師與副主任。
吳品瑜是中心的新任華語教師,也幫忙招生宣傳。吳品瑜是臺南人,夫婿是德國人。因為女兒的學業,他們舉家搬到海德堡居住。吳品瑜與王志宏原本互不相識。
今年三月中旬,吳品瑜在當地台僑社群張貼語文班招生訊息。公告下方有人留言爆料,王志宏性侵或性騷擾台灣女學生,發生在2009與2017之間。
吳品瑜看到爆料後,曾當面質問王志宏,但沒有得到合理解釋。接著,吳品瑜向行政院性平會、僑委會、與外交部舉發。吳品瑜得到的回覆是由駐德代表謝志偉處理。
經過幾次書信往返,不滿意謝志偉回覆的吳品瑜在臉書爆料,並把矛頭指向謝志偉怠惰不處理。吳品瑜的爆料被媒體轉載,謝志偉也公開回覆,但事件沒有平息。
在六月二日,百靈果製作一集直播,讓吳品瑜講了快一個半小時。吳品瑜表情豐富、言語誇張。除了訴說王志宏的惡行,表白對受害者的同情,吳品瑜還抨擊謝志偉,甚至嘲笑政府的外交與僑務作為。
百靈果的直播讓整個事件爆開了。這幾天,網路開始有人互相叫陣:藍營指控綠營包庇性侵犯;綠營反擊藍營扭曲事實。原應是公親的百靈果反而變成事主,受到其他網紅與網民的攻擊。
諷刺的是,吳品瑜原來要揭發的性醜聞,反而不是網路討論的重點。為了釐清事件的本質與是非,我先說明西方社會如何處理類似的指控。

性平政策

我投身北美學界超過三十年,接受多次的性平權訓練。以美國為例,職場性騷擾有三個救濟管道:向雇主投訴、向政府的平權部門投訴、在法院提出告訴。至於性侵害則屬刑事罪,管轄單位是檢警體系與司法部門。
多數美國機構都有性騷擾投訴、調查、與懲處的政策,包括幾道程序:
投訴:受害人或旁觀者都可投訴。舉發前,投訴人應收集詳細資料,包括時間、地點、行為、加害人、證人等。
受理:受理投訴後,雇主要立刻採取必要行動,例如隔離嫌疑人與受害人。
調查:雇主要指派公正的調查人,可以是內部的主管或外部的律師。
告知:調查啟動後的所有步驟,都要充分告知雙方。
訪談:訪談受害人是調查的第一步,接著要讓嫌疑人答辯。必要時,還要訪談證人或其他關係人。
結案:訪談報告會做出調查結論。若嫌疑人不服,可提出內部申訴。若受害人不服,可對政府投訴或在法院提告。
懲處:若指控屬實,且雙方對調查結果無疑義,雇主就可祭出懲戒。
職場性騷擾的投訴、調查、與懲戒,資料都屬機密,不得對外公開,除非案件已進入司法訴訟。

根據上述的程序,我要評論這起事件的幾位要角:

