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陳時奮教授的冷笑話

【翁達瑞專欄】陳時奮教授的冷笑話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陳時奮教授的冷笑話。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國內管理學界對陳時奮教授並不陌生。多年來,陳教授常回台講學,所以有留下一些傳說。其中之一和他的名字有關。

這幾天,不少人到我版面出征,直接稱呼我「食糞」,也就是陳教授的名字諧音。

據說有一次陳教授回台講學,自我介紹時在黑板寫了「陳時奮」三個字,台下爆出「噗呲」的笑聲。

陳教授回頭直接把話講白:「從小我就有兩個綽號。較客氣的同學說我是撿大便的『拾糞』,較惡劣的同學說我是吃大便的『食糞』!」

陳教授的臉上沒有表情,現場一片肅靜。

「名字的綽號是我出國留學的原因之一,因為我的英文名不會有不雅的諧音。」陳教授邊說邊在黑板寫「Shih-Fen Chen」。

陳教授繼續說:「到美國開始上課後,有個教授點名認識學生,輪到我時稱呼『Shi-Fen』。」

陳教授在黑板寫了「Shi」,然後說:「教授把『i』當長母音唸,聽起來就像『塞』,跟『Fen 』合起來唸,就是『塞糞』!」

台下學生無法忍住不笑,但陳教授還是面無表情。

笑聲止住後,陳教授繼續說:「教授問我她的發音是否正確。我告訴教授Shih的『i』是短母音。」

陳教授在黑板先寫「i」的英文字母,後面接著寫/ai/與/i/兩組音標,並解釋長母音與短母音的差別。

解釋完後,陳教授說:「教授一聽到我的糾正,脫口就說『Oh, it’s Shi』」

陳教授講完後,全班哄堂大笑,因為短母音的「Shi」聽起來就像「Shit」,只是後面的子音沒發出來。

這時,有位自稱客家人的同學舉手:「老師,『Fen』的發音在客家話也是「糞」的意思!」

「這是我的命,逃也逃不掉!」陳教授忍不住大笑。

收起笑容後,陳教授說:「父母給我陳時奮這個名字,含義很好,台語發音也沒問題。人家要叫我『拾糞』、『食糞」』、『塞糞』、『Shit』,或客家話的『糞』,那是他們的教養,與我無關。不過根據我多年的觀察,小時會用名字諧音取笑我的同學,長大後都是拐騙之徒。從不用諧音稱呼我的同學,後來都是正人君子。」

我很認同陳教授最後這段話。彭文正曾在他的節目中稱陳教授「食糞」,後來果然變成逃亡美國的通緝犯。

廣告AD--國立屏東大學 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

廣告AD–國立屏東大學,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主講,111-04-27與111-06-0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