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陳龍禧專欄】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by 邱筱凌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在華人世界留下了無數傳世歌曲,臺灣在國民黨執政的年代,禁唱很多歌,但是唯獨《在那遙遠的地方》、《在銀色的月光下》、《康定情歌》、《達坂城的姑娘」》、《掀起了你的頭蓋來》,這些由中國「西部歌王」王洛賓寫詞的中國民謠卻沒禁唱,這是特別難想像的禮遇,這位歌王靈魂深處的黃昏之戀,為相差30多歲的臺灣作家三毛,寫了一首《等待》的情歌,可能大家都沒聽過吧!

王洛賓,是中國著名的民族音樂家,如果對這名字陌生,也一定唱過或聽過他的歌。他的作品:《青春舞曲》、《虹彩妹妹》、《蔓莉》、《哪裡來的駱駝隊》、《半個月亮爬上來》等旋律優美的民歌,早在半個世紀前,只要是華人世界,就已傳唱大江南北,街頭小巷,應該也有唱過,唯獨寫給三毛的歌未公開。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等待》的歌詞「妳曾在橄欖樹下,等待又等待,我卻在遙遠的地方,徘徊再徘徊。人生本是一場迷藏的夢,切莫對我責怪。為把遺憾續回來,我也去等待,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你永遠不再來,我永遠在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愛。為把遺憾續回來,我也去等待,每當月圓時,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你永遠不再來,我永遠在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愛。」

王洛賓,本名王榮庭。24歲的成名曲《在那遙遠的地方》,是中國發射第一枚探月人造衛星,搭載上太空的歌,中國人認為,這歌是要送給逃避家暴,奔上月球嫦娥,和夙夜匪懈不停伐桂吳剛的見面禮。要愛撫慰他們兩位,千年孤寂的心靈。這首歌也是已往生多年,常四處飄泊,臺灣女作家三毛的最愛。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因為這首《在那遙遠的地方》,深深打動臺灣著名女作家,原名陳懋平、後改名陳平,筆名三毛的情懷。據她自述,自幼多愁善感、個性孤僻,她曾說,很多王洛賓寫的歌謠,一直伴隨她成長。文化大學哲學系畢業後,先後遊學西班牙馬德里大學文哲學院、德國歌德語文學院、美國芝加哥伊利諾大學,要從哲學的領域,探究宇宙不可知的神秘世界。

感情一再受挫,三毛在臺灣時,應文化創辦人張其昀之聘,在德文系及哲學系任教,也在政工幹校(今政戰學院)與實踐家專(大學)教課。她的感情世界很精彩,交過多個男朋友:在西班牙期間一名日裔同學、在德國期間一名後來成為外交官德裔同學、以及在美國一位臺灣留美博士生,但是最後全數均無疾而終。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1980年代,臺灣流行咖啡屋,三毛在「明星咖啡廳」認識一位畫家,因非常喜歡對方的畫作而答應求婚,遭到家人集體反對,她不顧眾多反對,堅決要與畫家結婚,直到要舉行婚禮,才發現了對方是有婦之夫。後來陳父鼓勵三毛與他一起打網球,在網球場上認識一位德國教師,兩人相識相愛,一年後答應求婚,沒想到兩人去印結婚卡,結果當天晚上,德國教師心臟病突發猝死,她傷心欲絕,服安眠藥自殺但被救回,幾年後三毛又因向洛賓老人表白無果,不久在臺北榮總自殺身亡。

卻在西班牙和荷西相遇,兩人一見鍾情,生死相許,一起流浪到非洲撒哈拉沙漠,共築愛巢度過六年甜美的時光。此時,她唱著《在那遙遠的地方》這首歌,橫度了撒哈拉沙漠,行旅天涯。寫下了一部充滿異國風情、膾炙人口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帶領人們騎著駱駝,開啟華人流浪文學的風潮。

