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都會男女(2)酒店小姐《為著十萬元》

【陳龍禧專欄】都會男女(2)酒店小姐《為著十萬元》

by phoenix
《為著十萬元》是首淪落風塵很悲情的臺語老歌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資深媒體人,文化大眾傳播系畢業,旅居美國鳳凰城)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臺灣有個黑白兩道都寄生酒店、特殊小吃店,很奇怪的社會現象。謝姓副總媽媽桑表示,經營KTV酒店,需要有黑道圍事,也需要向白道友善,這樣才能維持恐怖平衡。但是早期酒店公主、小姐是自己找自己管理,現在已經有專門幫忙物色酒店小姐的經紀人,因此,當年常為遊說酒小姐下海一個頭兩個大,如今這是經紀人的事,媽媽桑就不必從茫茫人海撈針了。

臺語歌《舞女》又稱酒廊情歌。

臺語歌《舞女》又稱酒廊情歌。

謝媽媽桑回憶說,酒店小姐收入高,但很少存錢,像我們以前賺錢會買房子,現在小姐亂花,根本不懂存錢。我常覺得,只要踏入這行人生就完了,很少有一個嫁得好的。所謂「龍交龍鳳交鳳…」很多現在小姐交的男人都是不上班的混混,少有看到一個正常的。謝媽媽桑說「曾有小姐上班上到一半要去救男友,他在賭場賭輸沒錢付賭金,若她不送錢過去手就要被剁了。」我曾問她:「男友都不養妳,妳還跟他在一起?」她回說「他很愛我耶,我也很愛他,以後要嫁他。」

男人啊口袋有錢頭就不聽話了。

男人啊口袋有錢頭就不聽話了。

民間有句俗語「男人有錢就學壞,女人學壞就有錢」。謝媽媽桑認為「此言極富哲理,可列為八大行業教戰手冊的第一條。現今社會,笑貧不笑娼。酒店小姐會利用美貌、女人的特性,賺取更多的錢財,不過,男人如果沒有非分之想的話,女人也不會得逞的。一個錢字和一個壞字,把男人的口袋與女人的褲帶,詮釋的惟妙惟肖,堪稱語錄經典。」

媽媽桑強調在這人性泯滅,道德淪喪的社會,性事無忌,唯錢為尊。男人只要口袋有錢,就能輕易解開女人的褲帶,套用一句時髦官話,就是「人與人的聯結、零距離接觸、無縫隙接軌」。謝媽媽桑說「很可惜酒店小姐、公主,在那燈紅酒綠、歡場無真愛的世界,很難遇到正常好男人。」她分析「紅牌酒店小姐大概可以12-18萬/月,就算她懂得賺到錢就離開,找個好男人嫁了,可是對方一個月才賺5-6萬,她想喝下午茶、洗三溫暖、做臉,這樣夠嗎?

《伊豆的舞女》是川端康成寫的小說。

《伊豆的舞女》是川端康成寫的小說。

《為著十萬元》以前是描述為錢被賣身的臺語老歌,如今從事八大行業,一個月要賺十萬元是簡單即可輕易到手。「錢」可讓多少原本不相愛的人睡在一起!幾頭牛可以耕一塊地,但一頭牛想耕幾塊地卻是不容易,這就造成了女人變壞就有錢的現象。自古以來都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女人為了錢而獻身,男人為了色現錢,依照現行法令,除了違背道德,只要不礙到誰,就是「互利互惠,雙方共贏!」

山口百惠演唱《伊豆的舞女》。

山口百惠演唱《伊豆的舞女》。

日本首位諾獎作家川端康成代表作《伊豆的舞女》,在單親家庭長大的私生女山口百惠,她早嘗到生活的艱辛,演舞女扛起了生活重擔的角色,伴隨著哀婉動人的歌聲,浸潤著物哀之美的故事,入木三分令人動容;有一首臺語老歌《為著十萬元》,是為錢淪落風塵很悲情的歌;另一首《舞女》「打扮著妖嬌的模樣 陪人客搖來搖去…不管伊是誰人…啊… 誰人會凍瞭解做舞女的悲哀…」酒店小姐、公主都是為了錢的心酸,謝媽媽桑說「歡場無真愛,還是得強言歡笑。」道盡了成人世界兩性間的虛假。(待續)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