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都會男女(3)莫道KTV酒店小姐不銷魂

【陳龍禧專欄】都會男女(3)莫道KTV酒店小姐不銷魂

~~~酒店副總媽媽桑採訪報導

by phoenix
夜總會內有很多秘密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資深媒體人,文化大眾傳播系畢業,旅居美國鳳凰城)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不管是在婚姻還是在戀愛關係中,一段真情關係之所以珍貴,是無論身處何境,依舊能互相扶持,共患難、共享福,一起嚐遍人生「幸福&性福執照」的酸甜苦辣。但是,有一種用錢交易,不必婚姻或戀愛外的速食感情,比較有錢的人,到高消費酒店找臨時情人;比較低消費的人,到特別的小吃店,同樣可以花錢買假愛情。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寫《醜奴兒》向丈夫求歡的詞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寫《醜奴兒》向丈夫求歡的詞

天黑了,想到「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這是宋代「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大膽寫下《醜奴兒》「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妝。絳綃縷薄冰肌瑩,雪膩酥香。笑語檀郎:今夜紗廚枕簟涼。」向丈夫求歡的告白,今人當然會讓男人「…莫道不銷魂…」的酒店吸引人廣告。

黑白兩道都喜歡去酒店看公主小姐

黑白兩道都喜歡去酒店看公主小姐

謝姓媽媽桑表示「她把以前賺的錢投入經營酒店,入這行當副總也有經濟壓力,平常得和黑白兩道打交道,那年小蔣過世,報紙、電視都變黑白,雖然沒有像老蔣過世娛樂場所停止營業,但酒店生意也不好。」她有一天說「好煩,蔣經國死了,生意不好,連電視也變黑白,人生都要變黑白了。」有個小姐就問「你們在說誰啊?」我又說了一次,沒想到她說「蔣經國是誰的客人啊?好久沒來喔,好耳熟的名字。」讓她聽了差點昏倒。

臺北林森北路和南京東路的酒店

臺北林森北路和南京東路的酒店

謝媽媽桑說「每個人、每項職業都有尊嚴,當個稱職的酒店小姐、公主,除了拚酒是基本必備,要有姿色、有體力,還要出賣個人尊嚴。」媽媽桑認為,有些宅男一直看女性就是女神,只要上一次KTV酒店,想法就會破滅。她說「酒店小姐公主為了賺錢,面對三教九流、形形色色酒客,而且基於顧客永遠是對的,要陪牙齒滿是檳榔渣、滿嘴酒肉臭的毛手毛腳,甚至摸遍全身。在那情境下賺錢「可憐啊!」

酒店招徠客人的廣告

酒店招徠客人的廣告

每個行業有本行的專業語言,「大框、小框、解框」、「點檯、卡檯、切檯」。謝副總媽媽桑介紹說「大框」就是整天60節被包下來,「小框」即是包下某個時段,一般都超過4小時。她說,在酒店錢是萬能「男人用視覺選擇女人的上半身,只是為了滿足下半身;女人青春在臉上,男人的青春在口袋。」在酒店或夜總會27、8歲就是高齡,35歲就沒客人看上眼,只能逐漸被淘汰,有人為了衝業績只好做S,陪酒純出場,很現實的。

其實啊!謝媽媽桑表示「時間就是金錢」,酒店消費算點數,她們有教戰手冊,大都會教小姐耐心陪玩無聊遊戲。不過有些酒店公主,剛入行就大喊吃不消,一個晚上玩下來,身心超級累。她舉例說,要當酒店公主,要喝下男人腳趾頭攪拌過的酒,再不就是喝下浸過陽具的「長壽酒」,一般全身脫光,搖擺腰肢與乳房,用私處在男人身上磨蹭,光是這樣轉一圈,腰臀腿都快斷了,所以有人不耐煩,認為「喜歡直接上手工時間,直接對幹不就好了」。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關係,政府經規定要戴口罩。媽媽桑指出,做樣子給官交差是要的。其實官方規定越多,機會越好,她應要求多介紹說「你以為去小吃店是在吃…」。她應要求舉例介紹酒店成人遊戲:將酒由小姐陰部倒下,男人蹲下接喝;或換成女在男屌下,伸舌頭接酒…這種遊戲,就很耗時間;有些男人可能女體盛看多了,葡萄放在酒小姐胸前,玩裸體打高爾夫遊戲,用陽具揮竿把水果推到女人肚臍眼,搞這些有的沒的,多耗些時間,就多些錢嘛!

停車在臺北常被夾養眼廣告

停車在臺北常被夾養眼廣告

飯局小姐、酒店小姐,制服店、便服店、禮服店…五花八門的噱頭很多,但目前在酒店的消費一樣是由便服店稱冠,公關素質、外型、身材、氣質、談吐都是上上之選,絕對不會看到恐龍,其次是禮服店與制服店,其實靠聲色的刺激填補空虛寂寞,最後結果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享受的內容不一樣而已。都會男女,要享受這個極樂的禮遇,小心不要迷失自己啊!(全文完)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