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蔡玉真專欄 » 【蔡玉真專欄】我第一次聽到國民黨系統的企業社團開始說出「避開萬安演習」還問長老到底該「棄黃保蔣」?還是「棄蔣保黃」?

【蔡玉真專欄】我第一次聽到國民黨系統的企業社團開始說出「避開萬安演習」還問長老到底該「棄黃保蔣」?還是「棄蔣保黃」?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我絕對不會頭獎萬安!(圖:擷取自風傳媒)
蔡玉真

蔡玉真

文:蔡玉真(資深媒體人,今周刊行銷顧問)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從蔣萬安再次說出「名字是爺爺取的」,蔣萬安的「血統」,再次成為話題。

這些歷史,研究蔣經國、章亞若的歷史學家或資深媒體人都不陌生。

黃彭孝最近的「章友安」一說,很多人就在想,假如蔣友柏跳出來喊一聲「弟弟,來驗一下DNA吧!」,那蔣萬安到底該如何回應?

如果這一關沒有想清楚,那他爸爸章孝嚴在晶華飯店的精彩故事,也得想清楚,人家王筱嬋就說女主角不是她,她有護照為證。

好啦!看看孝嚴、孝慈的身世之謎,再看看「萬安演習」在台北市長這一戰,到底該棄誰保???

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機關報「法制日報」:蔣經國被騙慘了!(圖:黃澎孝臉書分享自風傳媒翻攝/蔣經國紀念圖書館資料照)

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機關報「法制日報」:蔣經國被騙慘了!(圖:黃澎孝臉書分享自風傳媒翻攝/蔣經國紀念圖書館資料照)

蔣經國為何終生不見孝嚴、孝慈?黃澎孝揭:他被章亞若騙了

秉哲 2022-02-13 17:51

前國大代表黃澎孝13日於臉書發文推論,前總統蔣經國終生不見章亞若的2個孩子章孝嚴、孝慈,可能與章亞若改名前所涉及轟動一時的緋聞有關。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日前於臉書宣稱,自己的名字是前總統蔣經國所取,遭前國大代表黃澎孝質疑,並稱蔣萬安應叫「章友安」,讓蔣萬安的身世之謎再掀波瀾。對此,黃澎孝13日再於臉書發文推論,蔣經國終生不見章亞若的2個孩子章孝嚴、孝慈,可能與章亞若改名前所涉及轟動一時的緋聞有關,並稱蔣經國可能是幫別人「背了鍋」。

黃澎孝指出,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機關報《法制日报》於2017年12月6日刊載了1篇由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史研究中心教授龔汝富所發表的文章〈民國中葉的司法亂象——1936年檢察官張汝澄被誣嫖娼案〉,當時高院檢察官張汝澄介入了1起江西高等法院長和該院「錄事」緋聞所造成的命案,並被誣陷嫖娼,而遭移送國民政府「公務員懲戒委員會」。

蔣經國日記」內容不一定都是實話?!黃澎孝:雙胞胎的父親不是蔣經國就是郭禮伯。(圖:放言科技傳媒資料照)

蔣經國日記」內容不一定都是實話?!黃澎孝:雙胞胎的父親不是蔣經國就是郭禮伯。(圖:放言科技傳媒資料照)

文中說明,1935年12月24日,時任江西省新喻縣政府管獄員的唐英江,在南昌新旅社服毒自殺。該男還留下4封遺書,指控他的妻子章懋禮,不但「在家儼似國王」,而且出軌事實「筆楮難宣」。隔天江西《民國日報》以大半個版面刊登了這則消息;並將死者生前留下的4封遺書發表出來。揭露了死者是因怨憤其妻紅杏出牆並威逼離婚,他難忍其辱,因而以死抗爭。

文中顯示,當時輿論譁然,紛紛譴責死者妻子,即時任江西高等法院錄事的章懋禮,以及其外遇的權貴人物,也就是江西高等法院院長魯師曾。而唐家對於章懋禮與魯師曾當然是不依不饒的,於是1936年初,南昌群眾唐心遠等向江西高等法院檢察處狀告魯師曾誘姦女錄事,章懋禮也被夫家以「不守婦道,害死親夫」的罪名控告,而被羈押進了看守所。

