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1)

【陳龍禧專欄】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1)

by 望小風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11月11日是中國非官方、非傳統的「光棍節」,又稱「雙11節」,流行於中國年輕人,盛行於網路及民間。據說是起源於南京大學,並逐漸發展成為中國各地的一種校園趣味文化。後來隨著一批批學生畢業告別校園,這個節日被漸漸帶入社會,並隨著成年單身男女群體的龐大,以及群體活動和網路媒體的傳播,在社會流行開來,並再由「光棍節」發展出脫離單身的「脫光節」。

提到「光棍節」,就想到臺灣最早查禁歌曲之一《光棍苦》。這首歌的歌詞「光棍苦 光棍光 誰給光棍燒熱炕 誰給光棍補衣裳啊 補衣裳 光棍苦 光棍光 光棍沒人燒茶飯 光棍沒人養兒郎 活著人來陪伴 死了沒人上墳哭一場」。這首歌在蔣介石騙人「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的年代,對很多隨他敗逃到臺灣的軍人,限制大批光棍軍人不准結婚,殺傷力真的是很大,士氣也大受打擊,情治系統感到事態嚴重,就開始以各種名目,展開歌曲查禁了。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日治時期台灣歌謠禁唱的不多,最早紀錄是1910年代曾禁過臺灣民謠。1930年代臺灣唱片文化普遍流行,也只有十幾張唱片因「風俗因素」或「安寧秩序」遭禁並扣下解說書。在1937年二戰年代,日本開始實施戰時體制,在皇民化的高壓政策下,臺灣流行歌才開始處處受限,但沒有國民黨政府那樣打壓。在新北市三峽的教育部部史室,曾展出早期臺灣查禁歌曲檔案。根據資料,查禁歌曲從國民黨政府敗逃到臺灣開始至解嚴,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至於查禁理由無奇不有,只要「爺們」不爽,就在查禁之列。

國民黨自1949年5月20日宣佈臺灣實施戒嚴,直到1987年7月15日解除戒嚴,長達38年多,創下戒嚴最長的世界記錄。國民黨利用戒嚴令,對人民的禁錮從頭到口無所不在,連寫歌聽歌都管。歌曲被禁理由包括:意識左傾,為匪宣傳;抄襲共匪宣傳作品曲譜;詞句頹喪,影響民心士氣;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少年身心;意境誨淫文詞輕佻、妨害社會善良風俗;詞曲狂蕩,危害社教;鼓勵狠暴仇鬥,影響地方治安;反應時代錯誤,使人滋生誤會;文詞粗鄙,輕挑嬉罵;幽怨哀傷,有失正常;蘊含政治暗示、挑撥政府和人民的感情等。只要被冠上其中一個原因,歌曲就難見天日。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第一階段查禁從老蔣逃到臺灣開始,是繼228事件及白色恐怖後對臺灣藝文的摧殘,使得臺灣文化慘遭空前浩劫。當時「警備總部(警總)」,不僅負責警備治安和動員管理,也在進行包括流行歌曲禁播的恐怖監控。這時期歌曲,最常用「思想左傾」或「挑撥政府與人民感情」為由而遭禁。禁唱、禁播臺語歌曲的法源,是「動員戡亂時期無線電廣播管制辦法」。當年都是從電台下手,那些人認為唱片需要電台播放才能暢銷,只要電台不能播,唱片就賣不出去,就可以達成監控的效果。電台不能播的禁歌,通常都被破壞,但許多歌卻是愈禁愈流行,成為反抗威權政府的精神歌曲。其中姚蘇容唱《負心的人》就這樣賣出好成績。

