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2)

【陳龍禧專欄】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2)

by 望小風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1947年蔣介石從中國落跑到臺灣前,還由行政院頒發禁播歌曲公文,交上海市警察局佈告,轉令全國各電台禁止播送及唱片廠停止灌製。這份禁播表共列89首上海流行歌曲,包括有周璇、姚莉、白光、王人美、李麗華、白虹等歌星的成名曲。當時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害怕這些靡靡之音會腐化軍心,所以都被禁播。後來這一波禁令,隨著蔣介石敗逃到臺灣,監控流行歌曲的政策,也跟著延燒而來。

當年臺灣人連聽都沒聽過的《夜上海》、《莫負青春》、《恨不相逢未嫁時》,《良夜不能留》,《桃李爭春》、《戀之火》、《給我一個吻》、《天涯歌女》、《心心相印》、《「桃花江》、《千里送京娘》、《想情郎》,以及《人隔萬重山》等歌,因為被列為「匪歌」而禁唱,禁這些歌,對臺灣人根本沒感覺。但對當時思鄉情怯的人,仍然打擊不小。然而禁得了電台,民間及自家還是照唱。後來禁唱久了,社會大眾逐漸淡忘的狀況下,又逐漸在電台播放。其中鄧麗君唱《何日君再來》、張俐敏唱《給我一個吻》,也再度流行。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在國民黨政府家天下長期執政期間,臺灣戒嚴時期除了禁歌,還有報禁、髮禁、舞禁,早期更是連收音機都禁,只要「爺們」覺得不爽的就禁,根本無法無天,法律規定只當參考。流行歌曲被禁的理由,用現在標準看,如果你/妳不覺得好笑,真的就不正常了。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淚灑相思帶。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喝完了這杯,請進點小菜,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一代巨星鄧麗君已經長眠金寶山「筠園」26年,有「臺灣最令人懷念歌聲」之譽。很難想像她唱紅的《何日君再來》,這首歌背後有著一段曲折的禁歌故事。中國老鄧—鄧小平權傾一時,臺灣小鄧–鄧麗君,則在中國風靡一世,她唱的歌也曾長期禁唱,其中《何日君再來》,創作於對日抗戰期間,國共雙方和日本人都批判過。日本在中國的審查機構,認為抗日歌曲,暗指「何日(國)軍再來」;國民黨認定該曲在召喚「日君」回來;共產黨則將這首歌視為「上海墮落生活方式」的寫照。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何日君再來》本來深獲日本民眾喜愛,後來日本人把「何」,改成「賀」,「君」改成「軍」。這樣一改,就變成了諧音「賀日軍再來」!竄改歌詞的事,嚴重影響民心,當時已被打到躲在重慶的獨夫蔣介石知道後很生氣,親自下令禁唱,出版的唱片公司還沒賣出的唱片統統收回銷燬,廣播電台也不准播,這首歌後來由盛而衰,便漸漸沉寂了。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後,鄧麗君唱的歌,包括《何日君再來》在中國造成轟動,中國政府把她唱的歌評為「靡靡之音」、「黃色歌曲」,用防止對民眾造成精神污染為由禁止播放。還認為此「君」乃暗指國民黨政府,意在挑動中國人民期待國民黨解救他們!一首簡單的流行歌曲,竟然被冤枉牽連,扯出三個國家這麼多風波,也可見政治掛帥的可怕。《何日君再來》受到牽連,大加撻伐,猛烈批判,在一浪又一浪的政治漩渦中,被人曲解、上綱,鞭撻得一無是處,作者劉雪庵,更在中國蒙冤受屈,背負二十多年罪名,備受磨難而癱瘓,還雙目失明,下場令人心酸。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1966年起國民黨大力推行說國語政策,企圖消滅臺語的情況下,國語歌星逐漸形成氣候。但國語歌也是逃不過查禁的命運。其中被查禁最多的是「盈淚歌后」姚蘇蓉。她唱的歌有三分之一左右被禁唱,包括《今天不回家》、《負心的人》。還有謝雷《苦酒滿杯》,歐陽菲菲《熱情的沙漠》、《愛我在今宵》,包娜娜《愛你愛在心坎裡》、《向日葵》也都遭禁。只有老蔣派去專責監視張學良,「嬌嬌」張琍敏的父親,因為在情治系統罩得住,爺們根本不敢動她。