文中也提到,這件轟動一時的緋聞命案,進入司法程序後,剛從天津調來江西不久的新手檢察官張汝澄,為唐英江屈死打抱不平,便秘密調查此案,而遭到魯師曾設局,被誣陷嫖娼而移送懲戒。後來國民政府「公務員懲戒委員會」雖做出了不懲戒的決議,但也順利轉移了「魯案」的焦點。而與司法院院長居正有同鄉之儀的魯師曾,也就在官官相護下,讓該案就此不了了之了。

然而,黃澎孝指出,撰寫文章的龔汝富與1939年的蔣經國一樣,都不知道這個緋聞命案的女主角「章懋禮」,後來在當時江西另1位權貴郭禮伯中將的解救下,逃過牢獄之災。並稱「章懋禮」改名為「章亞若」,悄悄避居400公里外的贛州。不但成為這位黃埔一期的將軍小妾,後來還因緣際會成為蔣經國的情人,生下章孝嚴、孝慈1對雙胞胎後,又不明不白的暴斃桂林,從而「名垂青史」。

黃澎孝表示,很多人都覺得很不解,為什麼章亞若死後,蔣經國終其一生都不見她所生的那2個孩子,但若從〈民國中葉的司法亂象——1936年檢察官張汝澄被誣嫖娼案〉所揭露的民國司法黑幕中真人實事的故事看來,就能合理的推論,章亞若死後,一定有人告訴痴情傷痛不已的蔣經國,有關「章懋禮」所涉及轟動一時的緋聞,以及她所曾劈腿過的江西權貴老爺們。(相關報導:蔣萬安得驗DNA證明蔣家血統?黃暐瀚斥可笑:難道要開棺檢驗|更多文章)

「蔣經國得知真相後,難道不會有受騙上當的惡感嗎?」黃澎孝質問,蔣經國得知真相後,還不免要倒吸好幾口冷氣,他與這樣1位聲名狼藉的少婦搞在一起,豈不是要讓全江西的權貴們看笑話?他難道不會既「後怕」又難堪,甚至腦羞成怒?因此,蔣經國若更進一步懷疑,章亞若在桂林所生的「孿子」,極可能是他幫別人「背了鍋」,不也是相當合情合理的推論?

針對蔣經國日記中文字記載知己好友王繼春時稱,「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黃澎孝則推論,這段日記一方面或許是對於章亞若欺騙他的反思,同時也寫出了他對章亞若所生孿子血緣的懷疑,「畢竟,以『章懋禮』周旋於權貴男人間的本事,她是否也曾和同樣是江西新建縣小同鄉的王繼春縣長,有過什麼樣特殊關係?這種可能性當然是存在的,我們總不能說是蔣經國胡亂栽贓的吧?」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郭禮伯(1905年4月27日-1978年2月14日)號君鳴 江西南康人 中華民國陸軍少將 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與章亞若關係[編輯]

1934年,郭禮伯(當時兼任「復興社」江西幹事會總幹事)與新喻縣政府管獄員唐英江的妻子章亞若發生婚外情,1936年,唐英剛與章亞若大吵後自殺,唐家直指章亞若不守婦道,逼死丈夫,將其扭送到治安機關進行法辦,經郭禮伯運作章亞若得以被釋放,此後二人開始同居。章亞若行事極為高調,被郭禮伯妻子得知,章亞若多次到郭禮伯家中與郭妻大吵,郭妻強硬面對,章始終未能獲得名分。1939年,郭禮伯即將調職帶家眷到重慶任職,無名份的情婦章亞若無法同行,便向蔣經國部下李以劻求助,請蔣經國幫章亞若安排工作;1940年下半年,章亞若開始和蔣經國交往,但仍在郭禮伯休假回贛州時保持原來的關係。根據郭禮伯生前的筆記,1941年章亞若懷孕後,首先告訴郭孩子是他的,郭禮伯當時已知蔣經國與章亞若有交往,所以無法完全確認孩子是自己的,郭禮伯考慮之後就跟章亞若說, 「等一、兩個月後再告訴蔣經國,明年三月生下孩子,就說是早產,讓蔣經國認定孩子是他的」[2]。後來,章亞若生下一對雙胞胎,即章孝嚴和章孝慈。

《蔣經國日記》1954年10月30日的記錄稱,章孝嚴、章孝慈是王繼春和章亞若的私生子,蔣經國只是在王繼春去世後代為照顧[2]。

相關新聞:https://www.storm.mg/article/3038972?fbclid=IwAR0m94fCypN0vOZ3e8NoxT8lRIxH3H11ccfKMYWATJ6qFunFq_7aBf8lxQI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