白先勇認為,三毛寫的非洲沙漠故事,創造了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瑰麗的浪漫世界;裡面有大起大落生死相許的愛情故事,引人入勝不可思議的異國情調,因而成為臺灣許多青少年的偶像。可恨蒼天無情,荷西在一次潛水時不幸溺斃。三毛在「荷西我愛你」的書中自白,下葬時,她哭天喊地,雙手流血,刨著泥土,要將將荷西未寒的屍骨,再次擁抱入懷。這一段文字的敘述,感動了多少人的肺腑。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三毛的作品有「撒哈拉沙漠的故事」、「雨季不再來」、「夢裡花落」「哭泣的駱駝」、「稻草人手記」、「你是我不及的夢」等,一部部作品,充滿了異國的風情,在臺灣尚未開放出國旅遊的年代,倘佯其中,進入拉丁美洲的原始森林探幽。1981年11月,由臺灣《聯合報》贊助前往中、南美洲12國旅行半年,撰寫所見所聞《萬水千山走遍》。

王洛賓和三毛,一在中國新疆烏魯木齊,一在臺灣。兩顆孤星,各自在兩國的暗夜長空中熠熠發光。1990年,三毛赴新疆旅遊,以受朋友之託順便送稿費為由,一次拜訪孺慕已久的王洛賓,即迸發出愛的火花。王洛賓的兒子王海成說「當時,三毛當時和我父親兩人,只有兩三個小時的短暫交流,可能是父親的幽默和閱歷給三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

王海成表示,三毛第二次到新疆,就拎著大皮箱,裝滿了過冬的衣服,打算留下來長住,陪伴王洛賓。但從一下飛機就開始發生各種不愉快。他證實「三毛確實曾經熱烈追求過我父親,但父親一直都沒有答應。」王海成說,三毛對王洛賓早出晚歸,沒時間陪她很不滿,沒幾天就生病了,父親想她病中不宜吃太多,盛飯的時候就盛了小半碗,三毛就生氣大罵「你想餓死我啊!當晚就搬到賓館去住了。」

王海成說,他父親和幾個朋友特意去賓館看望她,三毛又當著外人的面哭訴「我只要你一個人來。三毛在新疆總共住了9天,當年12月,三毛給王洛賓寫了最後一封信,稱要和一位老友訂婚。沒想到隔年的1月,傳來了三毛自殺的消息,父親感覺很對不起她,就創作了那首寄給死者的戀歌《等待》。」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三毛《在那遙遠的地方》與王洛賓相遇

王洛賓的生命中曾有幾位女人,但都如草原的花,朵朵凋謝。三毛一生中,也出現過好幾位男人,但也都先後離她而去。兩個感情生活都不順遂,可以想見,都很坎坷的兩人,在皚皚白雪的天山下,在蒼茫遼闊的草原中,一定有說不完的話題。誰也料不到,年齡相差三十歲,又有才情的的兩人,一位白髮,一位紅顏,他們譜下了人生最後一段戀曲,寫下了一部淒美的愛情故事。

對歷盡滄桑的王洛賓,三毛送上門的愛哪能輕易相信?他參加8路軍,被國民黨認為是共產黨抓去坐牢3年。解放後共產黨認為他是國民黨又抓去監獄,他寫了一首歌頌偉大毛主席的歌「薩蘭姆毛主席」,薩蘭姆是新疆回民問安語,但卻被認為諧音是「殺了吧毛主席」,被判刑15年,總共在監獄的時間長達19年之久,全是音樂創作支撐他走過這最苦難的歲月。

三毛寫自殺前的信「親愛的洛賓:萬里迢迢,為了去認識你,不是偶然,是天命。無法抗拒的。…我回來了,閉上眼睛,全是你的影子。你無法要求我不愛你,在這一點上我是自由的…」可惜沒得到答覆,多情空留遺恨,結束了48年的芳華。據說王洛賓得知噩耗悲痛欲絕,寫下人生最後一首歌《等待》成了歌王的絕響,幾年後含悲而終,享年84歲。兩位感情都曾歷盡滄桑,一封信,一首曲,成為情感傳奇。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