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摩鐵戰爭》Motel在臺灣專題報導(4)

【陳龍禧專欄】《摩鐵戰爭》Motel在臺灣專題報導(4)

by 邱筱凌
Motel在臺灣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整天聽嗯嗯啊啊能不能靜心?叫床太大聲算不算噪音?」是個有趣的問題。有一個小學生,常被媽媽半夜的叫聲嚇醒,對於這叫聲到底要怎麼辦,小孩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新聞報導多了又怕會鬧出人命,只好在聯絡簿請教老師意見,沒想到老師批示「大概沒關係」,回家被媽媽看到後,叫聲果然有小一點,但後來還真是鬧出了一個小妹妹的命來。

有位單身男子,住家與Motel間只隔了約1.5公尺寬巷道,常常聽到汽車旅館傳來「嗯嗯啊啊」陣陣叫床聲,被吵得心猿意馬,晚上都無法入睡,打電話到派出所報案,警察認為這種噪音不歸警察業務,只好轉向環保單位求助,讓處理的官員很為難,只好請男子聽音樂、靜心。後來聽說透過朋友協調,Motel為敦親睦鄰,也加強隔音,才改善音量。

Motel在臺灣

Motel在臺灣

環保局官員表示,住離汽車旅館太近,常聽叫床聲很正常。但是這聲音要達到擾民的分貝,肺活量要很大才行。一對夫妻也因住家和Motel太近,常聽到叫床聲音很久,男子與妻子被吵得睡不著,兩夫妻也很佩服人家不知道是練了什麼功,真是持久有力又耐戰,也造成與老婆之間常有摩擦,經過妻子多次表達不滿,最後兩人請教老司機研判,才知道聽到的叫床聲,是入住客人收看電視的鎖碼A片聲。

所謂「習慣成自然」在Motel工作的人,聽到「嗯嗯啊啊」叫床聲,已經司空見慣,一位民進黨立委,在旅館遭男友暴打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有人認為房務人員沒有警覺性、沒協助報警很不應該。其實旅館房務人員,聽太多房間內的叫聲,已經是練到了充耳不聞、見怪不怪了。

Motel在臺灣

Motel在臺灣

臺灣Motel文化獨樹一格,吸引紅男綠女紛紛前往捉對廝殺,不論休息或過夜,大家尋求的目標一致—讓性愛更多一些刺激樂趣。一位家開Motel的朋友,從讀大學開始,每年寒暑假都在Motel打工玩耍,她的心得是與情人上Motel,男人基本上要比女人還辛苦,除了體力猛烈消耗外,還得應付女人敏感的神經,也因瞧多了男女準備去幹那檔事,無感被休。

因為常有偷拍事件的報導,有些人怕在Motel被偷拍身敗名裂,擔憂到好像得了一種「偷拍迫害妄想症」,業者表示,一進房間東檢查西檢查,或根本不敢開燈,黑濛濛做愛一整夜的大有人在,再不就是硬要兩人都戴上情趣面罩,搞得女友差點窒息。最不可取是有些人喜歡在Motel看A片模仿,希望身歷其境,卻忘記那影片是經過剪輯,自己以為可以東方不敗,要讓女朋友學女優叫床的聲音,搞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也是時有所聞。

Motel在臺灣

Motel在臺灣

「叫床啊!叫床」,在中國旅館Morning Call稱「叫床」,這可讓去中國旅遊的臺灣人常常誤會。如果是在Motel過夜的話,大家通常都希望睡到自然醒,最好是睡到櫃檯打電話叫床。業者說,女人認為最甜蜜的早晨,應該是被情人吻醒,然後再戰一回合;最討厭的是睡得正香甜,被男朋友不到八點就叫起床,硬是要把附贈的早餐券吃完,才肯再睡;有些人為了省電而去Motel過夜,冷氣一定開到最強,吹到流鼻涕、感冒也開心;還有要退房時,有些人跟十幾年前的觀光客一樣,一些備品都幹走,一副沒見過市面的樣子,實在沒品。

(待續)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