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 » 【夏水小橋專欄】自古以來台灣、中國、日本鼎立

【夏水小橋專欄】自古以來台灣、中國、日本鼎立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自古以來台灣、中國、日本鼎立。
黃清雄

黃清雄

文:青椰(本名黃清雄,南投縣人,駐尼加拉瓜大使館參事退休後,從事台灣地位問題研究,在歷史文獻中,摸出台灣族群的祖國~東番國;之後涉獵台灣1960年代以來考古人類學研究的成果, 它打開了台灣海國五千年前的玉石文化,成為暢遊的先覺中一個凡人。)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廣告:無穹美食海陸餐 01

(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綠椰灣道 國際觀塔Fsa-021

⑴邱逢甲建立台灣民主國,是復國性質,結束殖民地時期,恢復原有台灣海國(東番國)主權。

⑵台灣海國的史蹟至少可追溯至宋、元朝時期的琉求國、明朝承認的東番國,世界大國包括中國(明朝)、日本、荷蘭等均維持官式雙邊貿易關係。荷蘭東印度公司持本國商務代表國書,與東番國麻豆大社、大肚王、卑南大王等簽署和約,在武威下暫代主權,作為保護國之類。1634年,駐熱蘭遮城商館官員Paets在燕京明廷表明荷方並無取代東番國之意圖,禮部同意荷蘭公司以大灣(大員)為存貨據點,與福建港埠交易,每年福建海道得核准2、3張船引(貿易許可狀)給

洋船(本國貿易船)赴東番國大灣、雞籠。這是一件涉及台、中、荷三國貿易關係的事蹟。

⑵十六世紀下半葉,日本商人在大員港協助大員部落(Tayouan,四社番社),設置簡易海關,抽進港稅,1601年,明朝中央密派沈有容帶21艘艦艇偷襲大員港的日本寮,目的是摧毀簡易海關(註:南宋的簡易海關稱為覺察构欄)。事畢回福建,受到輿論批判,指東番國非華夏版圖。此種侵犯事件,將讓福建漁船不敢進入大員港避風浪,甚至恐遭報復。

⑶台灣民族,在義軍統領邱逢甲(進士)帶領下,1895年5月15日,宣布獨立聲明–據為島國,23日,發布台灣民主國自主宣言,成立新政府,設議院(國會),並提出「草草憲法」,作為照會世界各國政府的附件,美國駐華公使田貝承認收到我民主國的照會。

日本違反國際法,強佔台澎,並不能取代我民主國主權。

⑷1895年5月23日,台灣民主國義軍大元帥邱逢甲在議院表明,為增強抗拒日軍入侵的力量,將萬名歸順的清兵改為台灣民主國國籍,歸順的砲營改升起黃虎國旗,包括在南部的黑旗軍,並禪讓民主國總統大位給舊巡撫唐景崧,應受議院監督,年號為永靖,邱氏貢獻給亞洲第一個民主國(Republic of Formosa),締造民主典範。25日,唐氏就職大典後,當日任命劉永福為民主大將軍,並指定為其本人總統職務結束後的繼承人。因此,副總統邱逢甲無任何權力,僅為原義軍統領,缺軍餉及新武器。

廣告:打貓鵝肉亭

廣告:打貓鵝肉亭

⑸未料強國權謀,中日兩國當局勾結,日本以武力推翻我民主國政府,中國清政府也以密電12道,拐誘中部棟軍6個砲營解散,統領林朝棟被誘潛逃到中國福建(請閱王穎:霧峰林家–台灣第一家族絕世傳奇,2009)。

⑹唐景崧總統急募廣東傭兵5、6千名趕來協助保衛首都台北城,惜因中國兩江總督張之洞等答允援助我民主國的軍餉數百萬兩銀,在上海或寧波裝船時,被李鴻章派系以假銀調包,當中國公船抵艋舺,卸貨時,發現很多假銀幣,當場等待領餉的廣東傭兵一片譁然,滿街丟棄假銀幣,新傭兵衝上船又搶又鬥亂跑,中國當局沒良心,臺北城軍紀無法壓制下來。

⑺中國戰敗卻決定迎合日本制俄,而蓄意讓中日兩國簽訂的馬關和約有殘象,造成內容矛盾,但中國不敢把和約漢文本公佈給世人;日本政府貼出日文版和約條文(規定中國將台澎主權讓給日本)。中國隱匿漢文本確認中國不具台澎主權條款的真相,(蔣毛二強人亦然)。日政府訓令台灣總督樺山資紀標記台灣為其殖民地。

⑻馬關和約漢文本內,中國招認清朝自康熙起管理台澎,台灣僅是其殖民地。馬關和約的殘象是中國一方持有的草簽本,全權代表李鴻章在該草簽本(日、漢兩種約本)正文上未簽字,也不蓋官印,因此草簽本無效,其附件英譯文同屬無效,而和約批准本無附帶英譯文本。

⑼1895年馬關和約的秘辛,是個潘朵拉盒子,大清帝國當局欺騙了台灣民主國。2012年夏月,蔣氏之國民黨籍總統馬英九鼓勵民眾到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賓館參觀展出的中日兩國和約文件,其實並沒有把故宮博物院保藏的馬關和約原件(含草簽本)拿出來展示給我們台灣人。該和約有多少秘辛應讓國人知曉,馬總統為什麼言行不一。馬氏只想扭曲和約真相,利于鼓吹「92共識」,絕口不提馬關和約不能約束台灣民主國的獨立。

⑽1951年簽訂了對日金山和約。其中,第二條乙項,有關台灣地位,依國際法「吾土吾民所有」原則(Uti Possidetis),台灣人才有話語權,其他國家不得干預或越俎代庖。契約神聖的原則是,不容懷疑其條文窒礙難行或不能執行(inexcusable),否則,此金山和約完全無效。中國方面,由蔣氏難民集團政權(refugee camp)自稱代表中國與日本簽訂金山和約的子約,聲明承認金山和約第二條乙項。但,1972年,美中兩國違反金山和約,公然勾結,張揚內容矛盾的上海公報(無具國際法效力),更惡劣的是,美中兩國縱容「偽中華民國」憲法及體制在台灣橫行,大玩領事法,1972年上海公報視為20世紀的「準領事法」,移花接木,企圖凍結金山和約第二條乙項。一連串的作為,其陰謀詭計是壓制、封殺台灣民主國。

廣告:望春風電子報廣告報價

廣告:望春風電子報廣告報價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