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4)

【陳龍禧專欄】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4)

by 望小風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臺灣歷經日治,國民黨戒嚴及恐怖統治,臺灣人受苦受難,真是罄竹難書。禁歌這件事,到了後期改成出版以前審查,從1979年到1987年12月,每週審查一次要出版的歌曲,一共審查320期,受審歌曲超過二萬首。其中沒有通過的佔1/6,有930餘首歌遭禁唱,審查制度訂定只要有一人否決就禁,國語歌姚蘇蓉禁唱最多,台語歌文夏99首是禁唱王。

以前臺灣國民黨情治單位,對留學生採取監聽、監視等白色恐怖的作法,製造出不少黑名單。眾所皆知「抓粑仔」包括:馬X九、胡X強、關X…,都是黨培養的職業學生,隨時向臺灣打小報告,使得僑胞以及留學生們,雖然人在自由的外國,卻仍然籠罩在白色恐怖中。最好笑的是「抓粑仔」的報告,除了成為黑名單外,連大家愛唱《黃昏的故鄉》,這首歌也變成禁歌。

海外黑名單人士有家歸不得的心情,或是家人蹲政治黑牢,家中長輩盼望早點回來的歌,唱《望你早歸》「每日思念你一人無得通相見…」無疑是最有代表性,有強烈的政治暗喻。這首1946年就寫的歌,是敘述終戰前臺灣社會充斥著期盼臺籍日本兵返家的氛圍。歌曲道出婦女在故鄉引領翹盼、望穿秋水,希望丈夫早日歸來的淒苦心情。因此《望你早歸》在臺灣戒嚴與白色恐怖時期,與《黃昏的故鄉》、《補破網》、《望春風》及《媽媽請你也保重》並列海外黑名單的五大精神歌曲,也都被國民黨列為禁歌。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隨著國際局勢變化,臺灣對意識形態管控的重視加深,1969年起至今,僑務委員會都組織國慶宣慰僑胞團,歌星為了避免失去演出舞台,都會配合參與,只有文夏因拒絕參加而被吊銷歌唱演員證,後來淪落到替脫衣舞團演唱做秀的下場。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四海同心聯歡會才再看到參與政府演出。

《孤女的願望》、《新男性的復仇》訴說白色恐怖時期,無數臺灣人受盡欺負、糟蹋、殘害及家破人亡的命運。受難的家屬無助地望向綠島、新店等牢獄祈禱,盼望親人早日歸來。希望臺灣不要再讓以前查禁的人又來統治。

國民黨政府對酒、舞的歌,認為會敗壞社會風氣,是禍亂之源,尤其是戒嚴時期有舞禁,任何與跳舞或酒沾上的歌曲,一律遭禁。1980年代最紅的三首臺語歌之一《舞女》僅反映歡場女子的無奈,因「陪人客搖來搖去」的歌詞,被視為「詞曲狂蕩危害社教」並在禁令上明說「舞女就是風塵女,跳舞就跳舞唱什麼歌?不健康」而禁播。歌被查禁,當然是無法打歌,加上電視臺對臺語歌公開播放有比例管制,這首歌在唱片公司走唱各大夜市宣傳後,憑藉歌曲本土的認同感,創下近百萬張的銷售數字。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布袋戲1970年代在臺灣大轟動,後來也因「妨害農工作息」被禁演。直到1983年,社會的壓力下才改用國語配音,政府讓手沒再管制,這時黃俊雄布袋戲再度掀起狂潮,經典人物《苦海女神龍》的主題曲則被列為禁歌,禁的理由是妨害善良風俗,江湖味太濃厚。官方的說明是「女人應該在家煮飯洗衣,跟人家混什麼江湖?」

很難想像《墓仔埔也敢去》也是禁歌,被禁的理由是「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少年身心。」政府認為談戀愛要在正常場所進行,豈能到墳墓邊談戀愛,實在荒唐透頂。後來這首歌很流行,以現在人角度與習慣,將這首歌列為禁歌的官員,絕對想不到這歌竟然多年後紅遍半邊天,還歷久不衰。

