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邱晨與我的連結

【翁達瑞專欄】邱晨與我的連結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當年在自立晚報刊登「槍下留人」廣告。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邱晨走了幾天,心裡有些話想說,但因其他議題一再出現,直到現在才動筆。

走過校園歌曲年代的人,應該都聽過邱晨寫的歌,但校園歌曲不是我們的連結。邱晨與我的連結來自一位死刑犯。

三十六年前,一位阿里山鄉特富野部落的十八歲鄒族青年,在台北犯下奪走三條人命的重罪。投案後他被判處死刑,被槍決時只有十九歲。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這位鄒族青年就是湯英伸,也是邱晨與我的連結。以下是我從未公開分享的故事:

我出生在嘉義山區,從小就有機會認識阿里山鄉的鄒族原住民。當年的阿里山鄉叫吳鳳鄉,鄒族叫曹族,原住民叫山地人,一般稱呼是「番仔」。

小時侯,我只覺得鄒族人的姓名很奇怪。他們的姓有湯、高、浦、石、杜、安等,名字常有「孝悌文武、英明忠勇」的文義。

我仍然記得的人名有湯光華、高明輝、安明山、高明美、浦忠成、石光文等。其中,高明美是高一生的姪女;浦忠成是現任監察委員,與湯英伸同屬特富野部落。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鄒族人本來就有傳統姓名,在日治時期被皇民化一次。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後,又把鄒族人的姓名漢化一次,而且手法粗暴。

如何粗暴呢?

當年國民黨派駐吳鳳鄉公所的漢人主管,直接賜予鄒族人漢字姓氏,還鬧出兄弟不同姓的笑話。鄒族的新生兒報戶口時,名字也被鄉公所的漢人職員拿來宣揚忠孝節義。

長大後,我才知道這叫「族群壓迫」。更多年後,我又發現傳統姓名被消滅,不是鄒族遭遇的唯一壓迫。壓迫鄒族的加害人也不只國民黨。

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在達邦部落設立「蕃童教育所」,老師由日籍警察兼任,透過「洗腦」與「警政」掌控鄒族部落。國民黨接管台灣後,沿用相同的手法掌控鄒族部落。

國民黨變本加厲,在吳鳳鄉設立民眾服務站,分化鄒族部落與進行政治偵防。為了阻止鄒族部落與外界的接觸,國民黨還設立「山防」,非族人要先申請「入山證」才能進入部落。

國民黨對鄒族的政治偵防嚴密。白色恐佈期間,鄒族菁英入獄與遇難的人數,居各族原住民之冠。高一生家族是例子之一。

直到今天,國民黨仍然掌控著鄒族部落,主要的工具有三項:地方公職、小學老師、加上警察。

國民黨利用公職收買鄒族人的效忠,包括鄉長、鄉代、與公務機關的約僱人員。透過民眾服務社的運作,國民黨選取鄒族青年免試保送師專與警校,畢業後再返鄉擔任「洗腦」與「警政 」工作。

九年國教實施後,大部份鄒族部落的小學畢業生,都到阿里山的香林國中就讀,少數家境好的會到嘉義讀私校。每一年的鄒族國中畢業生,有一位可免試進入師專就讀。湯英伸就是其中之一。

湯英伸進入嘉義師專後,表現不如師長的預期,不是課業成績不好,而是性格太過叛逆。這種性格不適合返鄉擔任「洗腦」幼童的工作。湯英伸被迫從嘉義師專休學後,隻身到台北打工。

湯英伸到台北打工的故事,因為太過悲傷,我就不再重複⋯⋯。

湯英伸犯案時,我剛從美國取得碩士返台不久。兒時目睹的族群壓迫,加上留美期間的政治覺醒,讓我對他的遭遇倍感同情。

湯英伸被槍決前幾天,下班後我如常買一份自立晚報。回家打開報紙,我看到「槍下留人」的全版廣告,列名的有學界、報界、與不同領域的人士。我期待事情有轉圜。

三天後 湯英伸被槍決了!

湯英伸出生在鄒族部落,從小經歷漢人的嘲笑、歧視、剝削、甚至壓迫。面對洗衣店老闆的壓迫時,湯英伸求救無門。最後他選擇用原始的方法討回公道,卻無法見容於漢人的社會。

湯英伸入獄後後,邱晨退出丘丘合唱團,來到特富野這個鄒族部落,吸取湯英伸的生命元素,發行特富野專輯,喚醒社會大眾對原住民困境的關注。

湯英伸被槍決後,我透過郵政劃撥捐了三千元。生平第一次,我為社運議題採取行動。接著幾年,我開始關注台灣的社會議題,偶爾會在場外加油。

隨著我在企業界的職位升高,我發現我無法再兼顧「企業利益」與「個人良知」。在三十五歲那年的春節,我決定離開企業界,轉入不需犧牲個人良知的學界。

邱晨離世的新聞勾起我這段前塵往事。湯英伸讓邱晨從音樂人變成社會運動者,也讓我從經理人轉變為社會關懷者。

這是邱晨與我的連結!

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廣告:2022創意漫畫家讀書會導讀計畫表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