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3)

【陳龍禧專欄】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3)

by 望小風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臺灣禁唱最久的歌,被禁歌曲最多的歌星是誰?臺語歌曲從燦爛到衰敗,到如今又抬頭的發展史,從早年的黑膠老歌唱片,發展到現在變成DVD片的過程,即可一窺臺語歌的滄桑史。

談起臺語歌曲發展史,就不能不提超過四十年的禁歌。日治時代為推動皇民化曾禁唱臺語歌,臺灣第一首被禁止演唱的為《失業兄弟(街頭的流浪)》,原因是這歌反映當時臺灣社會失業狀態,因此被禁唱。國民黨政府敗逃來臺,實行語言及思想控制,禁歌的情況更是激烈。往往因歌曲中一個字,或一個抽象的意象,被解釋成觸犯時政權威,「爺們」就可整張唱片無理禁掉,可以見證威權時代打壓本土文化的史實,也證明要消滅一個國家,要從文化下手。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日治時代臺語歌幾乎都是俗謠,就是隨口傳唱的民間通俗歌謠,音律單調卻能反映人民生活情境,如《牛犁歌》、恆春民謠《思想起》、蘭陽民謠《丟丟銅仔》等。不過俗謠還是可能被日本政府查禁。但當時也有諸多經典之作,包括臺灣第一首流行歌《桃花泣血記》、《望春風》、《月夜愁》、《雨夜花》等。日本放棄主權後,臺灣人生活並沒有隨著改朝換代而富裕,反而因統治者倒行逆施,而於1947年發生228事件,接踵而來還有漫長的白色恐怖,全臺陷入政治壓迫的苦悶中。

臺語歌《天黑黑》、嘉南民謠《五更鼓》等,都曾禁唱。《思想起》日治時代沒禁,反倒是被中國打到沒處躲的國民黨,聽到歌詞「思啊想啊起,日頭出來啊伊都滿天紅」見「紅」痛處便禁唱,當年仇紅的國民黨,如今成了紅色中國的臺灣代理,連曾是臺大校歌,臺語歌謠代表作《望春風》也免不了被禁。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在唱片業剛起步時,臺語歌雖單調,但卻帶有濃濃的無奈與哀愁,最有名的是完成於228事件翌年的《補破網》,當時國民黨那些人還聽不懂臺語,只是強迫創作者改掉帶有哀怨悲情味道的歌詞,如《補破網》原只有兩段歌詞,分別是「見到網,目眶紅,破甲這大孔」、「手倚網,頭就重,淒慘阮一人」,都充滿哀怨悲情之意,因作詞李臨秋不願更改歌詞原意,又要順應政府要求,只好加寫第三段「魚入港,好年冬,歌詩滿漁港」充滿快樂氣氛的歌詞,才因此免於被禁的處境,但到要推行國語還是難逃被禁的厄運,直到1977年才解禁。

《賣肉粽》創作時,臺灣戰後經濟蕭條,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均高,充分反映出當時民眾艱困的生活處境;因為歌詞點出自食其力和小販的辛酸,暗指政府無能,描述戰後臺灣的民生凋敝,太過負面,可能是國民黨政府作惡多端,自感心虛,所以一禁了事。《賣肉粽》內容後來把第一句歌詞「自悲自嘆歹命人」改成「想起細漢真活動」,改歌名為《燒肉粽》,才由「低音歌王」郭金發重新翻唱並出版而唱紅,只是這種不尊重智慧財產權的作法不值得鼓勵。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黃昏的故鄉 談台灣禁歌傳奇

臺語歌被禁的理由並非全然是政治因素。轟動一時的《鹽埕區長》,歌曲故事曾拍成電影,歌詞影射高雄市一位區長公餘喜歡上酒家,與酒女打情罵俏的情色寫真,描繪得栩栩如生,歌詞有「深山林內一條溝」而被爺們以「暗示描述男歡女愛」為由查禁,聽來不覺莞爾。查禁越引發民間的反感,到處傳唱。