後來臺灣經濟起飛,很多農村青年到都市中賺錢改善經濟,臺語歌也反映離鄉背井到工廠謀生的女工情懷,以及呈現男性到都市奮鬥心情,但一些人們愛聽、愛唱的歌,卻常被不知民間疾苦的國民黨政府禁播。1974年政府成立「廣播電視歌曲輔導小組」,強制規定電臺與電視需播放「淨化歌曲」。當年臺視「群星會」等電視歌唱節目搶走許多聽眾,電臺和唱片公司競爭激烈,為降低唱片製作成本,並避免歌曲被禁播,遂大量改編翻唱被禁播的臺語歌,常把歌詞改得庸俗無味,連旋律配樂也常被改得荒腔走板,市場也隨之迅速萎縮,還被貼上「低俗」的標籤。

國民黨政府一面嚴厲查禁臺語歌,另一手推廣「淨化歌曲」的策略,促成後來校園民歌,如《蘭花草》及《中華民國頌》、《明天會更好》等「校園歌曲」崛起。如今聽「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喜瑪拉雅山峰峰相連到天邊」全曲連一句臺灣都沒有,可以想像國民黨那些官僚心中,光想讚美中國,根本就沒臺灣。現在國族認同和以前完全不同,臺灣人就把中華民國「送」走吧!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有一首《好了歌》,在「滾石」排行榜名列第一,成為當年最受歡迎的歌,但因「歌詞灰色」被禁唱,成為最早被禁的校園民歌。《當淚水含在眼裡》,也被以相同理由禁唱,也使這首歌從未在公開場合「現聲」。李雙澤作曲的《美麗島》因為製作人常去工廠公開演唱,在榮星花園辦「青草地演唱會」幫助救雛妓募款,才發行沒多久就被盯上,後來被情治人員扣上「搞工運、鬧學潮」的帽子,唱片發行兩個月後就回收,電臺電視臺也都禁播這張專輯。

《橄欖樹》開始這句「不要問我從哪裡來…」就被以「主題意識」不明顯而一度禁唱。同是三毛寫的《一條日光大道》被認為有向匪靠攏之嫌而被禁播,外界都感覺禁的莫名其妙,事後才知三毛愛上「中國民歌之父」王洛賓,兩度赴新疆表白,最後可能是無奈而殉情。

《龍的傳人》及《歸去來兮》也因寫詞者侯德健前往中國後被禁播。大家朗朗上口的民歌《捉泥鰍》原本歌詞是「小毛的哥哥,帶他去捉泥鰍」,也因「小毛」被聯想到毛澤東,硬被改成「小牛」。後來政府「淨化歌曲」策略已經收效,另一方面,清新的校園歌曲幾乎主宰市場,只有葉啟田、沈文程等臺語歌星唱紅《愛拚才會贏》和《心事誰人知》,後來臺語歌就全靠江惠獨當一面。

1987年臺灣解嚴,多數政治限制被放寬,解嚴後審查歌曲也有放寬,但有敏感議題的歌仍會被禁。「黑名單工作室」1989年發行《抓狂歌》,其中探討臺灣政治氛圍的《民主阿草》,因諷刺和太過於政治敏感仍被禁播;最後被查禁的歌是龐克搖滾歌手1990年發行《把我自己掏出來》被認定晦澀、有性暗示,歌名更改後才重新發行。歌曲審查1990年才完全結束。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月亮代表我的心 談台灣禁歌傳奇

那年代雖然對書報、藝文創作檢查非常嚴,但對外來品的管制卻相對寬鬆,透過美軍電臺、翻版唱片,還是可接觸到很多有趣的東西。審查制度對內對外有這樣的落差?可能是當時文化管制官員,英文程度不是很好。

回顧臺灣禁歌史,可見政府用各種手段,意圖箝制思想傳遞,可惜專制能打壓通俗文化,卻無法壓制人心!當年在臺北市教育局社教科當小咖公務員,有協助查禁歌曲權力,回想國民黨政府以前連《月亮代表我的心》都可用「靡靡之音」「月亮初一和十五不一樣」的理由查禁,自己也覺得真是好笑!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