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鄧鴻源專欄 » 【鄧鴻源專欄】澤倫斯基就是現代版的諸葛四郎

【鄧鴻源專欄】澤倫斯基就是現代版的諸葛四郎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和諸葛四郎搶寶劍的是「雙假面」,1959年開始連載的《大鬥雙假面》,也是目前唯一被改編成電影的諸葛四郎故事。(圖:自由時報∕童年漫畫提供)
鄧鴻源

鄧鴻源

鄧鴻源(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AD: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英勇令舉世讚揚,有如當年漫畫家葉宏甲筆下的諸葛四郎,因為他們都有一共同點,就是行俠仗義,為國為民的精神,不因惡鄰強大而跪地求饒,而是與軍民團結一致,英勇抗敵,保衛國家。

歌手羅大佑的《童年》一曲中所唱的「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說明葉宏甲的漫畫書,在1960年代曾風靡一時,給許多青少年帶來歡樂的時光,然而其背後卻有令人不知的辛酸和隱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KTOZmX2cE

諸葛四郎作者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說,《童年》的歌詞寫著「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其實是「美麗的錯誤」,《大戰魔鬼黨》雙方爭奪的是山寨地圖,《大鬥雙假面》才是搶奪寶劍,但他父親聽到這首歌仍然相當感動。https://ent.ltn.com.tw/news/breakingnews/2170130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AD: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其實當年他們爭奪的不是一支寶劍,而是一對龍鳳寶劍,握柄分別為龍與鳳的雕刻,都十分鋒利,如同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的倚天劍與屠龍刀,只要誰獲得其中一把寶劍,就可以稱霸武林,如果雙劍合一,就可以斬妖除魔,安邦定國。

葉宏甲漫畫的主角為四郎與真平,智勇雙全,斬妖除魔,教忠教孝,原本是許多中小學生課餘的最佳漫畫書,最後卻被國府新聞局以讓學生荒廢學業的理由查禁,如同後來的黃俊雄布袋戲一樣,很荒謬。https://youtu.be/A3jTGNmFgkY

葉宏甲是當時許多台灣年輕學子的偶像,筆者也是其中之一。記得小學時代,筆者每周四放學後,定時與一位謝姓同學到漫畫書攤報到。由於他家開工廠,比較富有,所以都是他出錢租漫畫書,我們常一起坐在小板凳看,看得津津有味,欲罷不能。

葉宏甲的漫畫書影響我日後的為人處事,做人要誠實、正直、光明磊落、不虛偽,凡事要能明辨是非,濟弱扶傾,捍衛正義,絕不向惡勢力妥協,還要有感恩的心,知道飲水思源,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葉宏甲心目中台灣人的精神。

目前澤倫斯基也是這樣的人,讓老弱婦孺先離開,自己家人與其忠勇部屬共同死守家園,絕不向侵略者下跪求饒,還屢屢重創俄軍,國民黨的兩蔣與連馬朱韓等人怎麼比得上人家的一根汗毛?

當年兩蔣與國民黨很孬種,逃難到台灣來,結果害得台灣人也要被中共威脅恐嚇,而當初教我們要仇匪恨匪的國民黨人,如今卻都變成舔共的狗奴才,很好笑,國民黨會令人瞧不起,實良有以也。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廣告AD:打貓鵝肉亭

當年葉宏甲之所以畫諸葛四郎,與曾經遭受國民黨迫害有關。在1950年農曆春節時,他去台北中山堂看畫展後,順便到鄕親家探望長輩,卻被埋伏的國民黨特務抓走,可能被人誣告為匪諜。其母變賣家產,託人打點營救,才把葉救了回來。

或許因這段「白色恐怖」經驗,當他日後以漫畫為生時,遂創造四郎和真平兩個忠義俠士,演出大戰「魔鬼黨」與「雙假面」等奸惡黨徒,可能是以自身經歷暗諷當時國民黨的惡政,同時也隱含鼓勵小朋友,要以正義為師,勇敢向惡勢力挑戰。

如今,已經有一些藝術工作者將諸葛四郎的故事以動畫呈現,並搬上銀幕,是現代青少年的福氣,只不過紙本漫畫書還是令人無限懷念,因為那是三四五年級生的共同回憶,其故事主旨都在闡明邪不勝正,而目前的邪惡勢力是誰,大家心知肚明。http://app2.atmovies.com.tw/film/fhcn98943231/

總之,我們要以澤倫斯基與諸葛四郎為典範,奮戰不懈,絕不向惡勢力妥協,如同當年對抗兩蔣與國民黨惡勢力的民主鬥士那樣英勇,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AD: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