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影劇 » 影評 » 【翁達瑞專欄】為何我逆風譴責史密斯?

【翁達瑞專欄】為何我逆風譴責史密斯?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3月28日奧斯卡頒獎典禮,主持人開了威爾史密斯太太的玩笑,史密斯感覺受到冒犯,上台打了主持人一巴掌。(圖:分享自網路)
翁達瑞FB

翁達瑞FB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3月28日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主持人開了威爾史密斯太太的玩笑,埋的梗有關她罹患的掉髮疾病。史密斯感覺受到冒犯,上台打了主持人一巴掌。

針對史密斯的護妻舉動,台灣的網路一片叫好聲,我卻逆風貼文譴責他的暴力。我不只不同意史密斯的暴力,我還拿他的行為和俄羅斯出兵烏克蘭類比。

我的貼文吸引數百則留言。雖然我試著逐條回覆,但零散的回覆缺乏系統論述。在這篇貼文,我要解釋為何我逆風譴責史密斯。

提出我的論述之前,我要先表達我對「暴力」的反對。暴力是強者的特權;反對暴力就是保護弱小。不管是人與人或國與國的交往,我都無法接受「以大欺小」的暴力。

保護弱小的最佳方法就是建立遊戲規則。在國際法的領域,「領土主權」是保護小國免受大國侵略的基本要件。除非有國際法的授權,大國不能任意出兵侵犯小國的領土主權。

在文明的法治社會,「身體主權」也是保護弱小免受強者欺凌的要件。法治國家有法律禁止私刑,特別是施加在弱者身上的肢體暴力,因為私刑侵犯他們的身體主權。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身體主權是西方社會的觀念。當嬰兒脫離母體那一刻,他(她)就擁有不可被侵犯的身體主權。父母暴力管教子女屬公訴罪;未經小孩同意的肢體接觸也有違法之虞。

史密斯對主持人施暴,侵犯他人身體主權。俄羅斯出兵烏克蘭,侵犯他國領土主權。雖然施暴與出兵都有理由,但他們的理由經不起法治的檢驗。

我先從史密斯講起。史密斯打了主持人一巴掌,就是所謂的「私刑正義」,違反美國的法律。如果受害的主持人提出告訴,史密斯難逃牢獄之災。

既然如此,為何網民一片叫好?多數人的觀點都是主持人言語霸凌在先,史密斯護妻出手教訓對方剛好而已。這樣的觀點經不起邏輯檢驗。以下是我的解釋:

法治社會有個共同點,那就明定罪行種類與相對懲罰。如果法律規範有疏漏,文明社會還有倫理制裁,包括輿論與道德譴責。

如果主持人的言語霸凌已經觸法,史密斯應尋求法律途徑找回公道,不應動用私刑。如果主持人沒有違法,史密斯還可發動輿論與道德制裁,一樣沒動粗的必要。

史密斯衝上台賞主持人一大巴掌,等同建立一個「罪行與懲罰」的相對關係:若有語言霸凌他人老婆的罪行,加害者就要接受丈夫打一巴掌的懲罰。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在執行「私刑正義」的過程 史密斯一人分飾多角:

1)史密斯是立法院,除了禁止語言霸凌他人老婆的罪行,還定下由丈夫賞巴掌的懲罰。

2)史密斯是檢察官,當場起訴主持人言語霸凌他人老婆的罪行。

3)史密斯是法官,當場判決主持人犯了言語霸凌他人老婆的罪行。

4)史密斯是法務部,對主持人執行言語霸凌他人老婆的懲罰。

在文明的法治社會,不論史密斯的太太遭受多大的語言冒犯,史密斯都不能動用私刑尋求正義,因為「私刑正義」是一個人說了算,不受法律的制約。

我先前提過,暴力是強者的權利。史密斯敢公然走上舞台賞主持人一巴掌,他心裡應該算準主持人不敢還手。就算主持人還手,史密斯大概也不怕。

如果語言霸凌的人是阿諾,也許史密斯照樣上台討公道,就算挨揍也無所謂。另一個可能是史密斯只會在台下乾笑,不敢上台對阿諾動粗。如果昨天主持人還手,而且還把史密斯痛打一頓,我不知網民會如何反應?

暴力是強者的特權,也適用在國際紛爭。俄羅斯出兵烏克蘭,藉口是烏克蘭把加入北約寫入憲法。中共武力威脅台灣不能獨立,也是為出兵找藉口。兩者都是以大欺小,強國自己製造出兵的藉口。

以大欺小的國家暴力也沒有國際法的制約。俄羅斯出兵烏克蘭,普丁一個人說了算。中共要武力犯台,也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同樣的,史密斯對主持人動粗,也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不管個人或國家暴力,都無法見容於文明法治社會。史密斯動粗與俄羅斯出兵,兩者都有理由。在旁人眼中,他們的理由未必充份,甚至只是藉口。這種未經法律授權的暴力,不管個人或國家,都應該受到譴責。

我要提醒為史密斯叫好的朋友:如果有一天你不小心冒犯某個人,或某人看你不順眼,只要這個人找個藉口,一樣可以對你動粗。屆時,你就是「私刑正義」的受害者。

我逆風譴責史密斯,為的是保護你們的身體主權不受他人的暴力侵犯!

廣告--國立屏東大學 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

廣告–國立屏東大學,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主講,111-04-27與111-06-0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