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6)

【陳龍禧專欄】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6)

by 望小風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自從蔣介石敗逃臺灣,國民黨好像一遇到共產黨就矮半截。曾去過中國的黨主席連戰連敗;有如無脖熊之稱的吳伯雄,被利用過後回來被晾在一邊;馬英九一再向中國輸誠,也沒得到共產黨好臉色;洪秀柱這位只有「老芋仔」支持的主席,名字拆半就是「共乃主」去中國是連創黨總理都不敢提,還讓孫中山變成「革命先行者」。這個以前在臺灣作威作福的政黨,沉淪之快,如今己到日薄西山亡黨地步,果真是報應了「自作虐不可活」這句話。

臺灣人均知,國民黨的意識形態是:騎牆派、反民主、大中國、專制獨裁、打壓異己,只要意識形態不相容,人就犯法、歌就禁唱。情歌一定要含蓄,不能太刺激煽情或太哀怨,否則會妨害社會風俗、軍心渙散。禁到後來更是杯弓蛇影,連歌名不妥或作詞者去中國都禁。

國民黨到臺灣後,推出系列戰鬥文藝,還用反共、愛國、戰鬥歌曲鼓舞軍民士氣。有首反共軍歌《保衛大臺灣》是孫陵作詞、李中和作曲的殺氣騰騰之作,原被高度肯定,當重點教唱的軍歌之一。歌詞「…保衛大臺灣,保衛民族復興基地,保衛民主自由的樂園,萬眾一心全體動員,團結一致支援前線,打倒蘇聯強盜,消滅共匪漢奸,只有勇敢向前!敵人來一千,我們殺一千!敵人來一萬,我們殺一萬!完全徹底殲滅,絕不放鬆奸匪生還!殺盡共匪,打倒蘇聯!保衛臺灣,保衛民族聖地!反攻大陸,光復祖國河山!」沒料到共產黨順勢另創山寨版,歌名就用諧音「包圍打臺灣」,內容「我們已經無處後退,只有勇敢向前」被改為「你們已經無處可退,只有認命投降」。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中國是盜版王國舉世聞名。國民黨一遇共產黨就屈膝認輸,不是始自今日。臺灣原創的《保衛大臺灣》唱沒多久,很快就從三軍教唱,變成全面禁唱。難怪當時國民黨常被譏是「豆花車倒擔,一碗二角半」。反共藝文攻勢,遇到中國共產黨就屈服,軍歌、流行歌遭國民黨政府下令列為禁歌,直到故總統李登輝解除戒嚴,定調臺灣與中國「特殊國與國」,後來陳水扁總統「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關係,也對臺較有信心;如今「臺灣鐵娘子」蔡英文,反倒是最有Guts。

在「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視人命如草芥的蔣介石年代,「歌唱獄」輕則感化,重則死刑。《保衛大臺灣》作曲、作詞都沒追究,是異數中的異數。李中和後來任聯勤總部任藝工大隊長、國防部總政戰部藝工總隊副總隊長。1971年退役後至晚年,以創作佛教音樂為主。他和太太蕭滬音,兩人後來都是我在臺北教育局辦考歌星證的評審,其譜曲的《白雲故鄉》是考證指定曲之一。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有一首慷慨激昂的歌《命運靠自己創造》,歌詞:「天不靠,地不靠,本領最重要。有理想,有目標,努力向前跑。鼓動時代的高潮,開闢自由的大道;消滅那豺狼虎豹,命運靠自己創造。」歌詞被改成「天不靠,地不靠,跟著共匪跑。帶著槍,帶著刀,跟著共匪跑…」唱到最後也被禁,禁歌理由千奇百怪,從「文字獄」到「歌詞獄」只凸顯國民黨極權者沒自信,疑神疑鬼的心虛。

