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鄧鴻源專欄 » 【鄧鴻源專欄】 慈湖與中正廟衛兵是否該撤了?

【鄧鴻源專欄】 慈湖與中正廟衛兵是否該撤了?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2018年2月28日桃園慈湖蔣介石棺柩遭獨派青年團潑灑紅漆洩恨。(tvbs新聞網)
鄧鴻源

鄧鴻源

文 : 鄧鴻源(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每年228紀念日,台北中正廟或慈湖老蔣停屍處,總有人帶著紅漆闖入,向老蔣的銅像或其棺柩潑撒紅漆,因為大家已經知道老蔣只是個殺人魔,不是什麼偉人。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351442

據潑漆者發出聲明聲稱,在桃園市的觀光導覽頁面上,對於「慈湖陵寢」有這麼一段不要臉的描述:「世界各地謁陵緬懷一代偉人的聖地」。桃園市長鄭文燦曾經在回應兩蔣園區議題時說 :「轉型正義不該窄化為去蔣」,然而潑漆者說,去蔣化只是轉型正義的一個起點,若不去蔣並繼續拖延「威權地景清理」(landscape cleansing),轉型正義就不可能達陣。

的確是如此,畢竟世上沒有哪一個民主國家還在弔念獨裁者。俄羅斯與東歐都已沒有威權銅像,德國更早已沒有希特勒銅像,只有台灣還在紀念殺人魔,定時朝拜,還動用國家儀隊為其「護靈」!

國防部說,兩蔣是國軍建軍發展歷程的一部,基於尊重歷史及飲水思源立場,相關紀念物具承先啟後意涵,能教育官兵承襲勇於用生命換取國家與百姓安全。此說根本是一派胡言,否則史達林與希特勒在他們國家難道就不是嗎?為何他們政府要將他們銅像拆了,也不蓋他們的紀念館?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鄭文燦是否另一位投機的柯文哲,不得而知,然而身為父母官,就是要有魄力,剷除威權毒素,讓民眾不要再當奴隸,尤其是受害者家屬。如果有人要拜,可請他們搬回去每天拜個夠,但不應擺在公共場所,每年還浪費公帑維護他們的圖騰。

日前看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的毛澤東紀念堂,沒有看到有其館內外有國家儀隊衛兵在進行交接或守衛,連毛澤東湖南老家的紀念館,門口也沒有半個衛兵站崗,只請保全而已。老毛的功勞遠比老蔣大,然而無論其紀念堂或紀念館,其規模都比老蔣的遜色許多,也沒有國家衛兵站崗。

幾年前據港媒報導,前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發起遷移毛澤東紀念堂,聯署提案獲得中央政治局高票通過,該提案建議將毛澤東紀念堂遷移至其湖南老家韶山。習近平也在講話中指出,興建毛澤東紀念堂是一個錯誤決定,不能以任何非法的理由讓它繼續存在。可見連中國也在剷除威權,畢竟老毛曾經造成中國人民的巨大苦難,與老蔣不相上下,沒有資格再被崇拜。https://www.ntdtv.com/b5/2016/08/02/a1278907.html

反觀美國阿靈頓國家軍人墓園,門口只有兩位衛兵,人家衛兵守衛的是為美國捐軀的三軍將士,不是特別為某一位偉人,包括華盛頓、傑佛遜,以及率領盟軍分別殲滅日本與德國的麥克阿瑟與艾森豪將軍。https://youtu.be/yyNdRbEeT1U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而曾是老毛手下敗將的老蔣,其戰功遠不如以上諸人,更遠不如史達林與毛澤東,然而老蔣所受到的國家禮遇規格,竟然比他們更隆重,衛兵每天在其銅像前表演花式操槍。試問,有道理嗎?為何世上只有我們還傻傻的將殺人魔當「偉人」崇拜?難道不知這種愚蠢的膜拜儀式是對國人的侮辱嗎?尤其是許多政治受害者的家屬。https://youtu.be/D8TK–sG2uI

四十年來,不論在台北的中正廟或慈湖的紀念館,都有國家衛隊守護,每年所費公帑應十分可觀,有此必要嗎?這不是威權崇拜又是甚麼?政府為何強迫台灣子弟兵守護這個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加害者?其中衛兵如果有人是受害者的後代,又令人情何以堪?國民黨主政時期就不用說,不可能撤銷衛兵,小英主政後為何不撤呢?對這種人有需要如此隆重祀奉嗎?

老毛擊敗老蔣,建立PRC,實施土地改革,剷除土豪劣紳,讓人人有地種,有飯吃,功勞遠比老蔣大許多,所受禮遇卻遠遜於老蔣,如今中共還打算將其紀念堂遷移至其湖南老家,為何我們每年要花那麼公帑請國家衛兵守護其遺體,是否愚蠢?

老蔣帶給台灣的只有災難,有何值得如此隆重對待?收復與保衛台灣的是美國,與老蔣何干?當年如果沒有美國軍機與運輸艦的協助,國府官員與部隊如何逃難來台?更甭提「收復」了,台灣又如何會被赤化?當初老蔣曾計畫逃到日本,只因東窗事發而放棄,說保衛台灣只是在吹牛。

總之,慈湖與中正廟的衛兵是否該撤了?派國家衛隊保護獨裁者的銅像與停屍間,是否很荒謬?是否反智的教育?誰不知國民黨崇刻意拜兩蔣與老孫的意圖為何?

廣告AD--國立屏東大學 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

廣告AD–國立屏東大學,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主講,111-04-27與111-06-0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