吳品瑜

吳品瑜願意為受害學生發聲,我要肯定她的同理心與正義感。問題是,同理心與正義感必須輔以專業知識,否則就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正是這個事件的寫照。
假如我是吳品瑜,這會是我的作法:
一、若王志宏性騷擾女學生的場合,與他在海德堡大學的教職有關,我會協助受害女學生向海德堡大學投訴。
二、若王志宏性騷擾女學生的場合,是僑委會或外交部的官方活動,我會協助受害人向台灣政府投訴。
三、若王志宏性騷擾女學生的場合屬私領域,除了在德國法院提告,沒有其他的投訴管道。
四、若王志宏涉及性侵女學生,不管發生在什麼場合,我都會協助受害人向德國警方報案。性侵是刑事罪,不可以私了。
五、不管受害人向海德堡大學投訴或向警方報案,我都會尋求駐德辦事處的協助。這是駐外單位的職掌之一。
如果我是吳品瑜,她的許多作為我都不會做:
一、在個人臉書爆料。私下爆料不可取。若傳言不實,這對嫌疑人不公平。如果傳言屬實,那更應該循正常管道投訴或提告。
二、怨氣出在官員身上。王志宏是醜聞的主角,但吳品瑜卻把怨氣出在謝志偉身上。謝志偉的職務內容繁複,縱使回應時效有落差,我也不會把他往死裡打。
三、接受媒體邀約。吳品瑜是這起事件的路人。她既不是受害人,也不是受害人的委任律師,沒任何立場接受媒體訪問。
四、訪談受害人。在百靈果的直播節目,吳品瑜承認她訪談數位受害人,並請專業人員將訪談內容翻成德文。不論專業訓練或身份背景,吳品瑜都不適合訪談受害人。
五、把訪談資料分送網紅。百靈果在直播時透露,她看到吳品瑜提供的大量證據。性騷擾案件的訪談資料屬機密,吳品瑜無權提供給網紅。
六、嘲笑政府的外交事務。在百靈果的直播節目,吳品瑜用誇張的語言嘲笑僑委會與外交部,還刻意秀出「台灣國語」。吳品瑜一方面說愛台灣,另一方面又嘲笑台灣。
七、窒礙難行的公開訴求。在吳品瑜的臉書貼文,她提出幾個訴求,包括由行政院以第三方獨立調查、由台灣駐德外館向警方報案、或由第三方獨立設立性平中心。因為不符行政規範與法律管轄,這些訴求無一可行。
八、無限上綱泛政治化。上完百靈果的直播節目後,吳品瑜在臉書張貼總統與行政院長的信箱,呼籲大家展現公民聲音,一人一信寫給蔡英文與蘇貞昌。把王志宏的私德扯到國家元首與最高行政首長,吳品瑜忘了她是誰。

百靈果

我聽過百靈果這位網紅,但沒看過她的直播節目。若百靈果希望成為一個有深度、又有公信力的直播主,我對她有幾個建議:
一、另尋共同主持人。百靈果的直播有位男性的共同主持人,擺明就是豬隊友。(抱歉!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懶得查。)他讓我想起「乩童、桌頭」的比喻。每當吳品瑜批評謝志偉,他就會幫忙總結,用詞包括「垃圾、很不要臉、平庸邪惡」等。這個人的態度偏頗,會在來賓的發言找自己要的內容,然後拿來做文章。
二、不要讓來賓為所欲言。在這集長達一小時半的直播,幾乎都是吳品瑜自說自話,主持人沒有提問或質疑,對吳品瑜的說詞照單全收。主持人的功能之一,就是避免來賓胡說八道。百靈果失職了。
三、慎選直播來賓與題材。觀看這集直播節目時,我可以感受到百靈果對職場性騷擾的厭惡。問題是,這樣的直播節目無助於建立更友善的工作環境。在這起事件,吳品瑜不過是個熱心的「路人」,而且「性」又是個高度隱私的話題。這樣的人物與題材皆不宜出現在網紅的直播節目。
在直播節目結束前,百靈果感嘆台灣還是個很「落後」的國家,因為公共討論無法「就事論事」。百靈果是有聲量的網紅,可從自己做起,提升公共討論品質,至少不要成為「落後」的一部份。

謝志偉

老實講,我覺得謝志偉被捲入這起事件算是無妄之災。我的理由如下:
一、王志宏被指控的行為,發生在2009到2017期間,跨越馬英九與蔡英文兩位總統。謝志偉在2016年9月才上任,但還是被掃到颱風尾。
二、不管台灣政府誰當家,王志宏在海德堡僑界的地位永遠屹立不搖。我在北美居住三十幾年,也看過不少類似的台僑。他們在僑界人脈綿密,確實能幫台灣政府做事。他們也善於掌握風向,總能跟新政府掛上鉤。謝志偉沒有提拔王志宏,卻被期待為王志宏的行為負責。
三、王志宏的政府關係主要在僑委會,而謝志偉是外交部派駐德國的大使。外交部與僑委會都是行政院部會,沒有從屬關係。若要把王志宏的帳掛在政府,應負責的是僑委會派駐德國的主任,而非外交部派駐德國的代表。
四、王志宏擔任副主任的「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法律上是民間團體,但財務上接受政府補助。這種半官方、半民間的單位最難搞:運作時不受政府管控;出事後責任由政府承擔。

結論

我預測這起「性、傳言、百靈果」事件,不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因為吳品瑜把事情搞砸了。原本應由受害學生出面投訴或提告的案件,卻被熱心的路人用來臉書爆料,甚至上直播節目公審。就算受害學生最後投訴或提告,案件的私密性已蕩然無存,很難再有公平的調查或審判。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廣告ad 優瀚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料庫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