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治財經國際 » 國際 » 【鄧鴻源專欄】論良心與命令的天平

【鄧鴻源專欄】論良心與命令的天平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良心與命令的天平。(圖:本報合成∕原圖翻拍自熊貓辦公)
鄧鴻源

鄧鴻源

鄧鴻源(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廣告:夏洛特ai智能皮膚管理體驗店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烏蘇砲火很猛烈 某大學法律系吳老師要他的學生思考一個國際刑法的陌生課題:

假設俄國戰車開始侵入基輔,甲為俄羅斯戰車營長,乙為某輛T-90戰車戰車長,在朝總統府前進時,遭受民宅大樓的狙擊手狙擊。由於無法得知狙擊手位置,故甲即下令乙開砲攻擊兩旁民宅,以徹底摧毀所有可能埋藏狙擊的所在。

問:

(一)甲的命令有無不法?若乙有疑,該以如何的法律理由為拒絕?
(二)若乙基於軍人只能服從不能抗命之理,而開砲摧毀兩旁大樓,造成平民一百人的死傷。戰爭結束,乙立即退伍,並至荷蘭遊玩,但立即遭到荷蘭警方逮捕,並因此被起訴於國際刑事法院。你若為乙之律師,該如何為其為免責抗辯?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此事讓我想起發生在德國轉型正義的一項司法判決,就是辯論良心與命令的輕重。https://innews.pts.org.tw/video/MTEwNQ

在柏林圍牆倒塌後的1992年,一位東德士兵亨里奇被德國政府逮捕,理由是當年他開槍打死了逃亡的東德市民克里斯,成為殺人犯。在法庭上,亨里奇的律師為他辯解稱,他當年之所以開槍,是因為自己是一名士兵,必須執行命令,別無辦法。

然而法官賽德爾確認為,亨里奇律師的辯解相當無力。法官說:「作為士兵,不執行上級的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準是無罪的,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但你還是選擇打死了克里斯」。最終,亨里奇還是被判刑3.5年的有期徒刑。https://dafatis.com/%E6%8A%8A%E6%A7%8D%E5%8F%A3%E6%8A%AC%E9%AB%98%E4%B8%80%E9%87%90%E7%B1%B3/

亨里奇因為執行命令而打死了克里斯,他錯了嗎?被判刑,他冤枉嗎?用法官的話來說,亨里奇的對面不是敵人,是自己同胞,對不是敵人的同胞開槍並打死人,就是有罪,雖然他聲稱是執行命令,但仍然屬於犯罪行為。如此乙方律師只能徒呼奈何,能幫乙方爭取到有期徒刑已經不錯。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烏俄戰爭中,下令入侵烏克蘭的普京,與執行命令的各級士官兵,是否犯了殺人罪,大家心知肚明。為何已經21世紀了,還有人如此喪心病狂入侵他國造成大屠殺?有共產黨背景的人果真心黑手辣沒有人性嗎?馬克思怎麼有這些徒子徒孫?

同理,在兩蔣統治期間的台灣,尤其是228與白色恐怖,保守估計有數萬人死於非命,除了極少數匪諜外,90%以上是無辜的。除了兩蔣外,那些國民黨的幫凶,也應該如德國的轉型正義一樣被揪出來,並繩之以法,才有是非與正義可言。

當年美麗島事件,阿扁與謝長廷為被告當事人辯護,說他們是爭取自由與民主的良心犯,沒有拿武器叛亂,更沒有殺人,為何要被判死刑?軍事法庭後來分別判他們為有期與無期徒刑,受判無期徒刑的施某人,如今卻怪當年為他們辯護的律師群可能是國民黨特務,這樣的質疑是對的嗎?

施明德不責怪長期實施戒嚴並污衊他們為叛亂犯的國民黨高層不對,卻責怪為他們辯護的律師群可能是國民黨的特務,實在令人難以苟同。當年如果沒有這些律師群為他們辯護,他們後果如何,可想而知。

國共兩黨都說,老毛與兩蔣有過也有功,功與過可以相抵。若是如此,希特勒與史達林不也是可以功過相抵嗎?畢竟老希與老史曾經對他們的國家也有大功,不是嗎?其實對於所有受害者而言,誰會在乎加害者生前有多少虛有其表的勳章?

其實真正可以功過相抵的人應該是阿扁吧?因為他從來沒有迫害人權,更甭提殺人了,反而對台灣有許多重大民生建設,為何國民黨人說阿扁「貪汙」,罪大惡極,應該被關到死,卻奉殺人如麻與迫害人權的兩蔣為偉人?難道不很荒謬嗎?

國共乃一丘之貉,其掌權者都沒有自由、民主與人權觀念。如今兩蔣已經去「天堂」報到,台灣已經民主轉型成功多年,沒有人會再因言論或思想不同而獲罪,俄羅斯與中國等國家為何不也向英法德美等民主國家看齊,以共享世界大同與和平?

由德國法官對東德士兵的司法判決可知,良心高於任何政治命令,任何違反人性的命令,軍人可以抗命,如同當年德將隆美爾沒有遵照希特勒命令殺死所有被補的猶太人,只因隆美爾有軍人武德,不亂殺無辜,所以受到各國政府與軍人的尊敬。

總之,比較良心與命令,良心高於命令。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