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藝文 » 太極文化藝廊 » 書圃玩意~邱朝輝書法展

書圃玩意~邱朝輝書法展

by Pedro
書圃玩意~邱朝輝書法展

(記者張三鋒、王復文/高雄報導)邱朝輝,現任高雄市中華書道學會、台灣書法學會理事,高雄市書法學會藝術顧問。自12月1日至12日於高雄市文化中心雅軒館舉辦 ⌈書圃玩意~邱朝輝書法展⌋。因應疫情環境無茶會、無開幕儀式,仍吸引許多書法愛好者前來觀賞,現場滿佈慶賀的花籃盆景,花香中綻露著這位低調的資深書法家的極佳人緣與書道友朋間濃郁的情誼。

展館飄逸著真善美的芬芳

展館飄逸著真善美的芬芳

邱朝輝自述,求學時不喜歡寫大小楷和週記作業,教書時為了排遣日夜間部銜接上課時間的空檔才開始臨帖,但並未甚解,直到參與中華書道學會後,在書法高手張順長的鼓勵敦促下認真執筆,追尋線條的質感,探索書法藝術。

邱朝輝創作於毛邊紙的書寫紀錄

邱朝輝創作於毛邊紙的書寫紀錄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邱朝輝認為不是外求立德、立功、立言,而是內省的真、善、美。書法藝術應該是有我有人,有人有我,兼容並存的民主生活方式和態度,绝不可強求一致,定於一尊,以致於摧毁掩滅書法藝術應有的豐碩性及展延性。在書法領域裡,臨寫是基本功,書法藝術的境界在於書寫的成品能否探索到作者深層的心歷路程,及其所願意賦予作品真、善、美意義的作為。

展覽主題:書圃玩意

展覽主題:書圃玩意

以作品(清江引)為例:紅麈「是」少「非」多,與我無涉,我不在乎,「屋」雖簡陋我滿足,堪住就不覺其小,惟當秋風小小吹來,驀然驚覺屋不但簡陋還破舊,情绪遂高漲到破表。轉折而下,想想要在山村小過活,但我還有老硯磨墨揮毫,雖是閒暇自渡,却也是作習中的大功課。悠遊之餘,偶爾抬頭望向疏籬外,玉梅三、四朵,最令人驚艷享受,有瞬間小確幸的感覺,這或為生活的意義所在~樂貧

閒雅有神與情託素豪的書寫奇趣

閒雅有神與情託素豪的書寫奇趣

邱朝輝在11月28日下午看到年中所臨懷素大字千字文帖,遂興起臨意而執筆為之,寫到冬藏時,驚覺寫過的畫面儼然是早年臨讀懷素自敍帖時驚艶的風景。筆頓之餘,深感被默化而不自知。這個巧合,這份流露,他更確認用心讀帖的必要。日前在臨寫黄山谷~李白憶舊遊帖時想著:臨寫和賺錢一樣,當然成绩愈好愈理想,而且永遠不可以捨棄。但是,賺錢不該成為惟一的目的,它只是手段,豐富生活的多彩多姿才是終極目標。臨寫是同樣的道理,不該是書法的惟一目的,也只會是手段,而研習書寫、創作書法作品的終極目標又在何處?他認為:這令人值得思量探尋的高深境界。

書法的內省境界:真善美的追求

書法的內省境界:真善美的追求

在書寫杜甫望岳時,詩云:岱宗夫如何,齊鲁青未了。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蕩胸生曾雲,決眥入歸鳥。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他表示:這首詩層次分明,每两句一段構成遠、近、凝、俯四望,來完成(望岳)。而杜甫望來望去的心境及心思歷程又如何呢?從詩的内文固然可理解其畫面和無盡的想像。若從書法面觀點,又要如何去表達這些畫面和想像呢?試着揣摩,就先寫出一幅,完成後,覺得(割)、(歸)兩字不够突顯,遂用淡墨修正遠望的描繪,重寫的結果:只見(神)、(割)、(歸)三字相呼應,且有第一行的淡枯陪襯,算是有達到書寫筆意,但行氣却因係第二次再複製式的書寫而略顯遜弱,他如此自謙的描述書寫時的景況與心情感受。

兩次書寫 杜甫詩 望岳

兩次書寫 杜甫詩 望岳

1942年出生, 1976年任教高雄市私立復華中學,1979年37歲開始臨習書法,1987年離開教職。2003、2005、2009 年分別參與了高雄市中華書道學會、台灣書法學會、高雄市書法學會的創會,擔任創會理事與歷任監事、理事職務。一路尋找寶藏近二十年,邱朝輝印證了書法有助長壽的說法。心靈有所寄託,精氣神能安寧,每當小有心得就雀躍不已,常保愉快心情。尤其近年領會寫意書法的樂趣後,更覺「我書故我在」,自由自在,無比放下,修身養性不過如此而已,故展名「書圃玩意」,只要能把握當下,開心寫就好。

邱朝輝老師歡喜地與第一批觀展道友及粉絲合照

邱朝輝老師歡喜地與第一批觀展道友及粉絲合照

 

4 留言
58

您可能感興趣

4 留言

陳勝德 2021/12/02 - 下午 1:13

讚!辛棄疾了

回覆
陳勝德 2021/12/02 - 下午 1:14

讚!三鋒兄辛苦了

回覆
廖志宏 2021/12/02 - 下午 2:03

Good job!

回覆
徐榮孝 2021/12/03 - 上午 12:01

大師書風飄逸,神采飞揚纸上,独特風範,令人景仰!

回覆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