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C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 去支那化理所當然

【劉重義講堂】 去支那化理所當然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2019年1月9日由總統公佈實施的《國家語言發展法》。(圖:行政院全球資訊網)
劉重義

劉重義

文:劉重義(台灣民族同盟總召集人;曾任台灣科技大學兼任教授、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
(編者:請用台語讀,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去支那化是提升台灣社會文明水準和台灣民族素質必要的文化改造工程。支共綁匪國台辦最近講,台灣管理當局以《國家語言發展法》,將台灣本土語文列做國家語言,是想要「去支那化」的暗步。

國家語言發展法:https://www.ey.gov.tw/Page/5A8A0CB5B41DA11E/acb034c7-e184-4a39-be3f-381db50a6abe

赤藍心態的陸委會面對支共綁匪無聊的哭呻,竟然若像人的新婦仔,趕緊否認,解釋講:是要尊重台灣社會語言文化的多樣性,無所謂去支那化或操作文化國族認同的問題。這種縮頭縮尾的回應內容和態度,強化國際社會認定:台灣人自認是支那人,支共綁匪對台灣管理當局有干涉和指導施政的權利。

台灣管理當局會有意無意鼓舞支共綁匪軟土深掘,對台灣吼東吼西,著是因為赤藍心態的人繼續佔大部分的管理當局職位。這種人一般著是認同自己是文化上的支那人,所以,有意無意在回應,會附和支共綁匪的意識統戰,露出:台灣和支那仝文化仝民族。這種心態的人註定會予支共綁匪呷死死。這種赤藍心態的跤數,是生雞蛋無放雞屎有!

若真正有台灣主體意識的人在主持陸委會,一定敢回嗆支共綁匪:台灣社會去支那化,予台灣社會正常台灣化,是理所當然!支共綁匪若假肖閤加講話,真正有台灣主體意識的人主持的陸委會,著會當藉機會,進一步公開回應:台灣、支那一邊一國,台灣去支那化天經地義,無您兜的代誌!不斷藉著和支共綁匪言詞鬥爭中,公開明確強調咱的立場:「台灣呣是支那的一部份」、「台灣人呣是支那人」、「台灣前途只由台灣人決定」等。清楚反擊支共綁匪擴張主義的侵略藉口,是有力的反統戰。

在外來統治勢力控制下,比如獨立前的愛爾蘭、芬蘭、克羅埃西亞、波羅地海三國等等,外來強權攏採取語言壓迫,強迫使用外來統治勢力的語言和文字,正式公開場合禁止使用在地民族的母語和文字。因為這種來自外來統治勢力的壓迫,這寡民族攏經歷一段母語幾乎被消滅的階段,和咱台灣民族今仔日拄著的危機情況真仝款。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頂面講著這幾個民族,在勇敢反民族壓迫過程中,攏加減爭著某種程度的公共事務自主權。怹的本土政治勢力,甚至由外來統治勢力所操縱的傀儡仔管理當局,出自潛在的本土意識,攏敢掌握機會運用有限的自主權,去爭「本土化」,要求在地語言和文字在某種非官方場合可以合法使用,這攏是初期重要的民族民主鬥爭事項,續落著是進一步爭取設雙語教學,在外來勢力的監督下,努力恢復民族文化,教較真實的民族歷史。民族意識攏是按呢來加速生湠壯大,民族主義者嘛按呢漸漸成做本土政治勢力的主流,發揮推動民族主體性「去殖民化」的影響力。

舊年尾,《華爾街日報》在12月22登出駐台北記者的一篇報導,《支那壓力點著無意料的台灣語言復興》(Chinese Pressure Fuels an Unlikely Language Revival in Taiwan)。雖然表面上,逐濟人感覺台語強強要被消滅去。這位記者觀察著在地語言的復興現象,嘛是我這幾冬來在台北,有注意著的正面發展。我個人自2005轉去台灣,在台灣科技大學兼課教資訊科學,上課85%用台語,10%英語,十幾冬中間,咁哪有二個支那來的交換學生聽無退選,其他學生攏無問題,甚至有學生嘛用台語起來做期中報告。

雙連教會牛埔班的海報

雙連教會牛埔班的海報

舊年4月17,在台北雙連教會的牛埔庄講義所「台語羅馬字班」,邀請我去演講《台語佮台灣民族主義》。當我踏入大講堂,看著遐濟少年人自己付學費來學台語,我心充滿感動和希望。幾冬前,一擺坐公車,對面窗仔邊坐一個真優雅的少年女性,手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囡仔,沿途用台語給伊的囡仔說明路邊的建物和景色,囡仔嘛用台語回應老母。嘿是我到今在台灣公車頂看著上媠的一幅圖。

事實上,有在美國的語言學者,嘛特別有注意著台語復興的現象。一位在華府的教會會友,爸母是高雄人,本身是語言學教授,嫁一個原籍克羅埃西亞的美國人。幾冬前,我著注意著伊的後生和查某子,攏會當講逐純的台灣話。伊本人當然嘛是和阮講逐順的台灣話。這擺來華府閣遇著,才知伊根本是在美國出世大漢,予我真好奇問伊按怎學台語,閣按怎教伊的美國囡仔台語哩?伊拍開手機秀我真濟在台灣教台語的影視和台語戲劇節目,害我真歹勢,我舊年才偶然看著「台南妹仔講台語」這個影視。所以,顯然有真濟台灣人的努力,予台語復興的趨勢受著注意和重視。

台南妹仔講台語:https://youtu.be/tklHmPa9nuI?t=287

1988年愛沙尼亞新的共產黨領袖眉農哇拉斯(Vaino Valas),用自己的母語向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講話,伊公然棄用法定俄語的行動,捲起三國民族主義者的激動情緒。了後,蘇聯已經無法度阻擋三國恢復獨立的熱潮。世界民族解放運動的歷史,予支共綁匪對台語的復興真敏感,哭枵台灣本土語文列做國家語言是去支那化,因為知影台灣社會若充實台灣化去支那化,怹肖想併吞台灣著閣較無可能。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