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 【陳龍禧專欄】「雲州大儒俠」史艷文 (下)發展成臺灣獨特文化

【陳龍禧專欄】「雲州大儒俠」史艷文 (下)發展成臺灣獨特文化

by phoenix
黃俊雄和「雲州大儒俠」史艷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資深媒體人,文化大眾傳播系畢業,旅居美國鳳凰城)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史艷文中了毒掌,危在旦夕,到番邦找解毒,受到明朝派去的女間諜「廣東花」出手相助,而擦出愛的火花,再添一樁情史。「廣東花」出場歌《廣東花》,原是日本歌《支那むすめ》,1940年菊池章子原唱,華語歌名《中國姑娘》;同曲王家文填詞/林英美原唱,在臺灣叫《鄉下姑娘》;葉俊麟填臺語詞,洪一峰原唱,歌名《姑娘真美麗》;黃俊雄用同曲填詞,西卿唱的則配合角色名《廣東花》。這首歌因年代、曲風、演奏、演唱不同,而各有風情,是這首歌的特色。

「雲州大儒俠」中的甘草角色二齒。

「雲州大儒俠」中的甘草角色二齒。

「雲州大儒俠」史艷文出場音樂《出埃及記》,是能給人帶來力量的歌曲。此音樂原為1960年《出埃及記》的電影主題曲及片尾曲,因為其氣勢恢弘和震撼激射的張力而聞名於世。黃俊雄認為「史艷文除元配外,劈腿三人有點過頭,但人間情事難料,即便史艷文是正義凜然也難逃情關,雖有四段情史,但風流不下流,仍是正人君子。」元配劉萱姑離開雲州,到西康找兒子及丈夫,因身無分文,為傭才有飯吃,得人指點,往深山削髮為尼並得道行,忘卻一切煩惱,號稱「慈悲道姑」。

國寶藝人進行布袋戲教學。

國寶藝人進行布袋戲教學。

布袋戲250年前傳入臺灣,就此落地生根。經臺灣人長期改良與創新,已成臺灣獨特的文化藝術和資產。日治時代推行皇民化運動,一度帶有濃厚的日本色彩,口白除臺語外,還加入常用的日語。布袋戲如此轉變民眾難以接受,不過包括配音、服裝和佈景等表現手法,確實為布袋戲藝術注入新元素。想不到國民黨執政時,布袋戲也曾加入華語口白,讓臺灣人更覺得奇怪。

是誰酬神演布袋戲都會貼紅紙讓觀眾知道。

是誰酬神演布袋戲都會貼紅紙讓觀眾知道。

1945年國民黨來臺,野台戲配合廟會在民間發揚光大,「一口能道千古事,雙手操演百萬兵」,看戲成為老少的重要娛樂。發生228事件,國民黨政府禁止民眾公開聚會,布袋戲轉入戲院默默耕耘,最後進軍電視界。搬上電視螢幕的布袋戲,風靡全國,「雲州大儒俠」更曾創下96%的超高收視率,造成民族英雄蔣總統變成是史艷文,害得老師與校長都被記過。

臺語布袋戲出現唱華語《中國一定強》的不倫不類角色。

臺語布袋戲出現唱華語《中國一定強》的不倫不類角色。

國民黨政府發現社教不可忽視的影響力,即將黑手伸進布袋戲。黃俊雄也感覺史豔文「功高震蔣」大勢不妙,於是急改劇情,戲中出現一個騎白馬,一身藍白造型、操華語的蒙面俠「中國強」奇怪角色,出場配《中國一定強》進行曲。國民黨干涉後不倫不類的劇情,和敗逃來臺的國民黨徽遙相呼應,讓人想起法國荒謬劇大師尤涅斯柯一句名言「只有在荒謬的時代,才有不絕的荒謬故事。」此一角色,直到幾年後,布袋戲被國民黨政府停播,才死在道具箱。

藏鏡人的真面目終於公開示人。

藏鏡人的真面目終於公開示人。

2009年黃俊雄全國巡演「雲州大儒俠」,終於解開史艷文與藏鏡人身世之謎,兩人恩怨也大和解。原來當年因中原與交趾國戰事不斷,兵荒馬亂中,年幼的藏鏡人被交趾國人抱走,他的養父後來當交趾國邊關守將,在戰爭中被史艷文的父親斬頭,而史父也在戰爭中失蹤,二人不共戴天之仇因此在戲中交戰數十年。想不到正邪不兩立的兩人,竟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兩人恩怨情仇,竟然是兄弟鬩牆!

「雲州大儒俠」史艷文全部插曲唱片封面。

「雲州大儒俠」史艷文全部插曲唱片封面。

黃俊雄說,「中國強」是史艷文的父親,他發現藏鏡人身上有與史艷文一樣的特徵,曾向二人暗示彼此是親兄弟。至於萬惡罪魁藏鏡人,雖然始終蒙面,但絕未暗指某蔣家人。他請刻偶師雕刻藏鏡人,並公開其濃眉大眼、鼻樑挺拔的白面書生,溫文儒雅廬山真面目,顛覆外界對壞人長相凶惡印象,而且與史艷文極為相似。劇中藏鏡人最失意時,包括妻子「女暴君」等人都背叛他,令他體驗人間冷暖,但最後改邪歸正,且與宿敵和解。

至於史艷文被藏鏡人打落萬丈深淵、生死未卜,後來出現新角色「乞丐皇帝呂望生」,乞丐身皇帝嘴,很會罵人、講什麼都應驗,秦假仙猜測該人就是失蹤的史艷文!「雲州大儒俠」劇情至此圓滿結束。

布袋戲在臺灣有專播的電視臺。這個已走出中國的藝術表演,如今持續努力扎根在臺灣,掌中搬弄中顯現的文化、歷史與藝術,確實成為臺灣最重要的文化資產。戲中口白大都說忠道孝,不僅中年以上的戲迷可重溫當年情景,年輕戲迷也喜歡。(全文完)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