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給中一中音樂老師的倫理課

【翁達瑞專欄】給中一中音樂老師的倫理課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台中一中音樂老師失控要求學生刪除報告內容,還想阻止學生錄影。(圖:by Ct Want/翻攝自youtube)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台中一中的音樂老師在課堂上激動飆罵,學生也不客氣回嘴。影片公開後,網路上有不同的看法:有人怪老師情緒失控,有人怪學生態度不佳。

要處理態度不佳的學生,老師有許多工具可運用。對我而言,只要出現師生互罵,就是老師失格,學生的態度反而無關緊要。顯然這位老師全無專業素養,需要我幫她上一堂倫理課。

我在北美任教近三十年。晉升正教授後,我經常受邀主持培訓班,與其他教授分享我的教學技巧。我的培訓班包括一堂倫理課,內容有三大要點:

一、換了位置不換腦袋

從小到大,我從未想過要當老師。取得博士後,我一直問自己,要如何才能成為優質的教授,但找不到答案。於是我反過來問,要如何才不會成為令學生討厭的教授。

這麼一問後,我得到很多答案。在台灣求學期間,我遇到不少令我討厭的老師,都是我的負面角色模範。只要避免重複他們的不良言行,我就不會成為學生討厭的教授。

簡單講,這就是「換了位置不換腦袋」的概念。這個概念還有另一個用途,那就是「易地而處」。

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服務的是別人家的小孩。每次走進教室,我都會問自己,是否願意讓家裡的小孩也來上這堂課。這樣的角色互換讓我誠實面對自己的教學品質。

讓家裡的小孩成為自己的學生,若我有任何顧慮,我一定會調整課程設計,直到顧慮消失為止。連廚師自己都不願品嚐的菜,當然不能端給客人吃。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二、教書是至高的特權

我任教過的大學,有兩所的學費超貴,入學的標準超高。家長支付高額學費,把人格尚在發展的小孩交到我手中,任由我形塑他們的思想,左右他們的未來。手握別人家小孩的前途,是作為老師至高的特權。

每次看到別人家的小孩專心上課,我心裡都會感慨萬千。若我把相同的課程傳授給家裡的小孩,他們只會當耳邊風。在我課堂殷切學習的小孩,在家裡也可能不把他們父母的話當一回事。

教書是至高的特權,伴隨的是無比的責任。為了不浪費家長的金錢,不糟蹋學生的青春,不辜負他們的信賴,我嚴格要求自己上課的言行。這種發自內心的敬業,讓我的教學工作更有意義。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三、為教學成效負全責

在我主持的教學培訓班,常聽到教授抱怨學生,內容繁多。我通常會送他們一句話:「將軍不能選擇士兵,只能運用現有的兵力打勝仗。」同理,教授不能選擇學生,只能盡力把現有的學生教好。

教師是課堂的主角,擁有許多可以改善教學效果的工具。縱使學生的態度不佳,老師也要反求諸己。對老師的努力與改變,學生會善意回應,最後形成正向的循環。這就是為教學成效負全責的意義。

老師把教學成效不彰的責任推給學生,等同放棄進步的機會。我看過不少老師,都到退休年齡了還在抱怨學生,而且內容千篇一律。這種老師終身不求長進,連教學成敗的責任都不願承擔。

看了中一中音樂老師上課飆罵的影片,我感覺教書只是她賴以糊口的工作,不是她選擇的志業,因為她連最基本的教師專業倫理都缺乏。

我希望這位老師有機會閱讀這篇文章。如果我的倫理課對她有啟發,就算現在才改變也不嫌晚。如果她仍然沒有體認,那就離開教書的工作,回家享受終身俸。

對這起師生互罵事件的處理,我感覺台中一中就是在和稀泥。教師缺乏專業倫理,校方要負一部分責任。在此,我宣佈放棄這篇文章的著作權,讓中一中影印給所有老師閱讀。

事發至今,我仍未看到教育部的態度。台灣的教師缺乏專業倫理,不會只發生在中一中。我呼籲教育部正視這個問題,也把這篇文章分發給各級老師閱讀。

這堂倫理課這麼好嗎?這是我的見證:

我在台灣接受的是威權教育。初到美國,看到校園的平等師生關係,我深感衝擊。取得學位後,我深入探究與體認教師倫理。這讓我順利融入美國的校園文化,在不同學校獲得多次教學獎。

附圖是最近獲得的教學獎,就讓我炫耀一下吧!

筆者最近獲得的教學獎。

筆者最近獲得的教學獎。

廣告--國立屏東大學 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

廣告–國立屏東大學,憲法與人權講座,黃炎東教授主講,111-04-27與111-06-01

您可能感興趣

1 留言

蔡宏達 2022/03/18 - 上午 11:47

不能以理性教育學生的師長父母,本就不足以為人師長父母。就以本人家庭經驗,夫妻2人對子女從未打駡,從小就以理教導。子女均能完好發展,完成大學教育及就業,本人夫妻也未曾被子女以暴力相向。如果親長能以理性之心對待學生孩童,相互之間必能融洽,又怎會有暴力?猶其是父母教師為成人,學生孩童為未成年、不能負法律責任的無行為能力人,相互間,長對幼不能論理,而是訴諸暴力,即使只是語言暴力,養成的孩童學生日後也將以暴力對待他人,則有何教育可言?所以台灣教育的問題在於父母教師的養成教育偏差,仍陷在認為可以「以力服人」的舊觀念中,造就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溫床。面對中國對台灣的暴力威脅,一些受了「中國黨」教育的人,卻存「逆來順受、息事寧人」之心,就正是明顯的例子。

回覆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