有「性感女神」之稱的歐陽菲菲父親雖然是軍人,卻也是禁歌的常客。歐陽菲菲演唱的《熱情的沙漠》,歌詞「我的熱情啊好像一盆火燃燒了整個沙漠太陽見了我啊也會躲著我它也會怕我這把愛情的火…」被禁唱的理由竟然是歌曲中的「啊」聲太淫穢,容易讓人產生性幻想。後來她乾脆到日本歌壇去發展後就不回來了。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臺灣銷售唱片數字創百萬張記錄,據說是謝雷1963年唱的《苦酒滿杯》。媒體都刊登這首歌銷售創紀錄的消息。謝雷家當年在臺北圓環開唱片行,賣到缺貨。就在這個時候,《苦酒滿杯》突然被禁唱,理由眾說紛紜。因我在臺北市教育局社教科,負責歌星考證及輔導,知道真正原因是歌詞「人說酒能消人愁,我還是再斟上苦酒滿杯」,被認為態度晦暗又頹廢。面對禁歌制度刁難,唱片公司常用改名作為偷天換日的應付對策,《苦酒滿杯》遭到查禁後,重新發行的版本並未將該曲刪除,只是將專輯名稱改為《男人的眼淚》,並將歌名改為《酒與人生》就繼續賣了。

高雄岡山出身的姚蘇蓉,曾經以《今天不回家》及《負心的人》紅遍各地。她高吭的歌聲與充滿動感節奏,唱出當時臺灣人苦悶徬徨的心情。雖然歌詞結尾,提醒人們不要忘了家的甜蜜,但《今天不回家》歌名太過聳動,好像鼓動人不要回家,被視為「有違社會善良風氣」遭禁唱,後來唱片行只好把封面改為《今天要回家》規避查禁。

除了姚蘇蓉能將《負心的人》歌曲演繹淋漓盡致,至今無一歌手能將此曲唱得如此動聽。1969年她在高雄應歌迷要求演唱,結果被罰禁唱,只好轉往海外發展,1991年結束泰國演唱後急流勇退,直到「金馬30」曾應邀再唱《今天不回家》,從此消失在歌壇,旅居吉隆坡。據說她現在看書,寫書法,每天都抄經給苦難的人。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今天不回家 談台灣禁歌傳奇

在國民黨戒嚴體制下,臺灣官僚漠視流行音樂,動輒以「靡靡之音、歌詞粗俗、蘊涵政治暗示、以及涉嫌妨害社會善良風俗」等理由查禁歌曲,顯示當時的國民黨高官,不顧人民死活與社會嚴重脫節,對文化創意有著戒慎恐懼的莫名心態,難怪會被臺灣人唾棄。像「抉擇」當中一段歌詞「尋覓雨傘下哪個背影最像妳…啊!這真是個無聊的遊戲」,蔡琴唱這有何妨礙社會善良風俗與性暗示?還是禁了。

1979年中國和美國建交,政府想安撫社會緊張的氣氛,卻束手無策,當時候德健發表《龍的傳人》,很受樂迷和官方重視,李建復將這首歌灌為唱片,曾被官方暗助蔚為流行風潮,連中影都當電影主題曲。但後來侯德健去中國發展,作品即被以通匪列為禁歌。如今國民黨從主席到黨工、黨棍一直往中國跑,在和共匪吃香喝辣後,對當時禁止通匪,總該給個道歉吧!

臺灣如今能聽、能唱這些禁歌,回想當時戒嚴時期環境,真是不堪回首。由此可知,民主不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而是靠人不斷衝撞爭取才得來的。現在政黨輪替常態化,禁歌沒受限制,這就是民主,那個沒有民主素養的政黨,在臺灣註定被淘汰。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