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左化鵬專欄】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by 望小風
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民國五十三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台北上空,突然烏雲籠罩。國防部接到一通緊急電話,當時的國防部副部長蔣經國,臉色鐵青,立刻下令桃園空軍基地的戰鬥機、轟炸機,緊急備戰,陸軍部隊封鎖了台北的所有聯外橋樑,工兵在台北大橋、中興大橋的橋底,埋下了炸藥,準備隨時炸橋。

曾任裝甲兵司令的蔣緯國將軍,當時一身冷汗,一語不發,跳上吉普車,急如星火向新竹方向急駛而去。車窗外,只見湖口以北,陸軍各部隊,傾巢而出,重兵防守。台北方面,各主要街道,士兵們荷槍實彈,五步一崗,十步一哨,空氣中,瀰漫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氛。

那天清晨,新竹湖口裝甲兵部隊正進行年度裝備檢查,並進行營區巡視及檢查各項武器設備,當天,司令郭東暘正在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由副司令趙志華代行職務。趙志華先要求所有的裝甲車裝滿油料,然後緩步登上司令台,對受檢官兵發表精神談話。(以下是李紀岡兄提供的資料):

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趙志華副司令首先宣講裝甲兵發展歷史,和他個人參戰的經歷,說著說著,突然言辭激烈地開始抨擊政府作為,大致有下列幾點:

1.政府沒有能力處理外交問題,日本、法國等爭相討好中共,使國家受限於孤立主義,必須大力整頓。

2.高級將領彭孟緝上將等人,貪腐至極,荒淫無道。他並舉例說總統府參軍長周至柔上將,家中養的一條狼狗三餐都餵牛肉,每個月的花費,比一個連的官兵伙食費還多。

3.蔣總統已經被貪污集團包圍,必須清君側,所以要在場官兵跟隨他去,掃清總統身邊的壞人,以保護總統和國家的利益。

當時,愈說愈激動的趙志華,緊握著手槍,號召台下的裝甲兵,一起跟他到台北,到總統府,去勤王、清君側。他要求部隊全副武裝向台北進發,並大聲詢問:「誰願意跟我上台北?」,當時,台下無人回應。趙志華再次舉起手槍,並重重摔在講桌上,再大吼一聲:「誰敢跟我一起去?」

此時,跟隨趙志華前來檢查的裝甲兵學校副校長曹文頀少將,舉手表示:「報告副司令,此事要從長計議」,立刻,他被趙志華持槍指著大罵:「坐下!你還是繼續吃周至柔的狗啃剩下的骨頭吧!」曹文頀只好坐下。這時,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戰車營營長梁國珍中校,舉手說:「報告副司令,我不跟你走!」,因為他站在手槍射程外的隊伍末尾,趙無可奈何。

而戰車第七一三營勤務連士官陳永福上士,舉手說:「報告副司令,我跟你走!」,隨後跑步上台。

此時,狀況開始混亂,值星官張民善少校,與工兵指揮部政戰處處長朱寶康中校,隨後跟著說:「報告副司令,我們也跟你走!」,趙志華迎接朱寶康與張民善上台,朱中校趁著和趙志華握手時,乘機拉了趙一把,張民善則將趙志華緊緊抱住。趙掙扎著站起來,想伸手奪槍;朱一手將趙緊緊抱住,說:「報告副司令,不要動,我會開槍。」

朱保康與張民善,一面示意台下,一面喊著:「副司令檢閱部隊好了,現在非常疲憊,要回去休息。」,此時,徐美雄、侯馥也都上台把趙圍著,紛紛拉扯趙下台。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憲兵組組長鄭振墉,立刻率領兩名憲兵向忠堯、顧季高逮捕趙志華。

師長徐美雄,隨即接管部隊並發表命令:「現在所有官兵坐下,不許起立。妄動者,軍法嚴辦。」並命令憲兵部隊包圍集合場,各旅、營、連值星幹部點明人數,並由政戰人員覆核無誤後,帶回寢室休息,當日課程、訓練全部取消。另外命令憲兵與軍事糾察人員,在營內巡邏,逮捕無故在外之官兵。

這就是湖口兵變的始末,(又稱伏魔專案)。一場大火即將燃燒之際,火苗被即時撲滅。由於朱寶康和張民善值星官等十二名幹部,面對變局時,能夠冷靜果斷,即時化解了一場危機,他們後來都當上了國軍英雄,受到了政府相當的獎賞。

當天,是農曆臘月初七,隔天,老百姓吃完臘八粥後,就要備置年貨,歡歡喜喜迎接新年。也無風雨也無晴,人們都不知道曾經發生這場風暴。這則驚天動地的消息,未見媒體報導,幾十年過去了,有如石沉大海,直到近年解密後,才得一窺真相。

湖口兵變後,蔣緯國的愛將趙志華,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但是一直未執行。民國六十四年,因老總統逝世,趙志華被減刑為無期徒刑。民國六十七年,他在陸軍醫院保外就醫,五年後,在美過世。陸軍下士陳永福,解嚴後獲釋,返回楊梅老家,這位客家老兄,後來不知去向。

政戰處處長朱寶康中校,因奪下趙志華手槍,獲頒寶鼎勳章及獎金五萬元,他後來升上將軍,十年前,在台北病逝,享耆壽九十歲。值星官張民善少校,也獲總統蔣中正召宣嘉勉,獲頒干城獎章及政戰楷模獎章各一座及獎金一萬元,同年當選戰鬥英雄。他後來也升上將軍,退役後,轉任退輔會武陵農場,曾率台灣的農技專家,協助泰國剷平鴉片田,改植花卉和高山果樹,大大提高當地農民的收入,獲泰皇蒲美蓬佩召見。

受湖口兵變池魚之殃的蔣緯國,裝甲兵軍官大多為他親自挑選,曾被共軍俘擄的趙志華,也是經他擔保才再度啟用,兵變的發生,讓蔣介石對主導裝甲部隊的蔣緯國,有「御下無方」之怨言。在此事件後,蔣緯國就此原地踏步,未能晉升上將,他自嘲是喝了十四年的中將湯,唱了十四年的「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為國去打仗,當兵笑哈哈……」。

也因為湖口事件的緣故,之後台北市重要聯外橋樑,都安排國軍憲兵部隊派兵駐守,地區分隊也多駐於橋樑等關口,直至民國八十五年,憲兵部隊才取消守橋任務。

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當年敉平湖口兵變的有功官兵,大多已先後故去。現居新店中央新村的張民善將軍,九十三歲了,猶精神矍鑠,健朗如昔。好友李紀岡兄,胡世詮兄,曾前往他的住家訪談,白髮將軍話當年往事,仍心有餘悸。

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伏魔專案~記述一段湖口兵變的往事

圖片及資料由李紀岡兄提供。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