我大學教授「軍歌教父」黃瑩寫的軍歌《九條好漢在一班》:「九條好漢在一班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管它流血和流汗…」傳唱五十多年後,因班編制人數調整,現在歌名改為《英雄好漢在一班》。被稱為「共乃主」國民黨立委,曾反映「說幹就幹」歌詞不雅,但沒人認同,所以歌詞沒改。黃瑩寫的另一軍歌《我有一支槍》「我有一支槍扛在肩膀上…」被Kuso成為「我有兩支槍長短不一樣長的打共匪短的打姑娘慷慨激昂奔赴雞場衝鋒陷陣誰敢當…」也是沒改。

對照現在國民黨一些公婆、退將、反共團體「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長饒穎奇出席中國官方舉辦,慶祝「革命先行者」孫文生日,唱中國國歌都立正肅立,這個黨如今不但不反共,甚至投降與中共威權在一起,與當年要反攻大陸完全矛盾。戒嚴時代的戰鬥歌曲「七百萬人一條心!拿起武器上前線,殺盡共匪保家鄉,打倒蘇聯護國權!」真是可笑又可悲的「愛國」歌詞。

唱歌本是輕鬆的享受,但戒嚴年代的氣氛草木皆兵,「言論獄」、「文字獄」外,也不乏「歌唱獄」。早年曾有人,被指控在軍中編唱《為誰辛苦為誰忙》的小調,即被以「擾亂軍心」交付感化。雞毛蒜皮的細節小事,即使再怎樣可惡,也絕對罪不至死,然而這也正是白色恐怖可怕的地方。曾有判感化三年,上呈總統府,覺得判太輕,改重判十二年;再上呈蔣介石,又覺得太輕改判死刑。從感化變死刑,這是所見最誇張的加重判決。

民進黨臺灣民歌推手邱垂貞,在「美麗島事件」現場唱禁歌《補破網》、《望春風》被送軍法審判「歌唱獄」去綠島四年。唱禁歌的人有罪,寫的人,賣的人也難倖免。音樂大師蕭泰然,旅居洛杉磯期間和許丕龍聯合創作《出頭天進行曲》。這一首歌在1980年代響徹雲霄,參與街頭運動者無人不曉,結果當然禁唱,蕭泰然被列入黑名單到1995年才回臺灣。

臺灣早期歌壇,演藝事業的唱片業大本營是在三重。在戒嚴年代,出版唱片、戲曲風險很高,只能守舊不能創新。有唱片老闆因為翻製中國《花為媒》影片全部插曲,改名「四季花開」發行,內容與政治無關;只因是匪區出版,就被當局當成「匪劇」列禁,交付感化三年。

國民黨執政年代臺灣的政治空氣,就像現在北韓。表面上全國一致「擁護領袖、效忠政府」,其實軍民一片苦悶。剛到臺灣時老兵不准結婚、不准退伍,蔣介石「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和馬英九2008年競選政見「平均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成為世紀最大芭樂票。馬騙子還說633做不到要捐一半薪水也騙,尤其是由「衛臺反共」變成「賣臺親共」急速「傾中」,出賣臺灣主權,妄想反獨急統,令人相當憤怒與痛心。

因為臺灣女兵越來越多,馬英九曾要國防部更改以前軍歌《黃埔「男兒」最豪壯》…等男性歌詞,這位號稱「哈佛大學」法學博士的三軍統帥,竟然毫無「著作權法」觀念到此地步,結果國防部沒人願意犯法,歌詞當然至今未改。以前有老兵思鄉而想不開,被用《櫻桃樹下》的調子,改寫「那老兵一個一個樹上掛,那新兵一批一批回了家…」害《櫻桃樹下》冤枉變成禁歌。其實這種Kuso,如果國民黨政府聰明點,應檢討這種歌背後問題其實比「匪歌」還嚴重,但國民黨自己打了死結,一切靠禁唱及鎮壓解決,日久終究還是失去人心。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連軍歌都禁唱 談台灣禁歌傳奇

禁歌雖是小題,卻承載著政治、社會豐富的意涵,值得更深入探討。如今臺灣換黨當家,從戒嚴到民主,就是「唱歌權」從政府轉移到人民手中,臺灣人不會再因唱歌而被抓去感化、列入黑名單,甚至判死刑,確實就像太陽花的主題曲《島嶼,天光》了。

(系列完)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