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敗台惡犬的骯髒媒體操作

【翁達瑞專欄】敗台惡犬的骯髒媒體操作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敗台惡犬,大概指的就牠了?(圖:每日頭條資料照)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我一向主張評論文章不需使用重話,把道理講清楚即可。這篇貼文的題目用了重話,包括「敗」、「惡」、與「骯髒」等字。斟酌再三之後我決定不更改,因為沒有這幾個字,我無法把道理講清楚。

事情經過

前幾天,多家媒體刊登一則新聞,內容是前外交官劉仕傑怒告翁達瑞抹黑,且檢方已證實翁達瑞就是台籍教授陳時奮。這些媒體大都立場偏藍。

媒體引用劉仕傑臉書貼文的報導。

媒體引用劉仕傑臉書貼文的報導。

媒體新聞只有一個來源,就是劉仕傑的個人臉書。怪異的是,劉仕傑的貼文只附一張士林地檢署的信封照片,沒提供任何檢方證實翁達瑞身份的證據。

劉仕傑透露檢方認證翁達瑞身份的臉書貼文。

劉仕傑透露檢方認證翁達瑞身份的臉書貼文。

劉仕傑提告翁達瑞發生在二月份,媒體的消息來源也是他的臉書。當時劉仕傑分享了訴狀截圖,但只有第一頁,提告的罪名是「妨礙名譽」等案。

劉仕傑公開對翁達瑞提告的臉書貼文。

劉仕傑公開對翁達瑞提告的臉書貼文。

劉仕傑把他提告翁達瑞的理由,放在另一篇貼文,其實就是一句話:「劉仕傑從未擔任過任何公職。」翁達瑞曾這麼描述劉仕傑,被劉仕傑視為不實的誹謗惡意,因為劉仕傑曾擔任公職超過十年。(附圖四)

劉仕傑說明提告理由的臉書貼文。

劉仕傑說明提告理由的臉書貼文。

翁達瑞如此描述劉仕傑,是為了提醒趙怡翔不要交錯了朋友,因為「劉仕傑從未擔任過任何公職」,卻已經遊走三個政黨。從前後文判斷,翁達瑞指的是「民選」公職,但漏列了這兩個字。劉仕傑揚言提告後,翁達瑞已在貼文補上「民選」兩字。

翁達瑞漏列兩個嘴被劉仕傑提告的臉書貼文。

翁達瑞漏列兩個嘴被劉仕傑提告的臉書貼文。

檢方角色

對這件官司的最新報導,各家媒體皆宣稱檢方證實翁達瑞就是陳時奮,雖然使用的文字不盡相同。我仔細閱讀劉仕傑的貼文,就是看不到檢方有扮演任何角色。

經過幾天的追查,我大致了解整個輪廓,包括劉仕傑的操作手法:

在劉仕傑的訴狀第一頁,被告是「翁達瑞」,下方被加註「筆名」;被告住址則是「待查」。按正常的訴訟程序,若被告的身份與住所不詳,原告應到警察局報案。待被告身份與罪證查明之後,警方再將案件移送地檢署。

劉仕傑提告翁達瑞的訴狀第一頁。

劉仕傑提告翁達瑞的訴狀第一頁。

劉仕傑沒向警方報案,反而直接到地檢署遞狀提告。照理說,地檢署不會受理被告不詳的訴狀。士林地檢署同意收件,表示劉仕傑承諾會補足被告的資料。

遞狀後,劉仕傑開始尋找陳時奮的個資,因外界謠傳翁達瑞就是陳時奮。儘管劉仕傑無法確認傳言是否為真,他還是將取得的陳時奮個資補交檢方。劉仕傑要取得陳時奮的個資並不難,因為陳時奮經常返台講學,不少機構持有他的個資。

劉仕傑補足被告的姓名與住址後,士林地檢署發現對本案無管轄權,因為陳時奮的住址在另一個轄區。把案件移出的同時,士林地檢署給劉仕傑發了通知。劉仕傑把信封的照片也貼在臉書。

劉仕傑分享的士林地檢署通知信封。

劉仕傑分享的士林地檢署通知信封。

劉仕傑貼出的信封照片,案件編號顯示這只是個「他」字案,就是犯罪事實不明,只有關係人,還沒有被告的案件。多數「他」字案都行政簽結,絕少被檢方起訴移送法院。

劉仕傑提告翁達瑞惡意誹謗,屬犯罪事實不明的「他」字案,士林地檢署不會幫忙查證翁達瑞的身份,更不會對劉仕傑證明翁達瑞就是陳時奮。

劉仕傑把陳時奮的個資交給檢方,士林地檢署再根據劉仕傑提供的資料,把案件移交有管轄權的台北地檢署。只是一個單純的「移交」動作,卻被劉仕傑扭曲為檢方認證翁達瑞就是陳時奮。

在補足被告資料時,如果劉仕傑給的是韓國瑜的個資,案件也會被移交雲林地檢署;如果劉仕傑給的是顏寬恒的個資,案件也會被移交到台中地檢署。按照劉仕傑的操作手法,翁達瑞的本尊也可以是韓國瑜、顏寬恒、或任何劉仕傑想要連結的人。

劉仕傑自知沒公信力,只好拉檢方下水。為取信記者,劉仕傑在貼文故弄玄虛,除了張貼地檢署的信封照片,還刻意標示士林地檢署。為了規避法律責任,劉仕傑模糊貼文的內容,關鍵句子不是沒主詞,就是使用被動式。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骯髒操作

劉仕傑的操作是為了傷害我的公信力,降低我對藍營政客的批判力。劉仕傑的操作手法骯髒,理由如下:

一、劉仕傑小題大作,把我漏列「民選」兩字誇大成惡意誹謗,大張旗鼓在私人臉書公開對我提告。

二、劉仕傑明知勝訴機會微小,卻仍執意提告,企圖讓我身份曝光。劉仕傑提告的理由是維護言論自由,但他用濫訴逼迫筆名作者現身,這才是對言論自由最大的傷害。

三、劉仕傑污名化筆名作者,墊高自己的道德高度。針對訴訟中的案子,劉仕傑在臉書做對自己有利、但沒有根據的陳述。這種用真名講假話的行為毫無道德高度可言。

四、劉仕傑把犯罪事實不明的他字案,操作成重大刑事告訴,開私庭對翁達瑞未審先判。劉仕傑自稱是惡意誹謗的受害人,但他毀人名節的手法遠比文字疏漏嚴重。

五、劉仕傑把話塞進檢方嘴巴,盜用檢方的名號增加自己的公信力。劉仕傑把翁達瑞連結到陳時奮,然後在臉書故弄玄,讓外界誤認這個連結有檢方認證。劉仕傑讓司法背黑鍋,就算沒刑責,也有道德瑕疵。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結論

劉仕傑骯髒的媒體炒作,在藍營的同溫層算成功,但這對翁達瑞無傷,因為藍媒的受眾本來就討厭翁達瑞。

自稱護台胖犬的劉仕傑,咬住台派學者漏列的兩個字,濫用司法程序為選舉造勢。劉仕傑骯髒的媒體操作,明理的綠營支持者不會買單。

劉仕傑操作媒體打擊台派教授,行徑如同敗台惡犬。我預測這場官司落幕時,付出慘重代價的不會是台派教授,而是敗台惡犬。

廣告AD--國立屏東大學 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

廣告AD–國立屏東大學,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主講,111-04-27與111-06-0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