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黃昏的故鄉》Vs.《白雲故鄉》(2) 余天受文夏影響走入歌壇

【陳龍禧專欄】《黃昏的故鄉》Vs.《白雲故鄉》(2) 余天受文夏影響走入歌壇

by phoenix
再遇臺灣「國寶歌王」文夏,查禁他唱的歌已是陳年往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資深媒體人,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文夏是1950,60年代的臺語歌手,本身就是臺語老歌,也是臺灣歌謠滄桑史最具代表性人物。有人形容他是「留聲機」時代的音樂人,是大半個世紀政治不正確,臺灣音樂史上的老前輩。他取父母開「文化布莊」、「文化裁縫班」的文化諧音文夏當歌手藝名;為了詞曲創作,他說「我常在填詞,想像自己是個眉頭緊皺的白面書生,憂鬱的在構思文章,為音樂而憂愁的人。」而取「愁人」為筆名。

早期失戀,後來禁歌,讓文夏心中充斥不滿。

早期失戀,後來禁歌,讓文夏心中充斥不滿。

以前日曲改填臺語詞的天王,曾出現一個「愁人」的神秘人。這「愁人」在文夏唱紅他寫的《南國賣花姑娘》後,開始寫下眾多以姑娘為題的歌。1966年臺灣設立加工出口區,鄉鎮年輕人口移往都市就業,「愁人」寫出不少以「小姐」為名的系列歌曲《剃頭、快車、巴士小姐》等;與男性有關的歌曲像《我是行船人》、《悲情的行船人》、《青春的行船人》等,只是「愁人」的身分在臺語歌壇始終成謎,直到後來實施著作權法,文夏才公開表示就是他。

穿紅色衣服的文夏在「四海同心聯歡會」獻唱時已經88歲。

穿紅色衣服的文夏在「四海同心聯歡會」獻唱時已經88歲。

早期文夏整理日本曲及日治時代臺灣本土作曲家的創作,將它們重新編曲翻唱,曲風多元,《媽媽請你也保重》、《黃昏的故鄉》等紅極一時的歌,都是經過他填詞詮釋後,再隨著他的歌聲傳遍臺灣大街小巷。文夏表示「我從小到日本唸書,到成為歌手後四處登台演唱,生活都像是流浪漢一樣,顛沛流離,很久才能回家探望親人。」因此,用歌詞寫下對於家鄉的思念,也反映了許多臺灣人出外打拚的心聲,用歌感動了無數聽眾,迄今依然。

文夏紀念專輯封面

文夏紀念專輯封面

《白雲故鄉》發表在在國民黨抗日年代,《黃昏的故鄉》則是剛敗逃到臺灣沒幾年,難怪兩首歌的待遇不同。1955年臺灣拍攝第一部臺語電影《才子西廂記》後,各類型的電影風起雲湧,臺語電影蓬勃發展,在電影歷史上風光近20多年,影片喜歡用流行歌當主題曲,影歌互相搭配關係密切,發展至後期,臺語歌唱片流行,當紅的臺語歌手成了電影主角,讓觀眾可藉由看電影,同時欣賞到歌手的影像與歌聲、歌曲。

國家電影資料館中「文夏四姊妹」。

國家電影資料館中「文夏四姊妹」。

文夏也從那時開始,跨入臺語電影界,前後主演11部,更開啟隨片登台的風氣。他的第一部電影《台北之夜》,創下當年最高票房賣座,當電影上映時,他帶著自組的「文夏四姊妹」隨片登台演出。但是,一場片廠大火,文夏所演的影片膠捲幾乎被銷毀殆盡,目前文夏主演唯一留存下來,只有《再見臺北》一片尚保存在國家電影資料館中。

文夏拍攝第一部電影《台北之夜》的宣傳照片。

文夏拍攝第一部電影《台北之夜》的宣傳照片。

據前同事王新牆說「當時紅透半邊天的文夏,吸引大批歌迷、影迷湧進電影院,只為了爭睹他的風采與聽他的歌聲。戲院門都被觀眾擠壞了。」尤其是暑假期間,他開車載著文香、文鶯、文雀、文鳳,從早場趕到午夜場,幾乎沒有時間休息,後來文香成為他的太太,她回憶隨片登台盛況說「那時候我們真是很風光,隨片登台的點子是文夏第一個想出。」文香不禁露出得意的表情。文夏表示,在大家騎腳踏車、摩托車的年代,他開著英國製白色敞篷跑車,在臺北一天要趕18場。上面載著「文夏四姊妹」,全省跑了11圈,說有多拉風就有多拉風。文夏補充說「余天就是看了我的敞篷車,才決心踏入歌壇。」

就在文夏主演臺語電影時,臺灣電視台成立,電視的魔力與觀眾在全臺急速擴張,國語歌唱節目在新聞局政策的主導下,成為臺灣流行音樂的主流,「群星會」就是國語流行歌活躍的舞台。在當時新聞局長宋楚瑜主導下,受語言及政治壓迫的臺語節目,規定一天只能在媒體上播兩次,在政策重重限制下,宣告臺語歌曲的凋零。(待續)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