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Formosa Mission時代

【夏水小橋專欄】Formosa Mission時代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福爾摩沙使命時代(圖:word Press.com)
黃清雄

黃清雄

文:青椰(本名黃清雄,南投縣人,駐尼加拉瓜大使館參事退休後,從事台灣地位問題研究,在歷史文獻中,摸出台灣族群的祖國~東番國;之後涉獵台灣1960年代以來考古人類學研究的成果, 它打開了台灣海國五千年前的玉石文化,成為暢遊的先覺中一個凡人。)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綠椰灣道Fsa-039

⑴依據世局潮流,台灣政府派駐外國機構,可稱為Formosa -Taiwan Mission,以彰顯台灣海國的存在(presence)。二次大戰後,美國推來一團烏雲,就是蔣介石軍閥,蔣氏處于中土南京,台海興風作浪,猶如1297年元軍、也仿傚1721、1732、1787、1864清軍入侵,國民黨軍閥自基隆及高雄登陸,殺人滅戶盈野,甚至鐵幕統治,台灣變成了非法戰區戒嚴法地獄谷。有善心外國人士不忍卒睹,把這個地獄谷翻譯為「自由中國」(free China),麻痺美國人。美國國會議員看得鼻酸也有眼紅,想還我本色。1979年,制定「台灣關係法」,把偽裝的中華民國政府掃進垃圾桶。台灣故事演義第一回,台海烏雲黑心寇,鐵幕堆屍蔣難逃。

⑵台灣人民篳路遙遠,千山萬水伴孤影,七零八落國安在,回憶先賢和先烈,1788年群英王林爽文送北京成仁尚未立碑,大將軍兵官王勳為台灣拋頭顱,乃有宮廟居沙轆鄉海隅,1863年東王戴潮春就義未列史冊,1895年,台灣民主國獨立大元勳暨副總統邱逢甲氏默默逼隱外邦,尚無暇迎回;1945年8月,戰後台灣獨立新政府大統領林獻堂,被逼自行浪跡日本不歸。無論如何,台灣民主國1895年新憲文件確實存于各大國使領館文獻檔案,包括英荷德法美俄等國(附註:蔡英文的英國倫大博士論文當有論及)。

⑶確實之我主權,台灣民主國能擋拒列強條約(中日馬關和約、中日台北和約、中日和平友好條約),使中日兩國諸條約等同具文(徒有門面),而1971年聯大#2758號決議規範中國代表,終不觸及台灣。再看,1945年10月,狂夫蔣介石在偽中華民國史塗記「境外」中國戰區-台灣省,中國侵略之恥也。美國杜魯門總統大筆一揮,趁韓戰,暗中凍結台灣地位,如唱空城計,蔣氏如狼乘機坐大,偽中華民國憲法台北擺攤子,違反了國際法,也與聯合國憲章扞格不入,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只是一塊遮羞布(會員中華民國)。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⑷1952年,美蔣造假帳,搞中日台北和約,亂改台灣人國籍,中國人則謀將1951年萬國金山和約束之高閣。1978年, 日本抽身而去,阿婆浪港,與共產中國約定交往,蔣氏難民新朝仍肆虐未艾,蔣經國新霸主把反共迷思塗掉,改倡反攻復國,無異李後主的翻版,實則彼等持續踐踏台灣民主國而已,在其黨憲、黨軍及黨旗下,續詐騙台灣人民充當中華民國籍。

⑸1979年,美國以台灣關係法為新保護傘,掩護蔣氏難民政府,名義為台灣人民,卻模糊台灣海國的title,壓低為民主邦邑(Democratic governance)。蔣氏一團作梗,豈非美國的拖油瓶?那個紅樓歌姬(妓)團,遭小英追剿,仍做困獸之鬥。

⑹時局星移亦將物換,北歐立陶宛人敏銳的眼光洞燭機先萬里,向遠東台灣國民揮手。小英政府當以Formosa-Taiwan Mission回應,迎接Lithuania Mission。

並速立法恢復台灣人民的台灣國籍。

以上各情淺析台灣中興時代來臨,謹就教于方家。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