警總正式有公文查禁小提琴與國樂協奏曲《漁舟唱晚》是查禁歌曲起源。第一首遭查禁的國語流行歌,是《月落烏啼》,其後陸續查禁包括《光棍苦》、《三年》等歌曲;不到一年時間,通令全國國臺語歌查禁名單共計257首。警總當時不僅想思想控制臺灣人,從中國逃難來臺的軍人和眷屬很多,從顛沛流離到建立眷村,思鄉愁緒依舊很濃厚。當年臺灣版及上海或香港時代曲的翻版唱片大量上市。受眷村歡迎的歌星,也開始在電台節目演唱上海老歌。雖然當時國民黨政府推出許多所謂的反共歌曲,但是中國來的人還是喜歡哼唱家鄉熟悉的老歌。例如《魂縈舊夢》、《何日君再來》、《蘇州河畔》、《天涯歌女》、《不變的心》、《等著你回來》、《岷江夜曲》、《西子姑娘》等歌。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有些歌當年國民黨是以作者滯留匪區,不得附匪而歌,或是詞句頹喪,影響軍民士氣等理由而被禁。其中最有名的上海老歌「何日君再來」更被說成是有期待日本的軍人再來的意思而遭禁。當年高喊「殺朱拔毛反共抗俄」的國民黨,如今卻和中國稱兄道弟,把酒言歡,眷村那些搖旗吶喊的伯伯可能也覺得受騙吧!

第二階段查禁歌曲始於1964年6月,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參照警總禁令印發「查禁歌曲目錄」的黃皮小冊,增加《媽媽我也真勇健》、《哥哥一封信》、《殉情花!紗容》三首歌曲,又附錄一份226首的「已往查禁歌曲名單」,包括《夜上海》、《何日君再來》、《恨不相逢未嫁時》、《良夜不能留》、《桃李爭春》、《給我一個吻》、《人隔萬重山》等歌曲。其中《給我一個吻》是由英文歌改編的流行歌,每種版本在各地都很流行。但全世界只有臺灣禁唱,理由是接吻妨害善良風俗不能被鼓勵。

同時期臺灣人,生活也是普遍貧窮艱苦。音樂老師張邱東松將他所觀察到的小人物生活寫成《賣肉粽》歌曲,像是《酒矸倘賣嘸》等。因為歌詞描述寫實感人,音樂曲調優美動聽,發表後傳遍大街小巷,非常流行。但是,不久警總發文通令禁唱。禁唱的理由是:「歌詞暗示政府無能」台灣人民生活沒那麼困苦。《賣肉粽》傳達的是基層庶民的艱困,該曲列為禁歌,全因歌詞內容表達對現實的不滿,為了迴避查禁,這首歌後來改成《燒肉粽》,唱這首禁歌成名的臺灣低音歌王郭金發,幾年前在高雄唱這歌時,在舞台上往生,讓歌迷深感不捨。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因為台灣長期戒嚴,引起世界各國極大壓力,警總將1974年開始的第三階段歌曲查禁,把關工作移交行政院新聞局「歌曲出版品輔導工作小組」,並多次對「詞曲頹廢消沉,影響民心士氣」的「靡靡之音」公布禁唱令,這就把當時新聞局長宋楚瑜牽扯進來。這階段查禁歌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已更進步到所有歌曲在出版前先送審查,通過後才能出版,連電視台播臺語都限制,1976年12月新聞局編印的「禁歌曲錄」,總計列出438首禁歌。

教育部社教司說,1960年前後查禁的國臺語歌,是會同內政部、教育部、交通部、國防部總政戰部、國立音樂研究所、中華民國音樂學會,以及警務等單位共同審查核定,凡是錄音、灌片、播唱、演奏或刊載流傳禁唱歌曲者,除了扣押出版物品,還得依照有關法令議處。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從光棍節 光棍苦 談台灣禁歌傳奇

白色恐怖時代,臺灣人都在隱憂中過活,誰都可能隨時被調查、被加罪、被判刑,音樂工作者也不例外。李登輝總統1988年解禁歌曲,新聞局召開三次重審會議後,有近三分之二的禁歌重見天日。解嚴後台灣人總算有寫歌聽歌的自由。如今回想那些禁歌史,總是會感覺既荒繆又好笑。當時違反規定者,輕的被禁唱、禁播、禁出版和扣押沒收出版品。嚴重的可能會被抓去關,演唱者也會受牽連。回顧過去執行禁歌的歷史,自己早年在臺北市教育局社教科服務,也是曾經執行的一咖,這些錯誤是不應該被遺忘。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