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桃園大夫第

桃園大夫第

by 望小風
桃園大夫第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原先這是一座位於安徽黃山腳下的古宅,興建於明末清初。外觀看起來,已飽經歲月滄桑。當年,舊宅的主人,坐在大廳堂的太師椅上,呵呵笑看兒孫繞膝。怎會料到,數百年後,他的這座宅第,竟會飄洋過海,來到海角一隅,隱身在桃園蘆竹一處簡陋鐵皮工廠的後院。

人們來來往往經過蘆竹龍安路二段,很難察覺,馬路邊竟隱藏一座近四百年的古宅,它的名稱是「大夫第」。大夫,是古代的官職,秦漢隋唐時,有諫議大夫、御史大夫、和光祿大夫,地位相當崇高,後來每況愈下。到了宋徽宗時,稱醫官為大夫,沿用至今,人們仍稱醫生為大夫。到了明清時,大夫只相當於芝麻綠豆的五品小官。這是一個越做越小的官職,且大都沒有實權,只能過過當官的乾癮。

原先「大夫第」的主人,據老夫推測,可能是明朝末年的一位小官員,明清朝代更迭。大明王朝崩潰,清兵鐵騎入關,在那金戈鐵馬,鋒火連天的歲月裡,他棄官避禍,返回故里,不問世事,安享餘年。興建了這座白牆黑瓦,錯落有緻,氣派非凡的徽派宅第。

我穿堂入室,坐在堂屋的木凳上,邊啜飲著咖啡,邊傾聽一位年輕人講述這座古宅的來歷。他是現在屋主李先生剛從國外留學回來的么兒,小李眉飛色舞的說,他的父親幾年前到安徽經商,途經黃山腳下,無意中看到這座古宅,心情突然莫名的悸動,回台後,朝思暮想,魂縈夢牽,都是這棟古宅的影子。後來,又專程到安徽,和屋主幾度情商,一再央求。屋主見其意誠,終於忍痛割讓。於是僱工卸下古宅的一磚一瓦,一樑一柱,依序編號,裝船運回台灣。

大廳天井灑落下的陽光,映照在小李得意的臉龐上。他繼續說,為保持古宅的原貌,特地請安徽的老工匠,將屋瓦樑柱依序號組裝,花半年的時間,回復了原狀。最難得的是,整棟建築,不費一釘一鉚,全都是用幾近失傳的榫接工法。

我繞室三匝,欣賞雄偉的樑柱和栩栩如生的雕飾。想像這一根根的樑柱,當初是如何從北方的大運河運來,如何等待冬季大地結冰,再用騾馬車,一根一根的運到黃山腳下,又如何請名師巧匠,精雕細鏤天井和牆面的藻飾。

老夫徵得小李的同意,安逸的坐上這張太師椅,搖呀搖。思緒縹緲,遙想起當年的主人,遙想起孔子六十四代孫孔尚任的「桃花扇」。

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