創下臺灣禁播最久記錄的歌,首推新竹龍潭名人鄧雨賢寫的《媽媽我也真勇健》歌詞「新味的芭娜娜若送來時,可愛的戰友也歡喜跳出來,訓練後休息時,我也真正希望點一支新樂園」,被認為歌詞摻雜香蕉的日語「芭娜娜」,還煽動軍人懈怠,從1959禁唱到1991年,據說當時有軍人唱此歌被關禁閉。

屬於文夏創作顛峰的1950年代,是臺詞日曲混血歌最盛行的時期。文夏曾到日本進修流行音樂,擁有清亮的嗓音,與洪一峰低沉的嗓音風靡不少臺語歌迷。臺灣戒嚴三十八年間,行政院新聞局審查歌曲實施的九年間,共有930餘首歌遭禁唱,歌曲被禁最多的歌星是文夏。他唱的多數是將日本歌填上臺語歌詞,有人覺得這算不上是正統的臺灣歌謠,認為正統的臺語歌,應是臺灣人自己寫歌填詞,混血歌曲扼殺了本土作曲創作者的空間。

然而,文夏的歌的確反映出時代意義,感動了無數臺灣人的心靈,許多歌歷經久遠的歷史仍傳唱不止,也帶動逐漸消沉的臺語流行歌曲,是臺語歌曲史上不可磨滅的一環。

紅極一時的文夏,共被禁99首歌,包括列為「黨外五大精神歌曲」《黃昏的故鄉》、《媽媽請妳也保重》,都是由文夏唱紅。其實這些歌是反映當年農村青年到城市奮鬥的思鄉之情,卻被國民黨政府視為歌詞不健康、日本東洋曲調和在軍中想念媽媽會懷憂喪志等而禁播。尤其《黃昏的故鄉》原先在創作時沒有抗議的意涵,後來在海外被多方傳唱,變成海外臺灣人的「國歌」,所以就被禁唱了。連太多人愛唱也是查禁的原因,足見那些黨官的愚蠢。

1956年至1971年是臺語歌最燦爛的黃金時代,但為期僅十五年,即因推行國語運動而迅速禁唱,還被敗逃來臺的國民黨政府「乞食趕廟公」貼上「低俗」的標籤。後來臺灣經濟開始蓬勃發展,唱片公司與廣播電臺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但電視尚未普及,聽歌就成了臺灣人最普遍的娛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歌廳很多,這段期間臺北、高雄、臺中都有歌廳,名歌星廣受崇拜,歌迷熱情程度不亞於時下的「追星族」。

電臺、歌廳行業的推波助瀾,臺語歌進入史上最耀眼的黃金時期,不少歌曲甚至與日本東洋歌、美國流行樂混血而推陳出新。不過,這段期間也是國民黨政府禁播臺語歌最嚴厲的時代。其中,有些歌被禁的有點道理,但多數臺語歌卻被禁的莫名其妙。不過翻唱英文歌,可能是怕得罪老美或查禁人員聽不懂,就可以逃查禁命運。由莊啟勝作詞的《哥哥的一封信》,歌詞大意是當兵的哥哥向妹妹致歉,並強調入營當兵已成為好男兒,詞曲相當正面而充滿希望,但卻於1961年被警總查禁,查禁理由不詳,被禁的莫名其妙。

當時國民黨因為要教育臺灣人仇日,只要歌詞帶有日語,不分青紅皂白一律查禁。統計歌詞因帶有日語「莎優娜拉(再見)」,而被禁的臺語歌達上百首之多。文夏、洪一峰合唱《爽快的鼓手》,因使用「鼓手」的日語「蘿拉瑪」而被禁,有趣的是事隔多年後,藝人代言的廣告歌「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其旋律就是改編自《爽快的鼓手》。

1960年代黑膠唱片開始流行,警總主導的查禁歌曲也達到最高峰,唱片業開始要向新聞局登記。當時查禁歌曲莫須有的理由五花八門,審查小組只要一人有意見就禁,毫無規則可言。政府無情的禁止和打壓,造成臺語歌衰退,是不是低俗或違反國策,都是「爺們」說的算。回想臺語歌反映國人的生活與喜怒哀樂,當年在臺北市教育局社教科,因為輔導演藝事業歌廳、舞廳、夜總會表演業務,自己也參與查禁工作,良心不安至今始終無法抹滅。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