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下)

【陳龍禧專欄】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下)

by 邱筱凌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住在鳳凰城這種沙漠地方,冬天不會下雪,也不會太冷。這季節到阿拉斯加州Fairbanks旅遊,室外攝氏零下30幾度,能到「北方極地博物館」室內看展覽、欣賞影片,真是一大享受。

據博物館旅遊資料顯示,「142號巴士」歷史悠久,在1940年代被用於建築公司員工住所,1961年工地結束工作後便被廢棄,後來被徒步旅行者當作為避難所。雖然Healy鎮啤酒廠,在路旁放有當時拍攝電影用的道具車,做為觀光景點。讓想朝聖的人,不要千山萬里,跋山涉水,深入不毛,但大部分人仍不畏艱辛困苦危難步上荒野,就為一窺McCandless生活過的巴士。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館內販賣電影DVD,是由奧斯卡金像得主Sean Justin Penn執導,他拍攝這部電影前花了十年時間和原著家屬溝通,費時兩年才拍完。若從片名來看,可能會被認為這勵志感人災難片,美國電影直接用《Into the Wild》英文原名,臺灣的譯名《阿拉斯加之死》則非常藝術又哲學。電影描寫主角Chris McCandless,1992年24歲男子大學畢業,的拋下工作與前景,自華府到Fairbanks的Denali國家公園附近的廢棄巴士,4個月後被獵人發現陳屍巴士裡。他放棄世俗生活,單獨到地廣人稀的Fairbanks荒郊野外,住在一輛廢棄翠綠色142號巴士中的真實故事,那輛巴士也因此爆紅,吸引許多遊客到訪朝聖。

阿拉斯加自然資源局,為了有助於保存,也能和人們分享關於巴士的故事,尊重所有關於這輛巴士背後連結的夢想、死亡及悲傷。將那輛有傳奇探險色彩的「142號巴士」移至阿拉斯加大學展示。博物館導覽人員認為美國、臺灣及日本人看過電影後,旅行團紛至沓來,搶到現場看巴士朝聖,「在懷舊復古的逆襲時代,博物館最符合條件,確保能將這個具有歷史及文化意義的車輛保存在安全的場所,讓世人能充分安全並尊重地欣賞。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真實人物生長在富裕家庭,功課優異與乖巧聽話完全合乎「好小孩」定義,是常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父母親開一家與NASA有關的企業,是亞特蘭大名校Emory大學的優等生,成績可上哈佛法律系,有前程似錦的美好未來。畢業後卻拋下一切,捐出所有積蓄、甚至捨棄原名,自取「超級流浪漢Alexander」為名,身無分文前往他內心那個沒有權力、沒有金錢物慾的最後一片淨土-阿拉斯加,獨自過著荒野原始的生活,最後卻客死異鄉的故事。

「好學生、好小孩」也是有父母望子成龍的壓力。主角McCandless以好成績畢業,從他與父母親在餐廳用餐時不難發現,看著父母對他優異成績感到驕傲的表情,有強烈望子成龍的味道。人常會東施效顰,有樣學樣。在《Into the Wild》小說問世後,就首度引起社會大眾荒野流浪潮。只是一般環境下的流浪事小,類似北極那種動輒攝氏零下40度極端天候,要挺過飢寒交迫,豈是容易?有部分人對餓死在荒野這件事,產生正反兩面的評論與撻伐,癥結點在於「身上毫無分文,又未具備荒野求生能力,就擅自闖入,無疑是太小看大自然、愚蠢至極的行為。」現實上找尋真正自我的過程,還是要用智慧,才能去嘗試吧!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想瞭解神秘北極世界,到Fairbanks應是最佳去處。在當地偏遠的觀景小屋,有觀賞北極光絕佳地點;搭趟阿拉斯加特色運動狗拉雪橇,才知愛斯基摩人怎樣出門;到耀眼光芒的阿拉斯加大學「北方極地博物館」憑弔《Into the Wild》故事,才能感受北國永夜神秘面紗,瞭解寒帶生活者日子的艱苦;還有北極村「聖誕老人之家」,都是一生中值得去旅遊的地方。對我們生活在溫帶者來說,在徹骨寒風中看北極風情美景,人生能夠經歷一次就好了!

(完)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阿拉斯加fairbanks之「北極風情畫」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