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原住民歌手「萬沙浪」的星夢淚痕(2)

【陳龍禧專欄】原住民歌手「萬沙浪」的星夢淚痕(2)

by phoenix
萬沙浪的金典歌曲cd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資深媒體人,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戒嚴年代敢去中國發展的藝人不多,萬沙浪在臺灣忽然銷聲匿跡,開始很多人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以當時已逐漸放鬆赴中國探親來講,歌手在中國公開演唱,就像商人去經商投資,只要不太過張揚,政府也不可能去追究。但1988龍年,中國央視的春節晚會,他被安排以臺灣原住民男歌手身分登台,與中國女歌手合唱統戰歌曲《相聚在龍年》,在國內被封殺也算咎由自取。

萬沙浪的唱片封面

萬沙浪的唱片封面

春晚是有很多人在看的大節目,排唱的又是明顯的統戰歌曲,萬沙浪先是載歌載舞唱了《娜奴娃情歌》,隨後合唱《相聚在龍年》。唱兩首歌讓他在中國一夕爆紅,可是當年是國民黨反共年代,被視為投共的藝人,一去就不能再回頭,回國之路也因此斷絕,直到後來李登輝上台,國內形勢轉變,才有機會回來,可是從此在臺灣的演藝人生,色彩也變成黑白。

司馬三三初戀情人是當萬沙浪的小三

司馬三三初戀情人是當萬沙浪的小三

臺灣歌手去中國表演,就如同是一夜情,雙方天亮後就分道揚鑣,從此也無須往來。萬沙浪上中國春晚舞臺後爆紅,在中國知名度大開,原以為可就此一帆風順,畢生積蓄拿去投資,全都被中國人騙走,據說被騙光又無法回臺灣,經常藉酒澆愁。後來政府禁令解除,從中國回臺國內已經沒舞台,像以「龍的傳人」成名的候德建一樣,演藝事業就逐漸失色,就此一蹶不振。

臺灣的國民黨政府,受到當年黑名單不讓臺灣人回國的教訓,李登輝讓投共藝人回臺,是基於人道立場,但所掌握的影視媒體仍舊全面封殺,自此萬沙浪不僅演藝事業跌至谷底。根據他前妻2004年指出,當年萬沙浪20年荒唐不顧家,他去中國她只好離婚,帶著1子3女4個小孩遠走高飛,移居美國,從此斷了聯繫,真正是妻離子散,家庭及事業雙雙失利。

萬沙浪想重返演藝圈困難重重,但噩夢並非就此結束,他後來創作多首歌,未料唱片出來,竟沒有名字,因而心裡很嘔,在家中喝酒消愁,造成1997年在臺東的松竹園餐廳,不慎從樓梯摔下重創腦部,導致罹患失憶、智力退化到像幼童,連簡單對話都很困難,更不用說自理生活,子女及前妻聞訊置之不理,萬念俱灰的他一度動起輕生念頭,還好被女友從鬼門關救回,命運多舛,令人不勝唏噓。

司馬三三(右)接受記者陳龍禧專訪

司馬三三(右)接受記者陳龍禧專訪

藝人司馬三三的初戀是當萬沙浪小三。她說「萬沙浪發揮原住民音樂能量,加上能歌善舞的天性,終於有一天成為讓人引以為傲的影歌明星。雖曾賺了不少錢,不過容易賺豪爽花錢留不下。她覺得萬沙浪有祖先遺傳下來的天賦,對他來說唱歌就像呼吸、跳舞就像運動。事實上,歌舞本就是原住民日常生活、文化活動與心靈的一部分。」

在天性樂觀的原住民傳統生活中,歌舞本身就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活動,臺灣原住民生活的山林環境,可以在山林自由歌唱,有足夠的肺活量。萬沙浪具有原住民歌手粗獷、質樸,充滿了健康與陽光硬朗的形象。他自由的天性,奔放與豪邁的歌喉,曾為臺灣流行樂壇注入了新鮮的風格,如今老來又病又貧,晚景如此,實在是背體及不顧家者應引以為戒。

曾經紅遍臺灣,名噪中國、香港與東南亞流行歌壇,萬沙浪早期在臺北華陰街「金龍酒店」演唱,我在臺北市教育局負責演藝場所演出節目登記及查驗,知道他多次在「六福客棧」及違規營業的俱樂部違規駐唱,但並沒有取締。如今病體纏身,他早年低沉的歌聲,所唱《風從哪裡來》、《愛你一萬年》的豪氣,只能從飄渺的歌聲中追憶。(待續)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